“有没有没有错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族长和丰少爷说了算。”

    王小七当即出言反驳,他最看不惯的就是王古这幅没什么本事,还偏偏自命不凡的模样,简直让人心中窝火。

    而王古则是懒得和王小七解释,冷笑一声道:

    “事实摆在这里,他跟踪我,难不成我出手倒还是我的错喽。”

    王古也是怒道,两人之间剑拔弩张,要不是王翻海和王丰在这里,估计两人早就打起来了。

    “王灿,你是当事人,你来告诉我那天晚上的事情。”

    王翻海像是冷哼一声,让王小七和王古两人纷纷禁声,但是仔细看去就会发现王古掩盖在衣袖下的手指微微发抖。

    甚至隐晦的人群当中的轻灵少女对视一眼,这一切都被王灿看在眼中。

    他深吸一口气,缓缓道:

    “家主,丰少爷。”

    王灿先是对着王翻海和王丰一拱手以示尊敬,随即转头面对王家众人,道:

    “既然家主已经开口,那么我就将那天的事情诉说一遍,对与错我不评论,相信大家自会分辨。”

    “没错,到时候谁对谁错自然就清楚了,某些人可是要为自己的谎言付出代价的。”

    王斯文阴阳怪气的道了一句,但是却被王翻海一瞪眼,猛的缩回脑袋,根本不敢和这位积威甚重的家主对视。

    不过王灿倒是感激的看了一眼王斯文。

    无论王斯文平日怎样,但是能够在这种场合站出来说上一句,表明立场,就足以证明两人之间的情分。

    “事情是这样的。”

    王灿上前两步,对着王古笑道:

    “当时我正在房间修炼,隐隐感觉自己要突破第三重炼骨境,心中一时澎湃,难以平复,这点相信很多人都能理解。”

    “这倒也是。”王丰轻笑一声道:“往日我倒是也有这种感觉,你继续说。”

    “接下来我自然是准备出去散步,以放松心情,将身体调整到一个完美的状态,争取一鼓作气突破三重。

    所以我就走出房门,顺着王家的边缘小路一路走,享受这种无人打搅的寂静,顺便放空大脑。

    不过只是走了半圈,我突然看见一个人影,若是一般人倒是无碍,但是这个人很诡异,他每一步都仿佛刻意一样,原本每一步都很轻巧,但是每走几步却要点一下地,发出一声响声。

    我觉得这可能是他的习惯,索性也就没去打搅,但是当我绕回走,再一次走到这里的时候去陡然发现他仍旧在那里,而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来这里正是家中女眷的院子。

    当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有外人潜入,意图对我王家女眷下手,所以我很小心的潜藏在一边想看看接下来到底会发生什么。”

    说道这里王灿深吸一口气,他深知说书要领,倒是刻意留个期待感。

    果然很快有人附和了。

    “然后呢?”

    “然后我趁着月光西坠,从侧脸判断出这个人就是王古,当时他面色焦急,带着急促,很显然是在等人。

    看到这里,我本欲离开,因为家中少男少女做这种事情也是正常,免得留在那里打搅。

    本以为是误会一场,可是接下来的一幕瞬间让我大惊失色。”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接下来我居然看见玲月小姐出现,同样也是面带急色的说些什么。

    众所周知,玲月小姐是王家很多人的梦中女神,我也不例外,当时我心中郁闷,看到玲月小姐居然和王古这样一个人私会,就感觉不舒服,所以就要靠近一点,想听一听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

    “那你可听清楚了他们在说什么?”王翻海狠狠的瞪了一眼王丰身边的少女,然后压低怒火问道。

    王灿的脸上也配合似的做出愤怒的表情:“自然是听清楚了,我听到这王古卑鄙小人,居然利用玲月小姐,窃取一枚丹药,叫做脱胎换骨丹!”

    轰!

    脱胎换骨丹可是二品丹药,药效惊人,能助人脱胎换骨,提升资质,简直就是神药。

    瞬间人群炸开了,他们瞪大眼睛看着王古,想看看王古的反应,但是王古仍旧面无表情。

    “你所说的可有证据!?”王古冷笑道:“你污蔑我没有关系,但是你可不要污蔑玲月小姐。”

    王古眼神深沉,仿佛藏在洞中的毒蛇,择机而出。

    王灿抬头看去,甚至看见那黑色潜龙,龙目之中的阴狠,这是气运随人之兆。

    潜龙升天,必有风云相助,王灿只是一思索就知道这脱胎换骨丹必然就是这王古起飞的关键。

    王古虽然有潜龙之姿,但是资质极差,连踏入修炼一途都很难,这一次若是得到脱胎换骨丹,加上潜龙升天之势,必然一飞冲天,整个双龙镇无人可挡,甚至另一头蛟龙王丰都会成为这王古嘴边的滋补品。

    至于王灿这样连丝毫反抗之力都没有的杂鱼就更不用说,还不知道要死多少。

    想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道:

    “至于证据自然没有。”

    “那你还废话,难不成就凭你空口白牙就能给我定罪?王家可没有这种规矩。”王古口上依旧,但是王灿却发现了他眼中的意思轻松,继续道:“我承认我打伤了你,但是纯粹是因为警惕,这点我认罚。”

    “你还有什么说的。”王翻海也是极为恼怒,觉得自己被人耍了,看着王灿的眼神也有点隐隐的排斥。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王灿不能再等了,他咬咬牙,道:

    “家主,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我当时听到玲月小姐说出了那枚脱胎换骨丹的藏匿地方,是在家主您的书房左手边,第三个柜子的最下面一个抽屉,其中有一本书,书中掏空,藏着这枚丹药!”

    “什么!”

    轰!

    王翻海直觉到大脑一阵翻涌,那里的的确确就是他藏着这枚珍贵二品丹药的地方,这个地方只有他和王玲月知道。

    而王丰看着自己父亲的神情,瞬间就知道此事属实。

    这枚二品丹药可是王翻海为他准备的,是让他提升资质,在云灵宗大放光彩之物。

    现在居然有宵小之人敢打这个主意,更是利用他最亲爱的妹妹,这简直就是泼天的仇人。

    断人前程,如杀人父母。

    更何况蛟龙之争,你死我活。

    王丰直直的看着王古,同时,王灿看见王丰和王古的头上,龙目四射,狰狞之意尽显。

    “王古你可有话要说。”

    王丰怒喝一声,这是他第一次这么生气,或者是因为丹药,或是因为王玲月,亦或是两者都有,总而言之,王丰已经对王古动了杀性。

    “这还能有假,灿哥儿已经说的那么清楚,而且,那天正好我和六哥走在路上,碰到灿哥儿被偷袭倒在地上,要不是我两人及时赶到,灿哥儿恐怕已经命丧黄泉了。”

    “家主,您可得给灿哥儿做主,他王古居然敢在王家内院下四手,这分明是心怀鬼胎,而且不念同族情谊,这种人留在王家简直就是一粒老鼠屎。”

    “我请求家主严惩王古,废掉修为,断掉筋脉,逐出王家!”

    王斯文最后来了一刀,但是这让王灿同情的看了他一眼。

    这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王古这种人,身上有气运相助,一时龙游浅滩,总会有崛起的一天,到时候,王斯文这种曾经得罪了他的人恐怕连死字都不知道怎么写。

    这可不是王灿胡思乱想,他看过的套路多了,但是这个套路,每本都有!

    所以王灿即便是没见过血,也知道这王古......留不得。

    “哈哈,既然事情已经都暴露了,那么我王古无话可说,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做的,要惩罚就惩罚我一个,这一切和玲月小姐没有关系,完全是我自作自受。”

    王古惨笑一声,对王翻海拱手道。

    虽然王翻海心中恨不得杀了王古,但是这件事终究涉及到他的女儿,现在王古主动将责任扛过去,那么这件事再好不过。

    他心中松了一口气,便准备将宣布将王古废除修为,逐出王家,但是话到嘴边,他突然想到王丰,于是便道:

    “丰儿,这件事你来说说怎么办?”

    王丰没想到王翻海会问自己,当即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恢复镇定,他道:“王古这般做法,完全是置王家利于于不顾,只想着私人小利,若是被他做成了,我王家甚至可能遗失一个崛起的机会,这种人按理应当就地处决才能显示我王家门风森严。”

    听到这里,王灿就知道不妙,因为他在王丰的眼神当中看到了犹豫,头顶的蛟龙也开始有点犹疑,对于王古的压制也开始减弱。

    “但是......”

    不能在让王丰说下去了。

    王灿看到王丰头顶蛟龙的杀意正在褪去,要是完全褪去的时候,即便给王灿一把刀,他都杀不死王古,肯定会出现意外。

    所以现在一刻也不能等。

    “王古,去死!”

    抽刀断头,鲜血四溅,五丈之内,再无活物。

    “啊......”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