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内部的骚乱在王翻海的高压之下,外人并不知晓,而王灿也是哆哆嗦嗦的返回自己的小院,呆坐在门槛。

    这是他第一次杀人,而且还是很残忍的断头杀。

    仿佛切瓜一样,呱唧一声,就是一颗人头落地。

    王灿到现在都记得王古那死不瞑目的眼神,仿佛完全想不到自己会死在这里一样。

    “不过......当时好像有人要出头?”

    王灿回想当时的场景,突然发现有一个人的动作不对劲,好像是要站出来拽王古一把。

    但是因为王灿速度太快,那人只是抖动了一下身体,并没有露出太大的异样。

    “果然,一头潜龙,即使是被蛟龙压制了大半气运,我这种杂鱼冲上去都差点功亏一篑。”

    王灿心中后怕,但是却并不后悔。

    杀人!

    踏出第一步很难,但是这一步终究是要踏出。

    “哈哈,灿哥儿,你别发愣了,快看看弟弟给你带什么来了。”

    门外,远远的一个清秀少年提着个木盒就赶过来,脸上挂着笑意。

    “这是我娘特意做的鱼汤,可是我和小六哥亲自去抓的鱼,新鲜着呢!”

    王小七自来熟,直接走进门,将鱼汤放在房间的桌上,打开盒盖,一股热气蒸腾,鱼的鲜香自然散发,诱人无比。

    王灿的嘴角都快滴出了几滴晶莹的口水。

    “好啊!小七,回去替我谢谢婶子,这鱼汤我就不客气了,我可好久没有尝过这样的美味了。”

    “那是,灿哥儿,不是我和你吹,我娘可是咱们王家的掌勺,那手艺自然是不用说,我就觉得当年我爹做出了一个英明的决定,没有娶那些娇滴滴的大小姐。

    你看,他娶了我娘,现在每天吃香的喝辣的,完全就是天王老子的生活,更不用说我娘那么厉害,一口气生了七个男孩。

    在看看那些大小姐,一个个生孩子和便秘似的,半天挤下来一个,还要死要活的。”

    王小七一说到他娘就控制不住嘴,完全就是炫耀一样。

    不过王灿还真是羡慕小七,当然,是前身王灿,前身的父母早逝,孤零零的一个人,每天去挤大锅饭,怎比得上人家小七一家的私人小灶。

    曾经的王灿最享受的时候就是年底,和王小七一家聚餐的时候,那油腻腻的猪蹄,肥嘟嘟的红烧肉,简直让人吃的合不拢嘴,更是连舌头都差点咬下来。

    “婶子的厨艺我是知道的,这手艺,我一闻就知道是婶子用心做的。”

    王灿嘿嘿一笑。

    王小七的娘虽然人不美,只是一般,而且有一个大屁股影响美观,但是在整个王家却是人缘最好的一个,尤其是在王灿这一辈当中。

    哪家的人嘴馋了跑去食堂哀求哀求,一准能给你块肥肉,吃的满嘴流油。

    因为这份香火情,王小七倒是在王家内院横行无忌,连带着王灿都是被他带节奏,跟着院内的一伙人混起来的。

    “哦!”王小七一拍脑门,道:“我来的时候,家主让我告诉你,吃完饭到议事堂去一趟,说是有事情要和你说。”

    “那你知道是什么事情?”

    王灿问道。

    王灿就是这么随口一接话,本没准备王小七能够说出个一二三。

    不过王小七拉过一条板凳,坐在王灿的身边,翘着二郎腿,吐出口中的草根,不屑道:“还能有什么,无非就是今天的事情。”

    “我和你说,那王古无论怎么错,都是咱们王家的一员,你突然暴起杀人,虽然有理,但是却犯了族中的规矩,这一次家主叫你去肯定是给你下惩罚的。”

    咳咳~

    王灿听完,猛的咳嗽两声,道:“今天不是没说什么嘛?怎么突然就叫我去?”

    “嘿嘿,那时候丰少爷刚回来,玲月小姐又是一副期期艾艾的模样,更何况这还是家丑,家丑不可外扬啊!家主怎么好拖延?”

    王小七嘿嘿一笑,他倒是机灵。

    “所以草草结束,然后私下里在说你的事情。”

    “那你还笑的出来,我要倒霉了。”

    王灿扬起眉毛,轻哼道,“这碗鱼汤不会就是断头饭吧,这也太简陋了,不行,最起码十大碗,全要荤菜,只要荤,不要菜!”

    “滚犊子!”王小七嬉笑一声,猛的在王灿的肩上拍了一下,道:“这能有什么事情,你自己早就想到了,还要框我?”

    嘿嘿!

    王灿却是想到了,要是真的对他很严的话,那么家族当中的执法队早就出动了,怎么会好心的让王小七转达,还顺便捎带了一碗鱼汤?

    所以这次去议事堂很可能就是走个过场,所谓的惩罚更是毛毛雨。

    说来,王灿今日所为反倒是王翻海和王丰收益最大,一来,王灿揭露了王古的阴谋,挽回了损失,更让王玲月没有铸成大错,挽救了人家一家的关系。

    二来,王灿除掉王古,不但消除了王丰的隐患,更让王丰保全了羽毛,免得落下杀害同族,心性恶毒的口实。

    心头已然想通,王灿顿时觉得这嘴边的鱼汤更鲜美了,乳白色的,香气四溢,喝一口,嘴角更是留着残渍,伸出舌头这么一舔......

    美味啊!

    这幅表情倒是让王小七嫉妒万分,要不是因为王灿是伤员又是刚刚见血,心中难定,估计小七早就冲上来抢着喝一口了。

    “好了,事情我也和你说了,我还有事,我先走了。”

    见到王灿喝完,还舔了一遍食盒,王小七心中一阵膈应,顿时觉得眼前的王灿前所未有的恶心,赶紧离开。

    “哈哈!”

    王灿看着王小七匆匆离开的模样,心中一阵畅快。

    他摸了摸肚皮。溜圆的,白滚滚的,轻拍了一下,砰砰的响。

    “吃饱喝足,也该去议事厅了,免得两位大佬等久了,心情不好。”

    ......

    “丰儿,今天你犹豫了!”

    王翻海看着自己的儿子,心中微微摇头,从今天的事情就可以看出,他这个儿子还是缺了三分果断,要是今天的事情放在他身上,那么早就上去一刀切了王古,那里还容得他嚣张?

    “孩儿知错。”

    王丰抿了抿嘴,额首应道,但是眼中的不甘却是被王翻海尽收眼底。

    “丰儿,你什么都好,就是心软,你要知道那王古可是迷惑玲月撺掇脱胎换骨丹,那枚丹药可是为父好不容易求来,专门为你准备的,这可是你的机缘。

    夺人机缘,不死不休!

    若不是为父身为家主,需要顾忌家规,我早就出手了。

    但是当时你身为王家少爷,栋梁之辈,身份高贵,又没有负担,你若是杀了那王古,一切罪责为父自然会担着,出不了差池。

    但是你偏偏犹豫了,更在最后差点放走这大患!

    若不是那王灿出手,你可就酿成大错了。”

    王翻海叹了口气,有点恨铁不成钢的道。

    “父亲,有那么严重嘛?”王丰忍不住问道,在他想来,大家身为同族,你做了那么大的错事,我放过你,你应该感恩才对,怎么会酿下大错?

    “你从小就在为父的照拂下长大,稍大一点更是送入武院,没有和外界接触,保持了纯良的心性,这是好事,但是这也让你失去果断。

    须知武者之间争斗激烈,非死即伤,被你放过的敌人怎么会因为你的手软就释怀,翻过来感恩你?

    他恐怕在心中骂你蠢,然后想着法子的报复你,这点道理你若不懂,我看这云灵宗你还是别去了,否则去了也是被人欺辱,还不如留在双龙镇保佑我王家一时风浪。”

    王丰没有立刻回答,而是低下头不断的思索,而王翻海也没有打断王丰,只是抿着嘴边的茶水,看着王丰思考,但是心中却是不自觉的想到了王灿。

    ‘那孩子倒是果断,知道仇恨已经接下,就是不死不休,更是借着丰儿犹豫的时刻,立下狠手,断了王古这个狼子野心之辈。

    而且更机智的是,他知道自己是苦主,即使斩杀王古,也是有些理由,更加上王古谋撺孽事,他就更加不会受到惩罚,是个可造之材。’

    王翻海思索片刻,看着王丰:

    ‘他的天赋倒是不错,年纪轻轻就已经是二重巅峰,更是有望在三族比试之前突破三重,成为一利器,若是他能辅佐丰儿,倒是一桩美事......只是......这人品很心性还有望考验,别又是一心怀鬼胎之辈。’

    一瞬间王翻海已经思索良多,而王丰也已经考虑清楚,他咬着牙,点点头道:

    “父亲,丰儿知错,丰儿以后自会果断,定然不犯这样的错误,好叫父亲放心。”

    “好。”王翻海额首微笑,摸了摸下巴的几缕胡须,笑道:“丰儿有这样的觉悟,为父也就放心了,你此次去云灵宗,为父相信你定然能闯出一片天地。”

    王翻海话音落下,门外,响起了一道声音。

    “家主,弟子王灿求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2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