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你可知错。”

    王翻海坐在议事厅的首位,而王丰则是坐在的右手边,两人看着下方的王灿,脸上没有丝毫表情。

    语气更是冷冰冰的,不掺杂一丝感情。

    不过因为这样,王灿反而松了一口气,相比起一直沉默,他更愿意接受惩罚。

    况且,从刚才王翻海的话中,他说的是知错,而不是“知罪”,这就说明王翻海并没有严惩王灿的意思。

    “弟子知错,望家主责罚。”

    王灿抱拳弯腰,老老实实的认错。

    “哼!”王翻海则是冷哼一声,道:“那你可知你错在那里?”

    “弟子不该触犯家规,自作主张,杀死王古。”

    王翻海点点头,长叹一口气,语气也有点缓和,他道:“你还是太急了,那王古虽然有错,但是并未对我王家造成事实上的损失,所以罪不至死,家中的规矩也就是废掉修为,逐出王家。

    不过你突然出手,倒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父亲,王灿的做法虽说有点过激,但是王古本人错事更大,挑唆玲月偷窃丹药暂且不说,他却能对身为同宗同族的王灿狠下死手,若不是王灿侥幸,恐怕那王古奸计早已得逞。

    如此想来,王灿对于家族也是有功,希望父亲能够手下留情,轻拿轻放,若是不行,孩儿愿意代王灿受罚。”

    此刻,王丰站在王灿的身边,慷慨激昂。

    王丰自然不傻,作为大家族的少爷,虽有点心慈手软,但是权谋还是会一点的。

    不过他身边的王灿却是撇了撇嘴,心中暗自摇头。

    这两个父子,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无非就是打个巴掌给个红枣,而且王翻海做这个恶人,谁也说不出错来,毕竟身为家主,维护家中的规矩本就是分内的工作,而王丰身为家中长子,收买人心更是理所当然。

    两人一场戏下来,若是原本的王灿估计早就对王丰感激涕零,乳燕投怀,无以为报了。

    但是现在的王灿只不过是在王丰气运影响之下,微微有些意动,除此之外,还是理智。

    况且王灿内心的骄傲也不准许他从内到外的成为王丰的狗腿子,他可是要攻略真命之子的男人,怎么能够反被征服?

    想到这里,王灿微微侧头,看了一眼王丰,一道信息流入心底,念头通达,瞬间就发现王丰对他的好感度已经有了五十点,而在昨天可是仅仅三十点,路人一样的存在。

    ‘看来我昨天的做法倒是让王丰心中感激,才对我生出好感,只是以后可就没有这样好的机会了,只能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路子攻略了。’

    “丰儿,你快上来,为父是家主,自然知道轻重。”王翻海摇摇头,面上露出一丝笑意,他道:

    “王灿在众目睽睽之下出手杀人,虽然事出有因,但是仍旧要受到责罚。”

    “父亲?”

    王丰急忙上前。

    “你先别急,听我把话说完。”王翻海示意王丰禁声,看着下面面色沉稳的王灿,心中不由升起了几分欣赏。

    “所以和家中长老商量了一下,决定扣除王灿半年的修炼用度,并且禁足一个星期。”

    额!

    这个处罚不但是王丰吃了一惊,就是王灿都吃了一惊。

    当然,这不是重了,而是太轻。

    禁足就不必说,一个星期完全就是毛毛雨,正好让王灿闭关养伤,重新冲击三重炼骨境,而且......没人监督的话,这个惩罚有人会在乎吗?

    而罚没修炼用度半年,虽说有些重,但是也不是不可承受,初期阶段,武者的修炼资源消耗很少,更多的是打磨,所以家家户户都种了一小片锻体草,这种草命贱好养活,而且对前三重的武者有奇效。

    王灿自己就有一亩地,所以这用度也就是克扣一些银子,半年加起来也就是三百两而已,不多。

    “多谢家主仁慈。”王灿急忙道,然后又转向王丰的方向道:“多谢丰少爷求情。”

    “不必客气。”王丰也很高兴,他拍了拍王灿的肩膀道:“你保住了我妹妹的清名,我还没来得及报答你,怎么担得起你的感谢,这些也只是对你的补偿而已。”

    “可......”王灿面上“焦急”欲要解释什么,但是被王翻海笑着打断了。

    “没错,丰儿说的不错,你能揭露此事,让玲月没有铸成大错,就是对我们一家有恩。

    原本我个人是不远惩罚你的,但是家规在这里,不得不行,但是正所谓有错必惩。有功必赏。

    你这次对我们一家恩情不小,所以我和丰儿愿意私下给你一点奖赏,至于具体是什么,就有丰儿来给你介绍吧。”

    ......

    几刻种后,王丰领着王灿返回,地点正是王灿的小院,但是此刻,里面已经摆满了礼物。

    五花八门,全都有一点。

    “王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王丰笑着上前,气度雍容,颇有一副华贵之像:“这是云山古玉,佩戴它有安定宁神的功效,你现在初次见血,正是心绪不宁,精神不佳的时候,这枚玉可是我精挑细选出来的,专门为你准备的,但愿能祝你早日步入三重境界。”

    “多谢丰少爷。”王灿当即抱拳,眼泪飚出,大有一副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有丰少爷这枚古玉,我相信我一定能再接再厉,在创新高!绝对不负家主和丰少爷的期望。”

    “哈!”王丰猛的一拍手,大叫一声,欣赏的看着王灿,继续道:“先不说这个,来,这里还有,我给你介绍。”

    说完他放下古玉,拿起了一个玉瓶,轻轻解开红塞,瞬间一道清香涌入王灿的鼻腔,安定宁神,整个身体都仿佛年轻了一点。

    王灿神色激动的看着王丰,后者则是微笑的点点头,道:

    “不错,这就是一品丹药,补身丹,虽然只是一品,但是对于普通武者来说,却是弥足珍贵,这一枚还是我当初在县里武院的时候,院长赠给我的,只是我已经五重练气境,这枚丹药与我无用,正好转增给你,让你夯实根基。”

    “多谢少爷!”王灿低下头,不想让人看出他脸上的笑意。

    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他还在愁自己的身体亏空了怎么办,没想到王丰果断的补足了这一点,这还真是让王灿生出了他是天命之子的冲动。

    不过王丰头上冰冷无情的龙目让他恢复了冷静。

    “有了丰少爷这枚丹药,我保证一星期之内突破三重,为家族添砖加瓦!”

    “好,有志气。”

    王丰拍了拍朱里安的肩膀鼓励了一两句,然后就扔下一句:

    “下面的都是一些闲杂,聊胜于无。”

    但是这个聊胜于无是对王丰来说的,对于王灿来说可不得了,光是黄金就有一百两,换成白银足足一千两,王灿一年吃喝不愁了。

    而且还有一堆修炼用度,这些资源每一样都要比家族发给普通嫡系弟子的要好上不少,至少也是长老那一层次嫡系才能享用的,这一次王灿有了这些,简直是如虎添翼。

    “有了这些资源,我要突破三重就更稳妥了,不过先不急。”

    王灿拿过云山古玉,一种清凉之气涌现,顿时王灿感觉自己的大脑飞速运转,仿佛开窍了一般。

    不过这只是第一次的错觉,因为智商长期较低,稍微一增长就会产生我是天才这种错觉。

    这种错觉很快被王灿克制下来。

    “好,万事俱备,只欠东风,我倒要看看所谓气运勾连能有和功效。”

    王灿双目发亮,手上金丝闪闪,无形的金线紧紧的连接着一个人影,抽丝剥茧,这道金线越来越粗,知道某一个层次的时候,再也不再增长,王灿就知道差不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2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