肠已断,泪难收,相思重上小红楼,小红楼的名字么还是很有诗意的。

    入夜,双龙镇虽然只是一个小镇,但是繁华不绝,街道上依旧是人来人往,而且武者不少,放眼望去,一二重的武者遍地都是,不过多数是打磨时间上来的。

    这些人没有家族,宗门做靠山,再没有什么机遇,也就能在下三重混日子。

    相比起他们,王灿觉得自己幸福的多了。

    闲下来的时候还能去小红楼和喝花酒,还不用担心被抓。

    舒坦。

    “好久没在双龙镇上这么清闲的游荡了,记得上一次还是小时候偷偷和玲月溜出来,我记得她当时可是站在一个糖人的小摊前盯了好久,最后还是我拿出自己的零钱给她买的。”

    王丰居中而走,王灿站在他的右手边,小七小六则是两侧而站。

    一下子就凸显了中间两人的地位。

    现在听到王丰说起这种事情,尤其是掏心窝的话,王灿就知道这是邀买人心的举动。

    上位者的通俗手段,见得多了也就不稀奇了。

    “算了不说这些。”王丰淡然一笑,环顾四周,缓缓道:“今夜风景不错,月明星稀,只是可惜良辰美景,却无没人相伴啊!遗憾遗憾!”

    “丰少爷,这好说。”王小七凑上来,嬉笑一声,他比起小六要放的开,所以和王丰关系已经相熟,这才敢接话:“前面的小红楼可是整个双龙镇最有名的消金窟,听说就是县中的百翠坊也不能相比。”

    “尤其是今天,小红楼的一位花魁要出阁,那更是一大盛事,双龙镇凡是自负文采风流的,武艺卓绝的人都想要去试试运气。

    不过在我看来,丰少爷文武双全,冠绝双龙镇,这个头牌自然是非丰少爷莫属。嘿嘿。”

    王小七别的不行,但是这拍马屁倒是无师自通,不过从小就油嘴滑舌的,长大有这种说功也是正常。

    有时候王灿都怀疑这么机灵的一个小伙子为什么武功上那么愚笨,是不是将练身体的功夫都用在磨嘴皮子上面了?

    须知身体是才革~命的本钱,否则嘴再花花,力不从心又有什么用?

    所以炼体锻身方是正道。

    王灿心下做出决定,回去之后一定要好好教育一下王小七人,让着小子重归正途。

    “小七说的有些过了,但是今天难得放松,遇上这么有意思的事情,我倒是要掺和一下,让那些心怀鬼胎的人呢瞧瞧我王家的威势。”

    王丰嘴角上扬,神采激荡,少年人的性格更是展漏无疑。

    ......

    “几位爷,里面钱,今夜红蝶姑娘出阁,可是好些人前来,几位来的有点迟了,恐怕只能在大厅等候了。”

    绿帽顶在头上的龟公一脸谄媚道,但凡做这一行的记忆都特别好,同时认识王灿几人的,上次六人也就消费了几十两银子,连过夜钱都拿不出来,着实穷的可怜。

    所以在此见到,难免有些轻浮。

    “龟公,是真的没有包间了嘛?”王灿眯着眼,看着眼前一直赔笑的龟公,心中冷笑不止。

    “我们可是王家的,快给我们腾个包间出来。”

    王小七也是不爽,尤其是看到王丰脸上微微泛冷之后,更是揪着龟公的衣服恶狠狠的问了一遍。

    但是龟公就是咬死没有。

    “最后再问你一遍!”

    王灿看着眼前这货,心中气闷,抬手就要开打。

    这时候这龟公才有气无力道:

    “各位,实不相瞒,包间还有,但是每一间都被预定下来了,只剩下唯一的一间留着,不过我们老板娘说了,这一间是以防万一用的,要是有人非要不可,那么至少消费五百两白银才可进入。”

    说道这里,龟公还哼唧了两声,

    “你们几位我上次可是认识的,就喝了点酒,连过夜钱都没有,我如何告诉你们?

    再说,即使告诉你们,你们也去不起呀!”

    王灿和王小七还有王小六同时沉默:“......”

    感情人家是为他们好,给他们留下脸面呢,人家担心说出包间最低消费,他们几个去不起,又得恼羞成怒。

    “哈哈,还有这种事情,你们几个可真是够惨的。”

    王丰此刻也豁然开朗,明白过来,不是有人刻意为难他,而是王灿等人在人家龟公眼中就是穷鬼,没钱的那种。

    “丰少爷,让您见笑了。”王灿嘿嘿一笑,倒是没有多少为难。

    喝花酒吗,不是什么见不得人人事情,说实话,那些姑娘送给王灿他还看不上呢?

    不就是屁股翘点,胸前大一点,姿色妙一点,风情多一点......

    有什么了不起的,又不是没看过小电影。

    越想越扎心。

    “好了,这件事我不说。”王丰摇摇头,然后看着龟公,道:“那间包间我要了,快去准备。”

    “这......”

    龟公看着几人,眼中犹疑了一下,这要是让几人上去,到时候没钱出来,那么他也得倒霉,而且要不是看见王丰一身雍容,气度不凡,更是丰俊神朗,他估计早就直言不可了。

    但是......终究不知道身份啊!

    “夯货,这是我们王家的丰少爷,乃是家主嫡子,你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王小七上去就是轻哼一下,这是这龟公才恍然大悟。

    王家嫡子。

    这名头在双龙镇响亮的很,整个双龙镇无人不知王家出了一条真龙,年纪轻轻就突破五重,更是传闻要去郡中的大宗派修行,前途无量啊!

    所以,一听到王丰的名头,龟公立马换了一副嘴脸,脸上的皱纹都要笑出来了。

    高声朗道:

    “王丰王少爷光临,速去准备包间。”

    话音落下,整个小红楼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里面的“贵客”更是纷涌而出,想要一睹王丰的风采。

    那些个娇~艳~欲~滴的女人更是一个个花枝招展的摇曳过来。

    香风阵阵,红纱粉罗,加上酒香脂粉气,更是迷人眼啊!

    王丰对于这些庸脂俗粉自然是不在意,但是王小七和王小六均是心中思动,眼睛更是迷离,只觉得白花花肌肤的一片,四处都是娇~声娇~语,差点分不出东南西北。

    而王灿自然也不是老实人,这年头,老实人都是只有等着的份,而王灿一向喜欢主动,所以不苟言笑的和这些女人“推推嚷嚷”保护王丰的安全。

    这倒是让王丰高看了几眼,但是殊不知王灿过的手福比小七小六都要多的多。

    几人艰难的挤出来,王小七的头上顶着一个红色的丝巾,从人群中慢慢爬出来,他一手抓下,一股清香荡漾。

    “舒服!”

    “丰少爷,这次我们可是占了你的光,以后可就没有这么好的享受了。”

    王灿嘿嘿一笑,而王丰此刻依旧如故,那些女人根本靠不进他,远远的便被他用气力推开,然后被王灿用手抓走。

    配合的亲密无间。

    “这种事就别提了,我们先上去,下面太疯狂了,还是包间舒服一点。”

    王丰一步向前,在笑吟吟的老鸨带领下,向包间走去。

    “对了,咱们进去先喝点酒,等到这花魁出来,咱们在打开窗户看一看这花魁的模样。”

    “丰少爷说的是。”老鸨也是老手了,不着痕迹的拉着王丰的手,眼中笑意绵绵,一对素手更是光洁如玉,看不出丝毫年龄的痕迹。

    “丰少爷可是很少来我们小红楼,今天定然让我们厨子将最好的菜都拿上来。”

    “春花,将咱们小红楼上等的女儿红提上来。”

    “呦,胡妈妈这女儿红都拿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有这么大的面子?”

    楼梯上,一个阴沉脸的倒霉孩子正站在上面,居高临下,嘴角轻蔑。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