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龙镇三大家族,三方势力,其中王家最强,其余两家相差不多。

    而眼前这人正是另外一家,张家的少主,张帆云,他在张家的地位和王丰在王家的地位相同,两人年岁相差不大,同是十六岁,只不过王丰的天赋更胜一筹,几天前迈入五重,而张帆云则是昨天刚刚突破四重。

    而且这四重水分很大,消耗了不少珍贵的资源。

    所以张帆云嫉妒王丰。

    “原来是王家的大少爷。”张帆云自然早就知晓下面是何人,只不过刻意问道而已,尤其是现在,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王丰一行人,仿佛俯瞰一样。

    “却不知道王家的大少爷,麒麟子,不在县城武院念书习武,回到这鸟不拉屎的双龙镇是干什么?难不成要和我们这些浅水里的王八抢食?”

    张帆云这话极其恶毒。

    水浅王八多,他这人是为了骂人连自己都骂了,果然厉害!

    完完全全的损人不利己,这种人贼恶心。

    “张少爷,今天是咱们小红楼红蝶姑娘大喜的日子,见不得争端,见不得争端。”

    胡妈妈作为老鸨,业务娴熟,对于这等风流公子之间龌龊简直是了如指掌,所以摇曳着身姿,巧笑嫣然的走上去,两手环着张帆云的胳膊,笑语殷殷。

    “看不出来,这胡妈妈倒是有几分姿色,我都有点心动了。”王小七顶了一下身边的王灿,小声道,同时两眼放光的看着胡妈妈大秀风姿。

    对于这点王灿深以为然,他也认为这样的女人很有味道,完完全全的贵妇风情,一颦一笑都带着挑逗人心的魅力。

    不愧是花丛老手。

    “这胡妈妈想来曾经也是头牌一样的姑娘,只是年老色衰才当起了妈妈,不过年老归年老,但是风韵却不是那些十几岁的女人比的了的。”

    王灿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他现在注意力都放在王丰身上。

    按照正常来说,作为这双龙镇上大气运者,唯一主角,王丰不可能就这么让张帆云嚣张狂妄。

    果然,细心之下,王灿看见王丰在衣袖下的手微微捏紧,面上更是逐渐冷峻,已然没了笑容。

    火候差不多了。

    王灿知道不能再等了,这王丰虽然动怒,但是犹豫的性子并没有改变,要是拖一拖定然会让着张帆云在胡妈妈的劝说下得意而走。

    所以王灿一蹬脚下楼梯,木质的地板更是发出一声惨叫,随即王灿从半层跃到二层之上,和张帆云同层。

    王丰也是轻轻一点,如同风助,站在王灿的身边,至于小七小六两人可没这本事,急急忙忙的跑上去,站在王丰身后壮势。

    “张家少爷,我们丰少爷可没得罪你,你这样编排一句,就想离开,未免太便宜了。”

    王灿站在张帆云面前,朗声道。

    而张帆云先是一愣,随即感觉受到了侮辱,脸上带着愤怒的潮红,一甩手,将胡妈妈甩开,力气之大,甚至可以清晰的看见手臂肌肤变形恢复的过程。

    这甚至让王灿怀疑这货是不是刻意这么做的。

    “区区一个三重武者也在我面前猖狂,你可知道我已然四重,你要是不想死就滚开。”张帆云脸上恶毒之色频现,他看着王丰讥讽道:“怎么,咱们双龙镇的蛟龙连说话的勇气都没有嘛?只让这个小小的废物过来送死。”

    张帆云脸色狰狞,双手握拳。

    噼里啪啦~

    清脆的骨鸣顿时响起。

    但是王灿寸步不让,道:

    “丰少爷身份高贵,更是五重武者,他可不想欺负你,所以特意让我来教训你。”

    王灿冷冷一笑,但是心中很急啊。

    他就是出来站台的,给王丰揽事情的,可不是真相被虐。

    王灿即使继承了前身的战斗意识,但是经验依旧小的可怜,要是真和人家嫡传的大少爷上手,估计得半身不遂。

    不过王丰没有让王灿失望,他轻笑一声,脸上看不出愤怒还是高兴。

    “好了,王灿你下去吧,张帆云既然挑衅我,那么自然由我来告诉他,他会付出怎样的代价!”

    王丰性格偏柔,但是真的愤怒了,兔子也会咬人的。

    此刻王丰站在张帆云的面前,面沉如水,看不出喜怒哀乐,养气功夫已经到了一个极点。

    “两位,两位,你们都是两家的大少爷,要是在我这里争斗,我这小红楼可就没了。”

    胡妈妈哭着到,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爱。

    事实上她也却是悲愤,她就想这两人闹矛盾为什么非要在这里,这一发泄,她这无辜的小红楼可就没了。

    “此事无碍,到时候我自然会赔偿。”

    王丰冷哼一声,盯着张帆云。

    而张帆云也有一种骑虎难下的感觉,他恨恨的看了一眼王灿。

    要不是这个人,他觉得王丰也不会被彻底激怒。

    ‘该死!’

    在心底骂了王灿一通,但是王丰还是要对付的。

    打不过归打不过,但是该打还是要打的,否则多丢人?

    ......

    “张家少爷和王家少爷斗起来了,这两人都是天才啊,他们之间必然是一番龙镇虎斗。”

    “放屁,我听说王家少爷可是五重练气境的高手,这张家少爷才堪堪四重炼精的层次,怎么回事王家少爷的对手。”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张家的武技可是了得,上一次,我们那边一位五重高手就被张家一个四重的人击败了,这都是说不准的事情。”

    下面的人自然挣得面红耳赤,而张帆云眼神异动。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不下手屁滚尿流!

    一刹那,张帆云暴喝一声,手上青筋毕露,面色狰狞恐怖,身上的衣袍高高鼓起,威势惊人。

    “丰少爷小心,这是张家的虎威拳,有一虎之威,很是了得,万万不可大意。”

    王灿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一招,因为招式的特点太明显了,张帆云头顶皱纹隐隐汇聚的一个“王”字就是最好的证明。

    看着张帆云威势惊人的冲过去,下面的人不由的为王丰捏了一把汗,但是唯有两人心中轻松。

    其中一人就是王灿,他看着王丰头上气运蛟龙的时候,就看见蛟龙眼中的不屑,就知道这一招根本没放在王丰的心上。

    果然,在张帆云冲过来的时候,王丰身形飘忽,顿时错到一边,张帆云一招击空,旧力衰竭新力未生,身形把持不住。

    王丰自然不会错过这个男的的好机会。

    右手收回,再一次出手的时候已经是爪装。

    虽然威势一般,但是无声胜有声,下面的人一眼就认出这是王家的家传秘技,云龙探手。

    云龙探手,攻击不备,击其不易。

    在王丰出手的一刹那,胜负已定。

    一个脸身形都稳不住的人如何能躲避这一招。

    但是定下是定下,张帆云不可能就这样等死,他觉得自己还有救,哪怕仅仅一线希望也要努力抢救一下。

    啊~呵~额~

    砰!

    一声巨大的轰鸣,得亏是小红楼的地板好,否则这张帆云非得掉到一楼不成。

    就是这样还是王丰手下留情的缘故,否则这张帆云非死即残。

    两人之间,一招定胜负,张帆云的抢救根本没有用,仍旧是失败。

    但是他失败的不冤,两人终究不是以一个层次的。

    看着王丰几人离开的背影,胡妈妈立马上前扶起张帆云,这两人,胡妈妈可都得罪不起。

    “不用,我还没废。”张帆云一挥手,又是yutu圆缺。

    ‘王丰、王灿、咱么走着瞧,这件事可不会这么容易结束。’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