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丰少爷......”

    王灿眯着眼,然后顶了顶没羞没臊的王小七,附耳悄悄道。

    “你有没有发现丰少爷不对劲?似乎......在出神。”

    王小七一愣,随即顺着王灿的目光看去,看见王丰呆呆的仿佛失了魂一样的站在窗户边,口中一直喃喃。

    从侧面看这口型似乎是在叫......‘红蝶’?

    什么鬼?

    一个是双龙镇王家的大少爷,天资不凡,气质逼人,而且有着大好的前程。

    而另一位只是一个青楼的头牌,虽然风姿绰约,容貌不凡,更兼得琴棋书画,也是天地间一等一的女子。

    但是青楼女子终究是青楼女子,任你干净纯洁,你的身份依旧无法改变。

    所以这两人的身份差了那么大,怎么可能有交集?

    但是出乎意料的,他们之间不但有了,反而还很深,似乎......一种铭刻于心的海誓山盟。

    铮铮~

    琴音起,飞鸟鸣,一曲红袖随风起。

    “青雀飞,红蝶绕,青丝缕缕绕指尖......”

    在王灿和王小六惊骇的眼神当中,王丰仿佛呓语一般。

    ‘疯了?’

    两人眼中都带着这种奇怪的想法,同时心中一阵恐慌,要是王丰就这么疯了,那么他们三个一准倒霉。

    ‘怎么办?’

    王小七眼神求助。

    别看王小七平日里足智多谋,但是却属于小事智慧,大事懵逼的那种,通俗来说就是智商不够驾驭不了这样的场景问题。

    但是王灿也不知道。

    只能表示无奈,但是王灿的表现要稍微好一点,他看见王丰的头顶,蛟龙翻滚,显然很激动,但是却不是石乐志那样的瞎滚。

    而是兴奋。

    ‘红蝶?’

    王灿的想不出除了这个女人之外还有谁能够让王丰如此这般。

    “你们两个先出去,哦,不对,是三个,你们三个出去守着门,没有准许不要进来。”

    王灿此刻冷冷的看着三个女人,她们早就被王丰这幅模样吓住了,根本没有胆子留在这里,听到王灿这句话,更是如蒙大赦,急忙提着薄纱一般的长裙,丝毫不顾春光乍~泄,就这么匆匆走出去。

    在门关上的那一刹,下面的预热结束了。

    红蝶的音.....开了!

    “青雀飞,红蝶绕,青丝缕缕绕指尖......”

    ‘一模一样。’王灿和王小七对视一眼,纷纷露出见了鬼一样的神情,红蝶唱出的曲子除了更加清脆,更加动听一点之外,词曲却是和王丰呓语的一模一样。

    他们两人想不通王丰一直在县中武院是怎么和这个青楼名妓搅和上的?

    王灿可是知道王丰当初十岁的时候就离开了,而十岁以前,王丰更是惨,连家门都很少离开,每次离开必然有数人跟随,根本不可能让王丰接触这等女子?

    ‘难道是神交?梦中冉和?’

    这个不靠谱的想法只是一出现,就被甩出脑海,但是此时的王小七突然灵光一闪,他想起了一件事,小心翼翼的凑到王灿的身边道:

    “灿哥儿,你还记得刚才丰少爷和我们说过的,他曾经和玲月小姐偷偷溜出来的?”

    “难道?”王灿惊疑。

    “没错。”王小七肯定的点点头。

    “不可能吧,当时那么小,就七八岁的孩子,知道什么?”王灿还是不愿意相信。

    “你不懂,灿哥儿,有些人天生一见钟情,青梅竹马,这是天赋,出生就点上的,咱们王家里面就有不少六七岁就私定终生的。”

    噗噗噗~

    六七岁?

    私定终生?

    扎心了,老铁。

    在两人插科打诨的时候,红蝶的琴音已然接近尾声,但是越是接近,却越是凄清。

    噔~

    一声清鸣,王丰在王灿和王小七还有王小六的注视之下,飘然而出,口中的呓语更是清澈。

    “情难断,爱难离,伊人难相弃。梦可醒?心可凉?伊人可相忘?”

    砰~铿~

    琴弦断了。

    最后一句更是王丰和红蝶的合唱。

    王灿的神色陡然一凝。

    拨开迷雾见明月,此刻一切的迷雾都已经消散,他已经看清了那位红蝶的真实面目。

    一只红蝶飞舞,而王丰的头上,一缕蛟龙之气化作一只青雀追逐这红蝶,最后交缠在一起。

    ‘果然,这红蝶是和王丰注定的缘分,正儿八经的女主,但是却只是红蝶之命,这就应该是缘分有限,不过要是王丰能够顺其自然的得到这个红蝶,倒是能够增加几分气运,因为这些都是天注定的。合该为王丰所得的气运。’

    王灿看着两人在空中交汇的视线,一种愤怒升起,凭什么王丰的人生可以这么美满?

    这不应该!

    我是王灿,我是攻略蛟龙主角的男人,怎么能够让他顺其自然?那我的存在岂不是毫无意义?

    ......

    “红蝶,是你吗?”

    王丰的身形缓缓落地,他站在红蝶的面前,颤颤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欲要揭开红蝶的面纱。

    “不是,我不是红蝶,你认错人了。”

    隔着面纱根本看不清神情,但是一边的胡妈妈看清楚了,她最宠爱的红蝶姑娘流泪了。

    ‘可怜的孩子,不过这样也好,这种感情本就不是我们这样的人能够奢望的。’

    “不,我不相信,你一定是红蝶,除了她,没有人知道这首曲子。”

    王丰冲上去,一把搂住红蝶,眼中更是癫狂:

    “只有她......只有她才知道我们的故事!”

    “你是红蝶,一定是的,没错。你一定是她。”

    “我是红蝶,但是我是小红楼的红蝶,却不是你说的她。”

    但是随着这句话落下的还有两行清泪,直直的流下,顺着脖颈一路下滑,流过一道清澈的湿痕。

    “你哭了。”王丰后退几步,惨笑的看着红蝶,伸出右手,轻轻的擦拭掉这滴眼泪:“你看你,又哭了,就像小时候一样,连眼泪流下的痕迹都是一样的。”

    “你看错了,你真的看错了......”

    “没有看错,我记得很清楚,就是这里。”、

    王丰伸出的手顺着泪痕轻轻的滑下,但是本该拒绝的红蝶却只是低低的抽泣,根本没有反抗的意思。

    因为她......无法反抗这样的王丰。

    斯~

    红色的面纱飞舞,玉人已然泪流满面。

    四目而对。

    “红蝶,是你,我就知道是你,当初我去找你的时候再也没有找到,你可知道我有多伤心。”

    “可是你又知道我这些年是有多伤心?”

    ......

    “真是感人的爱情故事,只是小时候的几次见面就有这样的红颜知己,我王小七要是有这样一个可人心心念着,这辈子也不枉此生。”

    “我王小六也是。”

    王灿:“......”

    王灿看着两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单身狗,居然连阵营都叛变了,简直就是没原则。

    他转头看着已经在互相质问对方的红蝶和王丰,心中轻笑。

    王丰是家中的少爷没错,但是少爷也不代表能做错事不受处罚?

    这红蝶......嘿嘿。

    王灿心中思量着对策,他可不愿意看见王丰得到这比气运,虽说他现在和王丰气运勾连,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但是他是有原则的,他不要成为狗腿那种无限制卖好提升好感度,然后用好感度转化攻略度。

    王灿更愿意用别的方式来换取攻略度。

    比如......对女主的攻略呵呵呵!

    ......

    “好好好!”

    就在这万分寂静的时刻,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二楼的包间中走出一人,正是张帆云。

    他拍着手道:

    “真是感人的爱情,我张帆云就是喜欢这样的故事,好啊!妙啊!”

    “红蝶姑娘的初~夜多少钱,我张帆云买了!”

    王灿:“......”

    和气运之子刚正面的小二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