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一般的沉寂之后,王丰的神色冰冷。

    “张帆云!”

    仿佛从地狱中传出的声音,站在王丰附近的人甚至能够感觉到温度下下降!

    王丰现在整个人都是冰冷的。

    王灿甚至第一次看见王丰露出这样冰冷的神情,这是以前从不曾听说,也不曾见过的。

    ‘看来那个红蝶在他的心中很重要!’

    王灿低下头,不让别人发现他的异样,尤其是现在义愤填膺的王小七和王小六两兄弟。

    “这个张帆云实在不是东西,丰少爷难得喜欢上一个女子,但是他却用言语玷污,这简直就是找死。”

    “这样凄美的爱情我王小六一辈子都没有,难得碰上一次,还被这张帆云毁了,简直可恶。”

    两人一人一句,说完,同时看着王灿,在王丰离开之后,这里就数王灿的武功最高,凡人三重的实力,足够让两人心悦诚服。

    “既然这张帆云自己找死,那么就怪不得我们了,我们上!”

    王灿冷哼一声,面上愤怒无比,然后带头冲锋。

    “张帆云,你可敢和我一战!”

    王灿纵身一跃,飞身进入大厅,站在一个倒霉的府上的桌子上,脚底下踩着一只冒油的肥手,然后不着痕迹的移开,不能因为这点小事,泄了霸气。

    王灿的出现,自然被很多人看在眼中,白袍之上的王家标志让人知道这是一位王家的嫡系子弟,而且跟随在王丰的后面,那么绝对是被重点培养的对象。

    想到这里,众人看向王灿的眼神有点敬畏。

    这不是敬畏王灿的实力,而是敬畏王灿的潜力。

    一般而言,王家当中的嫡系子弟,尤其是重点培养的子弟,那么通常也能达到五六重的境界,在双龙镇完全就是一方高手。

    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惹得起的。

    “还有我们两个!”

    王小七和王小六两人也是一跃,不过他们两个才是炼皮的等级,所以动作略微笨拙,但是脸上也是慷慨激昂,很有热血风范。

    他们站在王灿的背后,而王灿长在王丰的下面。

    四个人很明显的一个阵营。

    “哼,三个废柴,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一战!”

    张帆云走出古色古香的包间,怀中抱着一个媚~意连连的少女,擦了擦嘴,轻蔑的看着下面。

    “一个凡人三重,两个凡人一重,就凭你们两个,就向挑衅我?莫非你们以为我张帆云打不过王丰,还打不过你们嘛!”

    说道这里,张帆云的脸上已经是怒意连连,连怀中迷醉的少女都被猛的一掐,发出一声诱~人动魄的惊呼。

    “那你是想要单挑我们三个喽。”

    王灿一挑眉,很无耻的将王小七王小六也算上,准备和张帆云单挑。

    而张帆云则是仿佛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一样。

    大笑两声过后,冷冷的看着三人,一字一句道:

    “你们只是王家的奴仆,而我是张家的少爷,你们有什么资格和我相提并论,莫不是你们王家已经自大到一个奴仆都能比肩我张家和林家的少爷身份不成?真是荒谬!”

    说完,张帆云厌恶的看了三人一眼,反而笑吟吟的看着王丰:

    “能够让我出手的自然只有王丰。”

    “那么你还想和我动手?”

    王丰嘴角上翘,露出一个冷酷的笑容,这一次,若是动手,那么必然有人死亡,而这个人不会是王丰,那么......必然是张帆云。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张帆云比想象当中的要聪明的多,也无耻的多。

    他趴在二楼的护栏上,看了看王灿,然后看了看王丰,最后轻笑一声:

    “你们当我傻啊,我打不过王丰,为什么要和他打。”

    王丰,王灿等人沉默,大厅的众人也表示沉默。

    你丫的不敢打就直说,叽叽歪歪半天,浪费时间。

    一时间,众人心中对这个张帆云都有点鄙夷。

    还张家的大少爷,完全就是张家的大无奈。

    不过张帆云自己也识数,或者他早就找好了下一步的对策,他淡淡的看着一直尴尬的站在红蝶身边,进退两难的胡妈妈道:

    “胡妈妈,今晚可是小红楼红蝶姑娘的头牌会,可不是什么青雀红蝶的相逢会,你站在那里干什么?还不快点开始,本少爷今晚可是带足了金子过来,就看咱们红蝶姑娘的胸~够不够大,能不能兜住了,哈哈哈!”

    张帆云大笑三声,随手带着自己的护卫还有怀中一直打酱油的少女,关上了包间的门,随后,一声声清脆的宛如莺~啼一般的声音断断续续的传来,足足有一分多钟,才在一声闷哼当中终结。

    “时间一分半,穿衣带洗澡。”

    “什么?”王小六没听出,但是王小七和那些听懂的人则是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即整个大厅都洋溢着欢快的笑容。

    不过笑归笑,但是张帆云有一句话说的不错,那就是今夜红蝶还是小红楼的头牌,那么自然要按照规矩了。

    所以这里的规矩仍旧是谁的钱多,谁就是大爷,谁就有资格进入红蝶的闺房,采她的红~丸,享受这春晓一刻。

    “那么现在就开始吧,各位竞价。”胡妈妈挤出几丝笑容,手上挥舞着鸳鸯手帕,开始张罗生意,在走过红蝶身边的时候却是摇摇头,叹了一口气,表示爱莫能助。

    “青雀。”

    红蝶看着王丰的面容,轻轻的伸手抚摸,露出一丝决然。

    “你放心,红蝶永远青雀的身边。”

    王丰的脸上陡然一颤,紧紧的盯着红蝶,将她搂在怀中:

    “别做傻事,这里交给我。”

    ......

    “没人出价嘛?那么本少爷出了,一百两黄金。”张帆云大笑一声,已然神清气爽的打开窗户,而他身边的少女也是满脸羞怯的满足装。

    “果然,小女孩没见识,就是容易满足。”

    王灿轻叹一声,随即眼珠子一转,道:

    “我们王家出两百两黄金。”

    “两百两?”王小七惊颤一声,不可思议的看着王灿,咽了一口吐沫,期期艾艾的拉着王灿,小声道:“灿哥,你可就只有一百两黄金。”

    “没关系,我没有,这丰少爷不是在一边了吗?”王灿嘿嘿一笑,谁也不知道他打的是什么主意。

    “两百两,还真是小家子气,你们王家也就这点出奇,我张云帆出一千两黄金。”嚣张的声音瞬间传遍整个大厅,随即一阵阵吸气,下面的人虽有不乏有钱人,但是一千两黄金就睡个......鸡,有点贵了啊!

    这么多的黄金都能做个纯金的红蝶了,而且这.....睡着还霸气。

    “古人云春宵一刻值千金,我张帆云就要好好享受一下。”

    “张少爷,您这可不止,一刻可是十五分钟,您这钱出多了啊!”

    王灿的话出口,下面的人再也憋不住了,联想到刚才张帆云的战绩,这可不是出多了吗?

    “哈哈哈。”

    王丰也忍不住笑了一声,但是随即瞪了王灿一眼,这种拿红蝶开玩笑的事情他不能忍受。

    所以几秒之后,王丰道:“一千五百,今夜红蝶我要带走。”

    “一千五百两?”张帆云对于王灿对染恼怒,但是他知道谁才是自己的对手,冷笑一声,道:‘我出两千两。’

    此话一出口,更是满是喧哗,便是见钱眼开的胡妈妈也是担忧的看了一眼王丰,这两千两可不是小数目,王丰可不一定跟得上,若是出不起这钱,那么红蝶可就要随人了。

    果然,在张帆云报完价的时候,王丰面上一冷,他就带了一千五百两,而现在若是返回王家,必然来不及,所以心中的杀意滔天。

    “红蝶永远是青雀的。”

    “永远!”

    死志已生。

    “不,还有办法,等我。”王丰的手在颤抖,他看着上面的包间,手慢慢的放在腰间,眼神逐渐的阴冷。

    “两千两?我们王家出一万两!”

    豪气万千。

    王灿猛的在桌上一拍,一张银票摁在桌上,挑衅的看着张帆云。

    其他人都懵逼了,只看着王灿在装逼。

    但是他身边的王小七和王小六可知道王灿有几斤几两,要不是王灿摁着两人,估计这两个货就要跳起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