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走。”王灿糊弄玩胡妈妈,也已经没心思和这个女人周旋,随后一挥,身后两位王家的死士面无表情的跟随在王灿的身后。

    “笃笃笃~”

    “红蝶小姐的房间嘛。”

    房门打开,一个憔悴的面孔出现在王灿的面前,柔弱中带着一点坚强。

    仅仅是这一眼,就让王灿有点心软了,他到底不是那种真正铁石心肠的男人,尤其是在面对这么优秀的女人面前,王灿更是提不起狠心。

    肤若凝脂。

    这是王灿拉着红蝶的手时候第一感觉。

    “是你!?”

    原本欲要挣扎开的红蝶却陡然发现面前的男子是白天跟随在王丰身边的王家子弟,内心一松,展颜一笑,面若桃花满面红。

    “是......青雀让你来的吗?”

    似是欢喜,似是娇嗔,眉间更是透着点点羞涩风情,两只青葱玉指搅在一块,缠缠~绵绵。

    王灿微微一瞥,将这些细微的动作尽收眼底。

    他不是个坏人,但是也绝对不是一个好人,前世更是一个骗子,打着神棍的名号坑蒙拐骗。

    这是他的生活方式,因为他没有一技之长,又不能去搬砖,只能靠跟着倒霉师傅行骗为生。

    所以多年以来,王灿的心不冷,但是也绝对热不起来,他所做的一切全都是为了活的更好,或者说......活下去。

    脑中只是这么一转,王灿原本泛起的同情心也早就被浇灭,他说道:“红蝶小姐,我这一次是特意来赎你的,刚才,五千两金票已经在胡妈妈的怀中了,所以现在你是我们王家的人了。”

    “真的嘛!”

    惊喜,突如其来的惊喜。

    对红蝶来说,确实是这样。

    小红楼虽然对她不错,但是她的命运已经注定,一辈子在风尘打滚,做一个卖笑的女人,甚至最后年老色衰的时刻,笑容不在让人沉醉的时候,甚至只能......

    “太好了,总算可以离开这个地方了。”

    红蝶毫不在意的牵着王灿的手,脸上露出天真的笑容,这时的她才有王灿映像当中十六岁少女的活泼和灵动,而不是小红楼当中那个迷倒万千男子的红蝶。

    “你的名字叫王灿对吧?”

    “嗯!”

    “那你和青雀是什么关系?”

    “他是少爷,我只是一个普通弟子。”

    “哦,那么你知道青雀厉不厉害吗?”

    “当然厉害,丰少爷可是王家当中最有天赋的人,而且马上要去云灵宗修行,将来甚至有那么一丝可能成为化灵境的存在,成为这云山郡城当中数一数二的人。”

    王灿在这里特意详细的说了一下。

    他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摧毁红蝶的美好幻想,将她从少女的梦中拖出来,穿上破旧的衣服,让她感受现实的冷酷和无情。

    想一想,一位高贵的武道家族的少爷,天赋卓绝,将来更有可能成为主宰一方的大人物,而另一位则是破落的富贵人家的小姐,甚至还有一个青楼女子的身份。

    更是受过取悦男人的教育。

    这样的组合,纵使郎才女貌,郎情妾意,但是有怎么面对那犹如剃刀一般锋利的言语攻击。

    果然,就如同王灿剧本当中预料的一样,红蝶很聪明,她一瞬间就听出了王灿话中的意思。

    原本如同少女初见情郎一样的欢快笑容凝固在脸上。

    她抿了抿被胭脂染红的嘴唇,嗫嚅了两下,最后突然停下脚步,睁着明亮的眼睛看着王灿:

    “我是不是配不上青雀,他那么优秀,而我只是一个没有任何能力,甚至只是一个累赘的女人。”

    王灿别过头,女人的眼泪和男人的眼泪都是见不得的东西,前者心碎,后者悲愤。

    虽然一切都在按照王灿的剧本走,但是他却没有一丝的快感,总感觉自己在做什么坏事。

    “红蝶姑娘,已经到了,我们先进去。”

    王灿没有回答他,而是将她带着从王家的后院一个侧门走进去,而且在走进去之前,和特意让两位死士进去看看情况,确定没人才走进去。

    走进去之后,王灿则是带着红蝶走到了一处僻静的偏房。

    这处房间是那位倒霉死去的王古留下来的,在王古死后,这里就成了一个空置的房间,被家族收去,没有准许是不准随便进来的。

    但是现在,这个原本破落的院子,也被打理的干干净净,穿过小院,走了几步,推开门,进入正房,里面的家具很少。、

    只有一个红木的柜子,一个梳妆台,一张四四方方的桌子,一张床。

    床上倒是布置的不错,放了两条锦丝的薄被,一个丝绒的枕头,外面也有薄纱遮挡。

    “这就是我要住的地方嘛?”

    自从上一句话之后,再也没有说过一句话的红蝶再一次开口了只是现在,王灿能够发现,眼前的这个少女和刚才的又有了不同。

    她仿佛有变成了小红楼风姿绰丽的头牌红蝶,而不是那位刚刚离开小红楼的红蝶。

    她又将自己掩藏起来,藏的很深。

    但是无所谓,王灿反而喜欢这样的红蝶,因为这样才会减轻一点压力。

    “没错,红蝶姑娘,这里就是你要住的地方。”

    王灿面无表情道。

    “那么青雀呢?青雀为什么没有来见我?”红蝶嫣然一笑,含羞半掩的笑意让王灿心中一动,但是随即就被他摁下去。

    他淡淡道:“红蝶姑娘,丰少爷可能不会来见你了。”

    “你骗我!”红蝶又笑了一声,但是面上却变得凄苦:“恐怕青雀根本就不知道我已经被赎买了吧!”

    王灿沉默。

    “那么让我想一想,你只是一个普通的王家人,要想拿出五千两的金票恐怕不现实,而且,莫说是你,就是青雀这位王家的少爷也别想拿出来,恐怕能拿出来的只有青雀的父亲,那位王家的家主了。”

    说道这里,红蝶突然转过头,紧紧的盯着王灿,道:“告诉我,你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花费那么大的代价,将我带到这里。”

    王灿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在心中为这个女人的聪明拍案叫绝,只是这么一会,就反应过来。

    没错,整件事情虽然是王灿的剧本,但是导演可是王翻海这个老狐狸,他一开始就在王丰离开的时候派人通知他,汇报王丰在外面的一举一动。

    对于这样的要求,王灿自然不会拒绝,更不会怕因此而得罪王丰。

    王丰的性格就是软,他对别人尤其是对自己的亲人特别软,这种人通俗来说就是容易妥协。

    所以很自然的王灿返回之后立刻汇报了王丰和红蝶的故事,那位家主王翻海自然是勃然大怒。

    作为双龙镇的地头蛇,还是最大的一头,王翻海怎么能够容忍自己的儿子和一个青楼的女人不清不楚的纠缠在一起。

    尤其是他们之间所谓私定终生,更是让王翻海怒不可竭,他将王丰视为王家崛起的希望,所以他不但操纵了王丰的前半生,他还要操纵王丰的后半身。

    因此他绝对不能容许一丝一毫的东西超出他的掌控之外,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

    有了这样的共同点,王灿自然对于王翻海在他刻意引导下的剧本双手双脚的欢迎。

    所以,才有了现在这么一出。

    “红蝶姑娘,你只明白了一半,还有另一半需要你的配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