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蝶没有搭话,一双美目盯着王灿,最后唇角上扬,轻声道:

    “可是我为什么要配合你?”

    红蝶的回答自然在王灿的预料之中,他根本不奢望这么轻松的就让眼前这个心眼多的吓人的女人纳头便跪,这不现实。

    当然,他要是像王丰一样,有大气运辅助,那倒是有可能,可惜的是,他现在的能力还在冷却当中,还有五天才能再一次使用。

    所以王灿反问道:

    “红蝶姑娘,难道你就不想知道这件事的全部?”

    红蝶冷笑,无动于衷。

    “这件事可是和丰少爷息息相关的事情。”

    王灿继续补充道,他的脸上满满的全都是伪善的笑容,红蝶甚至觉得自己多看一眼都是受罪。

    但是她不得不承认,王灿真的将她摸的一清二楚。

    对她而言,王丰是她在小红楼那段岁月当中仅存的美好,也是她从年幼的孩童到少女时期最重要的人。

    红蝶屈服了。

    “好吧,你赢了,告诉我,关于青雀的每一件事!”

    红蝶咬牙,死死的盯着王灿,继续道:

    “我不希望听到一句假话,我要知道全部,是全部的经过,我不会威胁你,因为我知道我所拥有的一切都无法威胁你,但是没关系,我相信你接近王丰是有目的的,虽然不知道这个目的是什么。

    但是如果我死在你的手上,那么你所有的一切都将烟消云散。”

    狠!

    真狠!

    王灿不得不佩服这个女人的手段,但是他却笑了。

    因为他本就没打算隐藏,他就是要告诉这个女人一切,然后让她明知道一切,却还要按照他写的剧本走一趟,这才是成就感。

    王灿抬头看着红蝶。

    ‘任你聪明绝顶,最后还不是我掌中的玩物。’

    “好,既然红蝶姑娘这么爽快,那么我自然要告诉你这一切。”王灿向着红蝶走近了几步,两人之间紧紧保留了一点呼吸的距离,在这个距离,王灿甚至能够感觉到红蝶呼出的热气。

    “别紧张,放轻松。”王灿继续道:“说来这件事也是好事,因为你也知道,所有的一切都是家主的安排,而家主可是丰少爷的亲生父亲,他是不可能对丰少爷不利。”

    红蝶点点头,心中也松了一口气。

    王灿看到这个女人这样,没有任何表情,只是自顾自的继续说:

    “所以你大可放心。”

    “那么需要我做什么!?”红蝶忍不住出声,她愿意为青雀做任何事情。

    王灿没有立刻回答,而是答非所问,他说道:

    “这件事,所有人都是受益者,但是唯有一个人例外,只有她是最受伤的那一个!”

    说道这里,红蝶已经明白了,内心虽然凄苦,但是仍旧决定继续下去,因为她已经没有选择,这件事关系到王丰,他不能拒绝。

    “需要我付出什么代价。”

    红蝶冷静的看着王灿,但是却不着痕迹的拉开和王灿的距离。

    对于,红蝶,王灿是欣赏的,这样的女人放在前世,绝对是稀有动物,出现一个,他非要舍弃老师傅不要,也要和这样的女人私定终生。

    但是现在,王灿只觉得这个女人可怜,他所有的一切都被一只手操纵,小的时候是家族,大一点是小红楼的管事,而到了现在,则是王翻海和他王灿。

    “你需要付出你的身体。”

    王灿的话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直直的劈在红蝶的心上,她顿时尖叫起来,怒视着王灿: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是青雀的,我的一切都是青雀的,没有任何人能够从我的手上夺走青雀的东西,哪怕一点都不可能!”

    迎着红蝶红通通的双目,王灿内心的愧疚只是一闪而逝,行骗的太少,良知还未泯灭,但是也就是愧疚一下,很快,这一次愧疚就被王灿碾碎。

    他自顾自的道:

    “家主和我说过,丰少爷天纵之资,冠绝整个双龙镇,甚至在这青阳县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蛟龙,他不会甘于平凡,更不会平庸的过完一生。”

    “可是......这和我的......有什么关系。”红蝶难以启齿这样羞耻的事情。

    “关系自然有,我和你说过,丰少爷现在的在家主的眼中就应该是完美无瑕的存在,他不能有丝毫的缺点,哪怕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女人!”

    王灿冷冷的看着红蝶,这个女人已经失去了方寸,颓然的后退几步,坐在床上。

    “丰少爷的天赋很好,在双龙镇的三族试炼之后,就要离开双龙镇,前往云山郡的顶级宗门云灵宗,成为其内门弟子,前途不可限量,他最低也要成为天元大境的武者甚至化灵境的强大武者才能维持王家的基业。

    这一点,不容有失!所以他现在必须专心武道,不能有丝毫的杂念。”

    王灿的声音仿佛是从地狱当中传出的魔鬼的恶毒诅咒。

    “而且,丰少爷的身份绝对不允许他迎娶一个青楼的**成为自己的妻子。”

    “可是我不需要成为他的妻子,只要让我陪在他的身边,哪怕只是一个奴婢,我也愿意。”红蝶的声音带着无力,低低的在一边抽泣,她早就知道她和王丰之间不会一帆平顺,但是她却想不到这其中如此复杂。

    “你想?”王灿冷哼一声,这声音犹如炸雷一样在红蝶的耳边响起:

    “你莫不是太自以为是了!”说道这里,王灿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厉色。

    “你可以放弃一切,这点我相信你。”厉色之后,王灿的声音也逐渐平缓,“但是有一点你有没有想过,依着丰少爷对你的宠爱,他会在有了你之后还能接纳别的女人?那时候你所谓的不争,恐怕会更加让丰少爷心疼,他会更加的重视你,将你奉若珍宝。”

    “到那个时候,丰少爷心中容不下别人倒是小事,毕竟身份不可能影响传宗接代,但是你有没有想过,丰少爷为了你连一个正妻都没有,这......责任,你能担得起吗?”

    “你承担不起,丰少爷的婚事不是他一个人的事情,是关系到整个王家的事情,可以说王家的荣耀皆系于丰少爷一人之手,他不能有瑕疵!”

    王灿最后的声音几乎是挤出来的。

    “好了,现在做出你的决定吧!”

    说完,王灿就站在红蝶的对面,看着她坐在传遍低低的抽泣,不再言语。

    现在,红蝶需要时间思考,不能逼的太急,否则会起反效果。

    “对了,你也别想着寻死,你死了,一了百了,丰少爷恐怕会痛不欲生,从此堕落深渊,不可自拔,一生前程,毁于一旦。”

    最后是王灿的补充,要是不说,他怕眼前这个女人真的发疯,将自己玩死了,到时候可就真的玩脱了。

    果然,在王灿这句话说完的时候,红蝶的身躯猛然一僵,随即软下来,她抬起头,泪眼朦胧,惨然道:

    “那么需要我怎么做?”

    红蝶已经放弃了,她想死,但是她不能。

    所以他只能忍受,忍受着自己像是玩偶一样的被人摆弄。

    而王灿则是笑了,良知那玩意在现在已经被泯灭,现在剩下的只有得意。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4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