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但是却没想到,当他再一次瞥见林如月的时候,发现这个女人居然若有所思的模样。

    而张帆云也很给力,他大笑一声,将手中折扇轻轻打开,猖狂道:“你这小子,恐怕还未经历男女之事,怎知其中之乐?我张帆云虽然说不上一表人才,但是也相貌堂堂,身后还有张家做靠山,我要是上门提亲,未尝没有一丝可能。”

    果然,张帆云话音落下,王家这边顿时愤怒了,王灿身后的几人纷纷要上前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张帆云。

    而此时的王灿则是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林如月的身上,他虽然不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想的,但是现在看来,似乎对联姻很不满,而且有一种破罐子破摔的冲动。

    王灿将目光回转到张帆云身上,按照自己的推测,林如月要真是有给王丰戴绿帽的想法,那么张帆云绝对是最有可能的。

    以来王家和张家为恶,二来,这张帆云也是比较优秀的那种,林如月委身给他倒也不算委屈了。

    ‘王丰啊王丰,不是我故意挑起这个话题,实在是你这未婚妻不着调,她心里面可压根就没有你。’

    想到这里,王灿心中一动,冷冷的看着张帆云到:“死心吧,张少爷,我们王家可不会给你这个机会,更何况王家和林家之间,丰少爷和如月小姐之间,都是大局已定,根本容不得你煽风点火,你们张家就等着倒霉吧!”

    冷冷的说完,王灿对着身后的人道:

    “我们走,别管这只疯狗,让他自己一个人叫!”

    转眼之间,王家的人已经全部进入林家,只留下张帆云和他身后的几个狗腿小弟。

    “敢说我是狗?”张帆云恶狠狠的看着王灿离开的背影,咬牙切齿,但是有偏偏憋屈的不能作为,难受:“等到三族试炼开始,我张帆云会告诉你我今天为什么这么怂!”

    “区区一个凡人三重的废物也敢挑衅我,真是不知所谓。”

    张帆云留下一个背影,转身也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劲爆了,原本一直和张家联手的林家突然倒戈,这无异于是当头一棒,张帆云也得赶回去和自己的父亲商量一下对策。

    ......

    而王灿进入林家之后,很快便见到了林涛,这位家主倒是非常客气的接待了王灿一行人,然后带着火热的眼神盯着王灿身后的聘礼,搞得王灿有些不明所以。

    不过既然聘礼已经下了,这婚书也交换了,这就代表王家和林家两家的婚事算是定下来了。

    以后这双龙镇也是变天了,再也不是三大家族,而是王家和林家两家对立的局面,甚至还有可能变成一家天下。

    但是这一切都和王灿没关系。

    他送完聘礼之后就火急火燎的返回去,然后开始向王翻海和王丰汇报今天的事情。

    但是王灿很鸡贼,他只是诉说了和张帆云在林家门口的冲突,但是却没有挑明林如月的诡异态度和张帆云的豪云壮志。

    而王翻海听完之后,也是欣慰的点点头,然后看着他身边似乎已经从红蝶事件当中走出来的万丰,溺爱道:“丰儿,以后这如月就是你的未婚妻了,你们也要多多见面,我相信如月这样的好女孩会让你心动的,而且,你若是能让她全心全意的辅佐你,我王家不久之后就能成为这双龙镇独一无二的家族。”

    “父亲,丰儿知道了。”王丰点点头,双目寒光点点,比起王灿初次见到他的时候多了几分冷厉,少了几分柔情。

    “王灿,你还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吗?”王翻海和王丰交谈一会,发现下面的王灿仿佛欲言又止的模样,于是开口问道。

    而王灿闻言,也是拱手道:“回禀家主,我觉得今日我和张帆云接触之后,他和他身后的张家很可能会对如月小姐不利。

    我们和林家联姻之后,这张家就成了多余之物,所以必然会在这段真空期内搞事情,所以我建议家主应该派人时刻关注如月小姐的安危,以免张家狗急跳墙,动用某种极端的手段。”

    王翻海听了之后点点头,然后右手轻轻的靠在太师椅上支撑着身体,而左手则是在轻轻的敲着桌子,过了几分钟,王翻海总算是下了决断:

    “没错,林如月却是是我们王家计划当中很重要的一环,虽然林家也会派人盯着,但是我们不能将所有的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所以我们王家也会派人暗中保护林如月,并且让我们在林家的暗子时刻盯着,一旦林如月有任何外出的行为,必须立马上报。”

    末了,王翻海又道:

    “王灿,这件事既然是你提出来的,就由你来负责。”

    “王灿明白!”

    ......

    转眼之间,半个月的时间过去,王灿最近出了修炼之外,就是盯着张帆云和林如月这两个不稳定的因素,他并不是真心为了王家好,只是不希望林如月被他说动,但是却便宜了张帆云这个狗东西。

    所以只能用这样的方法让整个张家和张帆云无济于事,只能干着急。

    而且这段时间,林如月虽然被林涛禁足,但是仍旧偷偷跑出来十次左右,每一次身后必然有张家的人跟随,而且有三次,张帆云本人都亲自出现,要不是王家的情报给力,并且王家派遣的人实力强劲,这张家的阴谋还真有可能实现。

    但是现在一切都无所谓了。

    王灿起身,看了看自己半个与的成果,已经成功的炼化了自己身体内五分之四的骨头,迈入炼骨后期,若是再借用一次王丰的气运,那么王灿敢保证自己能够窥破炼骨奥秘,向着凡人四重,养精境进发!

    不过王灿必须要捏着一次机会,因为很快,他就有一次大动作,必须留着这个保命用。

    双龙镇三家的试炼。

    这正是王丰返回双龙镇的原因,也是三家目前最大的事情,每五年一次的铁血试炼。

    这不是演武!

    这不是比赛!

    这更不是过家家的你来我往。

    而是真的将三家的精英子弟扔进危险的小树林,去感受自然当中大恐怖。

    小树林是无尽林海的一条延伸出来的支脉,而双龙镇就在它的一端,顺口就将它叫做小树林,一方面是因为它真的小,另一方面也是为了方便称呼。

    小树林论起来并不是特别危险,当然,这也是对王家长老一个层次的武者来说的,凡人七重以下的人进去都有很大的危险阵亡,里面已经被发现的就有两只媲美凡人八重的野兽,一只是一头野猪,皮糙肉厚,另一只是七彩野鸡,速度奇快,而且一张鸡嘴更是锋锐,一柄普通的王家子弟的精钢剑都挡不住它的一张鸟嘴。

    所以这次试炼很危险,一不留神就是陨落的结果,所以容不得王灿不小心。

    此刻,王灿将王家分发的资料看完,面上沉稳的走出房间,看着外面刺目的阳光,昂首向王家演武场走去。

    三族试炼,已经开始!

    今天之后,王灿就要被扔到小树林挣扎求生。

    王灿感受着身边八月的热风,内心没有一丝波动。

    “又到了起风的时候,只是不知道谁会在这风里被吹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