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灿找到林如月是在进入小树林的第二天晚上,是在一处极其偏僻的地方。

    说来也是巧合,王灿是因为长时间没找到人,准备找一只野兽杀一杀,练练手,但是好巧不巧的就找到了林如月的踪迹。

    这里是一个小山丘,上面树木稀少,而且每一棵树上的树皮都被不同程度的蹭掉,很显然,这里面有一只实力不凡的野兽居住。

    而王灿循着脚印追去,只是走了几步,就听见一声声巨大的轰鸣,甚至有三五棵粗壮的树木倒地,远远的还能听见猪叫。

    王灿脸色陡然一变。

    这座小树林,最强大的两个族群就是野猪和野鸡,在王家的情报当中,最普通的野猪只是皮糙肉厚,普通的一重武者就能杀死,但关键是它们容易成群结队,至少也是十几头一起觅食,所以比较难对付。

    而稍微强大的就是三五头一起行动,像是现在王灿看见的,最起码也是有了一点野兽智慧的野猪,最少也是媲美凡人四重的武者。

    这样的野兽已经很难对付了,要知道武者在七重以前,精气神没有合一是没有内气外放的能力的,只能凭借着拳拳到肉的方式进攻,对付这样的野兽很吃亏。

    王灿也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干死这只野猪。

    他这样一想,就严肃着脸,渐渐靠近。

    “孽畜,你居然敢冲撞我,本小姐今天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

    林如月清脆的声音带着愤怒,看着眼前红着眼,盯着獠牙的野猪,手上精钢长剑一横,便从地上爬起来,也不顾身上的淤青,直直的刺过去。

    当然,林如月虽然平日受到家族呵护,但是也不是蠢货,在接近野猪的时候,突然剑锋一转,斜刺向野猪的脖颈。

    “喝!”

    噗嗤!

    虽然林如月想的不错,但是她显然低估了野猪皮的防御力,精钢长剑只是进去三分就再也无法前进,而野猪更是被这一剑刺激的发狂。

    这一剑无法伤及野猪的性命,不过却极大的刺激了这头野猪,他开始发疯似的甩头,想要将这柄剑甩开,而林如月自然是不愿意的,她咬紧牙关,面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但是一双素手却是牢牢握着剑柄,随后更是纵身一跃,跳上了野猪的背上。

    但是这可不算胜利,一只媲美四重武者的野猪怎么可能就这么随随便便的被杀死?

    只是一转身,这只野猪带着林如月开始发疯一样的撞树,甚至有好几次,林如月险些被撞下来,或者是被树砸到。

    场面惊险万分。

    王灿在远处看着,也是目瞪口呆,他没想到平日里娇滴滴的林家小姐,居然也有这么刚强的一面,要知道他们王家的少女平素里持剑半天就开始喊累,可比不上林如月这般,即使受伤严重,仍旧忍着痛苦,死不放弃。

    不过战斗进行到现在,已经不是放不放弃的问题,而是林如月接下来怎么惨的问题。

    很显然,林如月现在就是凭借着一腔顽强坚持,但是那野猪可是气血充沛,根本不见丝毫的疲软,跳的仍旧是贼欢!

    “林如月的身边居然连一个陪同的人都没有?还是这丫头可以甩开了那些人?”

    王灿觉得林如月是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一点,因为她的性子就是死倔强的那种,在现在对家族不满的情况下,林如月怎么可能会看着自己的身边多几只眼睛。

    这样一想,也就解释清楚,林如月为什么出现在这样荒僻的野外,而不是稍微的和人群靠近一些了。

    ‘果然是大家族的小姐,不知道人间险恶。’

    王灿内心嘀咕一声,他现在可不能见死不救,否则回去之后还不得被王家和林家的人联手拿下。

    所以眼神微微一凝,盯着不远处的野猪,看着这头畜生的移动方向,选好位置,悄声的匍匐过去,手中的长剑也慢慢抽出剑鞘,森森的寒光在夜晚下分外冰冷。

    就在王灿到了这里之后,这只野猪第三次跳起来,而且就在最高点的时候,王灿陡然从地上暴起。

    手上的精钢长剑顺着移动野猪的肚子划过去,瞬间一道鲜血狂飙,温热的猪血浇满了王灿的脸。

    野猪身上最柔软的地方就是肚皮,只能说,王灿做到快准狠,一下子就重创了这头野猪,但是这还没算完,肚子上的伤口虽然算是重创,但是可不会要了这头野猪的命。

    在王灿刚刚落地的时候,就感觉到身后一股凉气涌上来,他飞速的一个打滚,跑出几米开外,在回头的时候已经发现原本他待着的地方已经被夷为平地,即可粗壮的树木都纷纷倒地。

    “啊!”

    林如月一声大叫,只感觉眼前一黑,手上本就无力,又被这样来了一下,瞬间再也握不住剑柄,被击飞出去。

    “小心。”

    王灿来不及休息,迅速的跑过去,跪在地上就滑了过去,伸手接住从天而降的林如月。

    王灿只感觉手上一阵柔软,就迅速的将接近筋疲力竭的林如月放在地上,而王灿本人则是继续开始对付眼前的野猪。

    不过这一次王灿没有准备用剑,而是拾起了一根粗壮的棍子。

    他练的可是王家秘传的基础功法铁棍功,其中可是蕴含着他现阶段唯一学会的铁棍棍法。

    虽然只是最低级的棍法,但是铁棍棍法对付皮糙肉厚的野猪绝对是一个极好的选择。

    只见王灿挥舞着棍子,调到远处,开始疯魔一般的捶着这头野猪。

    “畜生,我就不信我王灿打不死一头猪,今天要是不杀了你,我王字倒过来写!”

    话音落下,王灿红着眼,手上的长棍挥舞,铁棍棍法应用到了极致,随后就是一棍子,这一棍子直接敲在这野猪的头上,连带着棍子也敲断。

    这一击之下,纵然这野猪皮糙肉厚媲美四重武者,但是也绝对不好受,整头猪仿佛傻了一样,顿时愣在那里。

    王灿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停下来之后,他只感觉手臂震得发麻,并且手掌之上已经考试冒出血气,却是掌上的皮已经被磨掉了一层。

    他第一次经历这样的战斗,王灿可不觉的十分刺激,只觉得很辛苦。

    就在王灿准备上去给这头野猪一剑,补刀的时候,却猛地发现这头野猪的眼近乎燃烧起来,血顺着眼珠子就流出来。

    随之而来的是嘶声的嚎叫,响彻天空。

    下一秒,这只野猪就直直的冲着王灿跑过去,尖尖的獠牙在王灿的眼前乱晃。

    “好畜生,居然还没死。”

    王灿一时没反应过来,眼看就要被撞到,这一撞,最起码也是一个内伤。

    “小心!”

    就在这时,林如月一声娇喝,王灿只看见一柄长剑飞来,瞬间让这野猪吃痛,嚎叫起来,失去了方向,而王灿也趁着这个机会,转身就给了它一件,直接从眼眶没入身体。

    看着野猪轰然倒下的身影,王灿松了一口气,这王字总算不用倒过来写。

    “谢谢......”

    王灿刚回头,去发现林如月也昏昏倒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