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这头野猪,最起码有五十功绩点,但是王灿不在乎这点收入,所谓的功绩点更是不被他放在心上。

    王灿收拾一下,将猪头斩下,装在随身携带的另一个包裹当中,随后一只手从林如月的胳膊下面一把将她抄起来,扛在肩上。

    林如月今年十五岁,因为练武的原因,所以身上赘肉不多,身材保持的很好,体态轻盈,王灿觉得自己一只手都能抓起来。

    但是想到林如月醒来要是发现自己被这样抓着,估计得羞愤而死,所以王灿才将她扛在肩膀上。

    “已经是半夜了,又是在这种荒郊野岭的,必须立马找一个可以安顿的地方。”

    王灿眼珠子一转,就想到一个好地方,那就是这只野猪的巢穴。

    刚才虽然杀死了转头野猪,但是它的余威还在,一时半会不会有别的野兽贸然冲进这片领地。

    所以王灿顺着这野猪身上的恶臭很快就找到了它的洞穴所在,不过王灿并没有选择进去,而是在洞穴的一边,用剑劈开了一个足以容纳数人的地洞。

    这不是王灿脑残,有现成的不用,而是这野猪的洞里面全都是猪粪,根本不能住人。

    就是王灿现在这样,都是用身上携带的驱虫药粉撒了好几遍才勉强闻不见恶臭。

    王灿将林如月和这猪头放在捡来的干草上面,而自己则是却原来草草收拾的战场上去收拾一下野猪的尸体,将它身上能吃的肉挑一些好的出来,算是这几天的粮食。

    ......

    “这破地方,还真是荒凉!”

    在森林的某一处,张帆云满脸戾气的用剑劈开脚下碍事的灌木,将身上的黑色长袍抖一抖。

    “少爷,这是三族试炼,您是我们张家的领头人,您自然必须进来,您看那林家的小姐和王家的少爷不是也进来了嘛,你就坚持一会,这一个星期很快就结束的。”

    身边一个人谄媚的解释道,不过张帆云自己也就是随便说说,所以听闻这话,也就哈哈一笑。

    “对了,还没有找到林如月的踪迹吗?”张帆云靠在一边的树上,突然问道、。

    “还没有,我们的人还在搜寻,而且林家的人对我张家的人很戒备,只要靠近,不是拔刀相向,就是恶语相对,即使我们表示了极大的善意,但是那些林家的人就是不知好歹,疑问三不知。

    所以别说是林家小姐的踪迹了,就是连根毛都问不出来。”

    这人也是苦着脸说道,不是他们的人不努力,而是人家王家和林家的人是针对联合起来,共同对付他们张家了。

    不过这人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于是说道:

    “少爷,虽然没有林家小姐的动向,但是我们却发现了王家人的动静。”

    “什么意思?说说看?”张帆云对于王丰也很关注,于是好奇的问道。

    “是这样的,我们的人在游荡的时候,偶然发现王家的意味嫡系子弟和另一位王家的人交谈,说是王丰和几位长老的后代都去了树林深处的一个地方,听说是有什么好处要去争夺。”

    这人也是半信半疑的说给张帆云,他自己也不相信小树林存在这么久,哪里还有什么机缘,要是有,那些整日游荡的武者早就发现了,还轮得到现在?

    这点张帆远也是知道的,所以他说道:“这不可能吧?这破小树林,存在那么久了,一二重的武者整日在里面晃荡,有什么都应该发现了,而三重以上的武者都不屑来这里玩了,杀一些野猪野鸡什么的,完全就是付出和收获不成正比,也就是无名三大家族的试炼,不追求收获才来这里的,他王丰怎么可能发现什么机缘?”

    “这点我不清楚。”张帆云身边的人老老实实的回道。

    “算了,算了,你这人也是的,一问三不知。”张帆云轻哼一声,他看着前面突然道:“前面好像有人战斗过的痕迹,我过去看看,你们几个自己随便玩玩吧,等到发现林如月的踪迹再联系我。”

    张帆云淡淡道,也不等剩下的人反驳,就自己离开了。

    不过这几位张家的人也不是特别在意,张帆云是凡人四重的修为,即使打不过,在这外围当中还是能随时跑掉的。

    张帆云带着随身长剑,脚下匆匆,飞快的跑过去。

    他走到满目疮痍的战场,脸上浮现出古怪的笑容。

    “这里倒是奇特,看起来似乎是林家的剑法,而且......”

    张帆云快步上前,走到一个角落,那里有一块青色的布片留在地上,张帆远悄悄捏起来,放在鼻尖一闻,脸上露出陶醉的笑容。

    “嘿嘿,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居然在这里发现林如月的踪迹,还真是天助我也。”

    张帆云只是一瞬间就判断出这个布片的主人就是林如月,这几天,张帆云可是对林如月朝思夜想,不停的搜刮这林如月的信息,这种的水粉也只有林如月才用得起。

    张帆云面色笑容逐渐收起。

    他喃喃自语道:“王丰啊王丰,你不是很嚣张嘛,你不是能随便教训我吗?你不是还想着消灭我张家吗?那我倒是要看看,等以后你发现你王家的继承人是我张家的种,我倒要看看你当时是什么表情!”

    张帆云脸上的恶毒一闪而逝,但是正在兴头上的他却没发现,一边的角落,一双眼睛却时时刻刻的盯着他。

    等到张帆云顺着痕迹摸向远处的时候,王灿才露了一个头,怪医道:“这张帆云还真是的,就是不死心,我王家的人你也想打主意,真是不知死活,但是......”

    王灿想到张帆云随身携带的药瓶,嘿嘿一笑,他可不相信张帆云带的全都是疗伤药,作为多年老中医(神棍),他可是从那一丝泄露出来的气味当中闻到了一种奇怪的异香。

    大概就是传闻当中,只有男女之事才能解毒的药物。

    “这张帆云也是恶毒,不但想要玩弄林如月给王丰戴上绿帽子,还要让人家女人自己动。只可惜碰上了我。”

    王灿自然不会让张帆云的计谋得逞,准确的说是不会让张帆云的计谋全部得逞,他现在可还要一点时间解决这野猪的尸体,准备回去做饭,难免会耽误一点时间,造成的一些可以挽救的后果还是在王灿承受范围之内的。

    这个过程很快,匆匆的将几块血肉处理完毕,仿佛包裹当中,赶回山洞,里面已然亮起了火光。

    因为路上可以磨蹭,所以耽搁了一会,等到到了洞口的时候,却只听见张帆云猖狂的笑声。

    “哈哈哈,林如月啊,林如月,你还真是花容月貌,不过我张帆云也不差,让你做我的新娘也不算委屈你,只是这洞房简陋,诸事从简,还是不要怪罪我的好。”

    张帆云脸上浮浮现阴毒的笑容,随即将一粒补充体力的丹药捏在手上,随即拖住林如月的臻首,捏开她的嘴唇,将丹药送入她的口中。

    等了约莫片刻,只看见林如月发出一声轻哼,随即张帆云面露喜色,将手上的半瓶液体直接趁着林如月意识还没有恢复,灌入她的口中。

    “唔......等等......你是谁?”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