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林如月娇哼的同时,王灿和张帆云同时在心中暗喜,这事情成了!

    “哈哈,如月不必紧张,我是张帆云!”

    张帆云倒是表现的颇有君子之风,微微后退两步,给林如月一点思考的时间,而林如月也很快回忆起自己的事情。

    她看了看四周,却发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颗猪头,却不见其他人的踪迹,心中便有了一点想法。

    “原来是你,张帆云!”林如月漫不经心的做起来,眼神不屑的看着张帆云,冷笑道:“我倒想问问你是怎么出现在我的地方,还轻薄于我!”

    林如月讥讽的眼神让张帆云心中暗恨,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而是在心中暗自发狠。

    ‘女人,现在先容你猖狂一会,待会有的是时间让你哭!’

    不过面上张帆云却是一副伪善的模样,苦着脸,一副委屈的模样,开口道:“如月,你这可就是冤枉我了,我可是好心好意的给你喂丹药,让你补充体力,你不感激我也就罢了,却没想到你还冤枉我,这真是......”

    对于张帆云的话林如月只相信了一般,她却是感觉自己的体内有一股药力在不断的补充身体的亏空,但是那绝对不是自己醒来的时候感受到的液体。

    所以林如月很聪明的猜到了张帆云隐瞒了一部分。

    不过她并没有挑破,而是露出一个笑容,道:“原来是这样啊,张帆云,这次还真是多谢你,要不是你,我要昏迷一整天,说不准还会遇到危险。”

    看着林如月露出来的笑容,泣人心脾,让张帆云的心中一软,难得的露出怜香惜玉的模样,他怜惜道:“林妹妹,你这孤单一人的行走在这里终究不是一回事,不如你我两人一同携手并进如何。”

    听了张帆云的话,林如月冰雪聪明,又怎么不知道张帆云心中打着的鬼主意,她迟疑一点道:“这恐怕不好,我和王家的王丰已经定亲,要是被别人发现我和你在一起,对我们林家的名声有损,而且会让你们张家讨不得好,你还是快点离开,不要被别人发现了。”

    对于林如月这话,张帆云收敛的笑容,他怎么可能听林如月的话就这么离开?

    那不是傻吗?

    他做了那么多,不就是为了几分钟之后的事情,而且估摸着时间,张帆云发现时间也差不多了,所以也懒得隐藏自己,他直接道:“林如月,我也不和你玩捉迷藏的游戏,直接开门见山了。”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林如月勉强一笑,身体后退一两步,手时刻放在身边的剑柄上。

    “不必紧张,我不会对你用强的。”张帆云冷笑道,他说道:“林小姐,我知道你和王丰的亲事,但是这种婚事你真的满意?”

    林如月沉默。

    而张帆云继续道:“王丰虽然不错,但是他终究是王家是少爷,而且还要去云灵宗修炼,你嫁过去之后独守空房不说,还要面对那王家的各种刁难,甚至你都能想到你自己将成为他们王家对付你们林家的尖刀,这样的婚姻你能忍受?”

    “那你又想说什么?”林如月对于这婚事自然是不爽,也曾经想过报复的事情,但是随着时间过去,也平息了一点。

    不过今天被张帆云这么一挑唆,心中自然也想起了自己在林家的时候面对的那些长老和自己父亲所谓的虚伪的面孔,还有王丰那副半死不活的冷脸,看着她的时候连一丝感情都没有。

    尤其是后者,林如月见到王丰的时候,却发现对方根本就不在乎她,让她原本升起的对王丰的一丝好感也被掐灭。

    ‘你对我冷脸相待,又怎么让我对你一心一意!’

    林如月内心苦闷,同时一种疯狂的念头升起,报复!

    报复王丰,报复林家!

    “如月,我是真的喜欢你,你要知道我们两人从小就认识,我和你之间也算是知根知底,虽然我私下有点放浪,但是那些都是逢场作戏,我还是喜欢你的,若不是他王家横插一扛,以我们张家和你们林家的关系,你我二人有很大的机会结成夫妻。”

    林如月没有答话,但是心中却是点点头。

    张帆云说的不错,以往王家强势的时候,都是林家和张家抱团取暖,曾经的林家就迎娶过张家的嫡女,而张家也迎娶过林家的嫡女。

    双方之间的关系倒是比和王家亲近。

    “你的意思是什么?”林如月问道。

    “很简单,做我的女人?”张帆云淡然道。

    “做你的女人?”

    “没错,成为我的女人,等你嫁给那王丰之后,你的孩子可是我们张家的种,到时候,那王家可就稀里糊涂的让我们的孩子成为王家的家主,这是一件多么有意义的事情!你说是不是......”

    林如月怎么可能一下子就接受,但是她却突然感觉身子一软,随后一种燥热传来,而张帆云脸上却是露出诡异的笑容。

    “哈哈,如月,你会成为我的女人,我会让那王丰成为傻瓜,帮我养孩子!”

    “你下药!”林如月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没错,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不但要让你成为我的女人,我还不能让你稀里糊涂的就交代自己,我要让你自己清晰的看着你背叛了王丰,我想你自己也想报复王家吧!我们两可算得上是情投意合了!”

    张帆云大笑一声,随即给自己抿了一点那种药,那种药不但有催~情的作用而且对修为方面也很有功效,张帆云自觉地事情全都在他的掌握之中自然嘚瑟。

    不过他的量很小,药效不大。

    “哈哈,如月等我!”

    张帆云话音刚刚落下,就发现门外一个讥笑的人影出来。

    “没想到居然看见了这么一出,张家少爷倒是好手段,真所谓百密一疏,你的计谋已经被我王灿全部发现了,我可是丰少爷的朋友,深得家主的厚爱,怎么能够让你的阴谋得逞!”

    王灿就站在这里,看着张帆云,他原本是打算偷袭的,但是却发现张帆云自己作死,将药喝了那么多,所以也懒得隐藏自己。

    “你......你......怎么在这里。”

    张帆云装作惊恐的模样,但是却在后退几步之后,猛的冲上前去,狞笑道:

    “蠢货,居然敢光明正大的站出来,还不受死!”

    虎威拳!

    又是这一招,但是一王灿现在的实力,可没有王丰的能力,能够轻飘飘的将张帆云击退,不过王丰自然有自己的手段。

    气运勾连。

    借用王丰的蛟龙气运,将一切不可能化作可能!

    一瞬间,王灿动了,将手上的长剑当做棍法,帖棍棍法在王灿的手上虎虎生风,将张帆云的虎威拳挡在外面。

    “好小子,居然还真有几分本事!”张帆云久攻不下,讥讽道。

    “哈哈,若是没有几分本事,我有怎么敢跳出来。”王灿只感觉自己现在灵台清明,对于一切看得都很清晰,而且能够感觉到自己的一招一式都是充满了最合理的方式。

    他觉得自己哪怕是闭着眼都随手挥舞,都能挡住张帆云的进攻。

    没错,运气就是这么好!

    ‘果然,蛟龙气运,每一次享受都是这样的舒服,仿佛有天相助。’

    不过王灿的终究不是真正的蛟龙,而且借用的气运也只有百分之五十几的功效。

    “去死吧!”

    张帆云在最后,阴毒的看着王灿,随后抽出长剑,猛的刺伤王灿的腿部,不过王灿也不是吃素的,他最后的反击也狠狠的将张帆云的胸口打的凹下去,最起码断掉两根肋骨。

    “啊!”王灿和张帆云同时惨叫一声,飞倒在地。

    不过张帆云是真的惨,虽然他是四重,但是也是刚刚稳定下来,而王灿不但是三重巅峰,更加上主角气运,刚才的那一下,更是如有神助,打出了翻倍的伤害,直接就将张帆云打成半生不惨。

    王灿本人也只是腿部的皮外伤,根本不是事,修养几天就好。

    但是他却故意惨叫一声,因为他需要这样做。

    “快,快杀了他,如月,快趁着现在杀了这个王家的人,否则他离开会举报我们的事情!”

    张帆云倒在地上痛苦的看着林如月,狠狠道。

    “如月小姐,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王灿是王家的人,自然希望王家好,而且我更是丰少爷的亲信,我不会背叛丰少爷,您是丰少爷的妻子,我王灿就是舍了这条命也会保护你的,你万万不可轻信这张家的狼子野心之辈!”

    王灿也急忙道。

    “什么情况你都会站在我这边!”

    “自然是!”王灿问心无愧!

    “如月,你别忘了你身上的毒,还有你和我商量的事情,难不成你真想让这样一个卑劣的奴仆和你做那好事!”

    张帆云脸色狂变,焦急道。

    王灿没有说话,只是淡然的看着林如月,给她一个坚定的眼神,但是心中,那蛟龙之气却是在死命的拖拽着林如月头上那朵汇聚成凤鸟的气运虚影。

    “我......”林如月面上轻笑,却有着一种诡异。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