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如月是纠结,但是这个过程并没有持续很久。

    她看着张帆云,露出一个娇俏的微笑。

    张帆云这一刹那仿佛痴迷了一样,呆呆的看着此刻的林如月,而王灿也是心中一沉,略微的有些紧张起来。

    林如月笑颜如花。

    “如月,我就知道你会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张帆云和我们张家绝对不会亏待你的,等到我们的孩子成为王家的家主,那么就是我们关系公开的时候,到时候,你就是我张帆云明媒正娶的夫人,你将是整个双龙镇最尊贵的女人。”

    张帆云挪动着身体,得意的笑了两声,向着林如月的方向挪动。

    黑色的衣服包裹着的身体在地上爬行的场景倒是和蠕虫有的一比。

    而且,张帆云边走边说:“如月,快点,扶我起来,让我靠在墙边,我的口袋里还有几粒疗伤的丹药,虽然都是不入品的,但是也能让我好上大半。”

    兴奋的张帆云并没有发现林如月眼神当中的轻蔑,兴高采烈的诉说着自己的计划:“如月,你快点趁着现在,那小子重伤,将他杀了,他是唯一一个知道我们计划的人,不将他杀死,我们之间就有可能暴露,我们两个都要面对王家的怒火。”

    “可是......”林如月嘴角上翘,故作迟疑,而张帆云只是当做林如月这是妇人之仁,心中不屑,但是身受重伤的他此刻也不敢冒险去和王灿再一次对决,所以只能依靠林如月。

    “如月,现在不是仁慈的时候,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将王灿这小子杀了之后,还要抓紧时间找个没人的地方埋了,免得被别人发现。”

    张帆云急切的看着林如月,但是当他盯着林如月的时候,却开始慢慢的察觉气氛有一点不对劲,林如月并不是他想象当中的模样,而是冷冷的看着他张帆云。

    这......

    张帆云心中暗叫一声不好,就想要向后逃去。

    但是此刻的林如月可是全盛时期,怎么能够让张帆云跑了,要知道张帆云可是张家是少主,虽然现在只是一个人,但是谁知道让他走了之后,会有说明变数,现在王灿手上,而林如月的状态也并不是很好。

    “不......不......你不能杀我,林如月,我是张家的少主,你杀了我你会后悔的,而且你真的想让你的身体被这个肮脏的下贱货玷污?你这个蠢女人,我可是高贵的张家少爷,而他只是个奴仆,你这个不知自爱的女人。”

    张帆云此刻心中方寸大乱,完全没有了丝毫的风度可言,他惊恐的看着逐渐靠近的林如月,手中颤颤巍巍的拿起自己的长剑。

    “你......你别过来,否则我不客气!”

    张帆云只是装模作样,这种程度的威胁根本就是连三岁小孩都看不起。

    林如月轻哼一声,上前两步,右手抬起,飞快的在张帆云的后脑勺那么一劈,巨大的冲击,瞬间就让张帆云受伤昏迷。

    “为什么不杀了他?”王灿故作沉稳的看着林如月,而后者只是轻笑一声道:“杀了他?你倒是想的美,杀了他对我有什么好处?对我们林家有什么好处?到最后只是白白便宜你们王家罢了。

    倒是没想到你居然对王家这么忠心,都这种时候还惦记着王家。”

    虽然这是林如月的嘲讽,但是王灿没有丝毫的愧色,反而义正言辞道:“我王灿是王家的人,深受王家的恩泽,家主对我恩重如山,丰少爷也是对我礼遇有加,我自然全心为王家的繁荣添砖加瓦。”

    王灿说这话的时候目光很清澈,他说的都是真实的,王翻海和王丰对他却是不错,而王家对他的前身也是很厚道,所以王灿说为王家繁荣做贡献,这点他也没说谎,但是王灿从头到尾没有提到一句,自己是为了王翻海和王丰。

    王灿可不是大公无私的人,他知道王翻海和王丰不过是利用他,怎么可能真的如同忠犬一样的效忠?

    但是林如月不知道,这个女人很有深意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即大笑起来。

    “很好,我发现这样越来越有趣了。”

    “什么意思?”王灿装傻充愣。

    “什么意思?”林如月面露饥色:“你刚才不是听见了嘛?那张帆云可是给我下了毒药,如果我没猜错,那应该是阴阳合欢散,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

    “什么!?”

    王灿勃然大怒!

    “这怎么可以,太卑鄙,枉他还是张家的少爷,居然这么下作,如月小姐,你等着我,我现在就发信号,让丰少爷赶来!”

    王灿急急忙忙的将手中王丰交给他的信号拿出来,就要发射,但是林如月却是冷笑一声,随即绣脚轻抬,在王灿还愣神的时候,就将这烟火信号踢出老远,甚至直接火药散乱的报废。

    王灿顿时“惊骇万分”,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林如月,喃喃道:“如月小姐......您......您这是......”

    林如月很满意王灿这幅模样,他上前捏了捏王灿的脸庞,脸上露出的笑容越发灿烂,更带着少女的娇憨。

    “是不是很疑惑我为什么这么做?”

    王灿点点头。

    而林如月则是继续道,但是她此刻的脸上已经没有了上一句话的娇憨和灿烂,而是带上了愤怒和恨意!

    “我为什么要让王丰过来,他那么高傲,那么不可一世,那么看不起我,那我为什么要他过来!”

    “我林如月虽然被迫和他联姻,但是若是他好言相待,我未尝不可全心全意的做他王丰的夫人,但是当我舔着脸去王家的时候,他是怎么对我的?”

    林如月已经开始失去理智,她的眼眶开始流着泪:

    “他只是轻轻的看了我一眼,轻轻的‘哦’了一声,那种眼神仿佛就是在看一头母猪,一头配种的母猪!”

    “我林如月虽然下贱,但是也没有到被他这样轻视还眼巴巴的送上门地步!”

    王灿全程沉默,这件事他虽然没有亲身参与,但是事后也曾经听说了,其实这件事说不准还真有点误会,要知道那时候,王丰可是刚刚经历了红蝶的“背叛”,内心心若死灰,虽然同意了联姻,但是一个男人怎么可能那么快的就对另一个陌不相识的女人热情相待?

    若是林如月迟去几天,说不准还有另一番际遇。

    “怎么,是不是没话说了,不过这样才对!”

    林如月亲切的摸了摸王灿的头发,眼神开始恍惚,带着一种特殊的迷离。

    而王灿则是感觉嘴唇开始发干,他挤出一丝笑容:“那......那你......”

    “你已经猜到了,你已经猜到了不是?那么有何必这么做作?”林如月秀气的脸上露出“单纯”的笑容,羞羞怯怯。

    “不可以,这样不可以,我王灿不能对不起丰少爷!”

    王灿挣扎起来,但是却被林如月的手狠狠的压住,根本来不及反抗。

    “你又何必拒接?我要的就是这样啊!你和我在一起,你和我生孩子,待我将来嫁给王丰,那你和我的孩子就是那王家的家主,而你可就会获得无上的荣耀,那王丰若是知道实情,必将羞愤自尽。”

    林如月轻柔的话一点一点的流入王灿的耳中。

    这个女人!

    虽然很早就知道林如月的心思,当时王灿还是心中倒吸一口凉气,女人的报复实在是太厉害了,完全就是不计后果。

    “别反抗,我就是要让你们王家天翻地覆,我就是要让你和王丰反目成仇,这才是我的目的!”

    “我......”王灿想说话,但是被林如月捏出了嘴唇,只能呜咽。

    而林如月则是轻轻一笑。

    “我难道不美吗?”

    ......

    夜很冷!也很热!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