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山丘就是原本就是那头倒霉的野猪的地盘,翻过去之后,就是一个十分陡峭的山坡,不,应该说是山沟,在山丘的另一面,还有一个更加陡峭的山坡。

    王灿带着林如月走到这里,这山丘很给力,荒郊野岭的,王灿很少找到的石头,在这里应有尽有,而且是一大块一大块的,很多都是很方便滚下去的球形石头,甚至连位置都是放置好的,有些只要踢一脚就能踹下去分外方便。

    “这地方......”林如月秀眉微蹙,总感觉这里有人工刻意的痕迹,她疑惑的看着王灿,心中泛着嘀咕。

    而王灿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这里会这么奇怪,但是想到这里虽然是双龙镇偏冷门的冒险地,但是还是有人会来的。

    所以他便道:“这里地势不错,居高临下,想来曾经也有不少人在这里埋伏那些蠢笨的野兽,直接一大堆的石头滚下去,运气再差,想来也会有不少倒霉的惨死当场,我们这就是占了便宜,捡了别人现成的东西。”

    林如月见王灿分析的头头是道,也点点头。

    王灿继续道:“你在这里等着,我去那边,让王丰向这边过来。”

    说完,也不待林如月回话,王灿转身便返回,脚步轻轻,飞掠而过。

    而等到王灿看见王丰的时候,王丰的身上已经又添了两处伤势,这些都是被那野猪王践踏的石块击中的。

    “丰少爷这边!”

    一个声音幽幽的传入王丰的耳中,这让筋疲力竭的王丰心中一阵雀跃,重新焕发出生机,根本就没多想,就顺着声音的方向走去。

    “穿过那座山谷!”

    王灿的声音再一次传过去,随即王灿自己立刻反身,向回走,而王丰则带着野猪王顺着山沟一路飞奔,游蛇步在王丰的脚下被运转到了极致,甚至真的只有道道残影留下。

    砰砰砰~

    一路飞奔,野猪王根本就无所顾忌,直接冲锋,比和王灿对垒的那头倒霉的野猪都要跑的嗨,一颗数十年的粗壮树木,压根就没能留下任何的伤势,连稍微停顿一下都做不到。

    一分钟之后,王丰已经快要穿越这山谷,但是仍旧没有看见任何机会,他心中焦急。

    ‘那声音莫不是框我?’

    微微泛冷,王丰眼中杀意盎然。

    但是就在他思索的时候,只听见后方巨大的轰鸣,无数的石头一个接着一个从山上滚下,甚至有一个超大的石块直接砸在野猪王的身上,直接将飞奔的野猪砸翻车,一头栽倒在地上。

    随即更多的石块滑落,将这野猪身上覆盖。

    王灿在远处看着这情形,他的内心毫无波动,而且头脑一直保持清醒,他知道自己这点手段不可能伤了那个野猪王,随意只是一愣神,就迅速的飞奔下去,从自己的包裹中拿出自己脱下的白色长袍,顺手甩给王丰,大声喊道:

    “丰少爷,快拿着,换上长袍。”

    王丰看见是王灿,没有任何怀疑,一个转身的功夫,已经将身上的旧长袍换掉,穿上了王灿的衣服,而随后,王灿更是从身上拿出驱虫药剂,在王丰的身上喷了喷。

    轰轰~

    后面小山一样的石头开始异动。

    王灿和王丰两人对视一眼,点点头,迅速的撤离。

    .......

    入夜,森林当中的一座空地上,一朵篝火升起,三人围着篝火而坐。

    王丰此刻已经没有了狼狈模样,又是一副儒雅淡然的公子哥风度,他看着林如月和王灿,笑道:“真是没想到这次我居然遇上了这么大的麻烦,还是多亏了你们两人,否则我可就真的危险了。”

    王丰感激的看两人一眼,继续道:“王灿,我却是没想到只是两天没见,你居然已经是四重境界了,比起我也只是一步之遥,这一次你救了我,我无以为报,正好将这次得到的东西交给你,也算是报答。”

    王丰此刻看着两人,根本就不怀疑两个人之间会有什么奸情,因为王灿本就是他派过去保护林如月的,两人在一起倒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而且,王丰经过这件事,对于这个一直冷着脸的少女倒是有了丝丝好感,面冷心热,这就是王丰对林如月的评价。

    ‘我这未婚妻,虽然一直对我没有好脸色,但是据王灿所言,她对我还是很关系的,甚至此次还是她和王灿一起帮忙,才能阻拦住那畜生。’

    王丰的念头,其他两人并不知道,王灿还愣着呢,不知道王丰会掏出什么东西。

    他道:“丰少爷,你这就有些过了,看见你有危险,我自然会出手,毕竟您和家主对我不薄,我若是袖手旁观,我还是人嘛!”

    王灿努力的维持自己脸上的真诚,倒是让王丰颇为感动。

    “哼,你这帮忙可是真全套的。”林如月小声的嘀咕一句,语气当中的嘲讽满满。

    王丰不明就里,只以为是王灿从头帮到尾,但是王灿知道,林如月话中的意思,无非是瞧不起他明明都叛变了,还装模作样的样子。

    可是这能怎么办,王灿也没办法,而且他是被“逼”的。

    所以对林如月的话,他只是装作没听见。

    而王丰也摇摇头,不理会林如月小女人的嫉妒之言。

    他从怀中拿出一个牛皮封面的书籍,开口道:“这就是我此次去搜寻的东西,是一位曾经陨落的前辈藏在这小树林的,我偶然在县城从他后人的口中得知。”

    “那这里是?”王灿隐隐了一些猜测,但是不确定。

    “没错,这就是功法,是《少阳功》,传说当中极其强横的某一门神功的基础功法,却是正好适合我们这等境界修行。”王丰微笑的点点头:“这门功法我们王家也有,但是一直是残篇,修行起来多有约束,这一次偶然得到这门功法的全部,凡人境界当中再也没有丝毫障碍。”

    顿了顿,王丰继续道:“曾经我王家就是得到这门功法的一点皮毛才崛起的,我王家的铁棍功就是从这当中演化而来,而我突破到四重之后,就是修行的残篇,不过这门功法不全,所以修行起来困难重重,要是这一次没有得到它,那么我估计到了云灵宗就要改换功法了。”

    王丰一直带着笑容,显然这一点让他很高兴。

    “可是这太珍贵了,家主若是知道.......”王灿摇摇头,虽然眼馋这功法,但是他不可能直接就接受,而是选择先拒绝,若是王丰真心想给,那么王灿自然会得到。

    果然,王丰道:“不必多言,这是功法,又不是什么资源丹药之类的一次性物品,你本就是我王家之人,有正好突破四重,正是打基础的时候,修炼这门功法刚刚好!”

    “没错,既然给你了,你就拿着呗,装模作样,哼!”

    林如月对于这种隐秘显然很清楚,不屑道,很瞧不起王灿的样子,这让王灿的心中恨得牙痒痒,有一种压抑不出的冲动。

    “没错,这功法也就是在我们这里珍贵,毕竟只是基础功法,圣朝各大郡当中都有,想要就能买到,只是价格很高,不是我们这样的小家族能够承受的。”

    王丰也也摇头,笑看着两人,心中满意无比,浑然不知绿色的树叶飘落在他的头上,最后还是王灿将它捡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