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娇娇双目之中迸出一道喜色,微微开启的双唇惊讶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影,一种说不出的悸动从心底传来。

    而张帆云则是愣住了,随即他开始慢慢的笑了出来,但是每一个笑容都是阴森无比,他对于面前的人简直恨到了极点,现在突然看见他大大咧咧的跳出来,简直就是喜从心生。

    “王灿,好胆色,居然还敢出现在我张帆云的眼前,莫不是认为我张帆云拿捏不住你不成!”

    一声低吼,瞬间张家的人围住刚刚落在地上的王灿。

    铿锵!

    铿锵!

    金铁齐鸣,一阵长剑出鞘的声音。

    “现在......我让你插翅难飞!”

    张帆云一字一句,每一个字的背后都带着深深的恼怒。

    “王家的小哥,你快走,这是张帆云,他不是你能对付,你快走,将这里的事情转告王丰少爷。”

    林娇娇惊呼一声,虽然对王灿颇多好感,但是此情此景之下,林娇娇她不认为王灿能够击败张帆云,全身而退,在她看来,若是发现之后立刻通知王家的人并且将王丰带来,方可解围,这样冒冒失失的冲出来,简直就是愚蠢。

    林娇娇心中气闷,没好气的瞥了一眼王灿,银牙轻咬:

    “真是笨蛋,现在不但救不了我们,还把自己搭上。”

    林娇娇这边的闷气王灿自然不知道,他只是觉得眼前的少女不错,英气勃发,有几分巾帼须眉的模样,而且听到她刚才的好言,心中也有不少好感。

    他道:“姑娘放心,今天有我在,这张帆云翻不起什么浪!”

    “好大的口气!”王灿这话瞬间膈应到了张帆云,他气急攻心,指着王灿怒道:“小子,你莫非以为你真的是我的对手?上一次只不过是意外,这一次你莫想有上次的好运,而且今天我不但要光明正大的击败你,还要让你成为一具尸体,在这树林之中成为野兽的口粮!”

    话不投机半句多,王灿和张帆云唇枪舌剑之外,张家的子弟没动,远远的王丰和林如月也是看着场中。

    “这张家的人还真是可恶,狗改不了吃屎!”林如月脸上闪过一丝羞怒,很显然想到了张帆云先前的行径,要不是王丰压着,估计林如月早就冲上去了。

    “不急,有王灿在,那张帆云未必能讨巧,等到张家的人出手,我们在出手不迟。”王丰伸手抓住林如月纤细的手腕,摇摇头道。

    而林如月莫名的眨了眨眼,然后就不着痕迹的收回手,点点头。

    ......

    “去死吧!”

    张帆云爆喝一声,气势勃发,瞬间将四重武者的力量展现到了极致,双拳之上隐隐有兽形峥嵘。

    “黑虎掏心!”

    一拳涌出,顿时让周围人纷纷心惊胆颤。

    “不愧是少爷,这虎威拳只是在四重的境界就堪比诸多六重武者,简直恐怖。”

    “这一拳下去,我看那小子可能会死!”

    “不知死活!居然敢挑衅我们张家,让他这么痛快的死都是便宜他了。”

    ......

    不管张家的人怎么吹捧,王灿只是站在原地,等到张帆云靠近的时候,顿时长剑出鞘,体内诞生的少阳内息攒动,一股股热浪从体内溢散,一股灼热蔓延剑身。

    一剑刺出,没有任何停留,却是王灿要和这张帆云硬碰硬。

    而远远飞奔过来的张帆云则是面色一沉,顿时吼道:“你这混蛋,居然已经步入四重。”

    张帆云的话顿时起了作用,不但是张家的人脸色阴沉,林家的人也是吃惊不小,只有林娇娇,美目一转,看着王灿的目光越发神采。

    “不过你以为你成为四重,就能和我硬钢,简直太天真了,我会告诉你,尊敬前辈是最起码的礼貌!”

    砰!

    两人相碰,顿时惊起一地的灰尘。

    喝!

    喝!

    两声大叫,让外面围观的人心中惊疑不已,这两人都是四重武者,现在可是胜负难料。

    “定然是少爷获胜,少爷步入四重多时,怎么可能是他一个好运的小子能够比拟的。”

    张家的人闻言纷纷附和,而林家的人则是眼神闪烁,有一种见势不妙就准备撤退的冲动,唯有林娇娇眼神当中带着担忧,如不是顾忌这张家的人,她定然上去探个究竟。

    就在这时,一道笑声升起,是王灿的:

    “哈哈,张帆云,你这个傻子,居然拿拳头和我的长剑硬碰硬,你以为你是谁?难道你天真的以为自己的骨头能够比的上精钢?”

    “混蛋,看我拿长剑教训你。”

    似乎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行为很蠢,张帆云羞怒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后迅速的从身边一个张家的人手中抽出一把长剑,舞起来顿时虎虎生威。

    剑光闪烁,两人具是四重武者,体内演化内息,使用剑招的威力有内息加成,比起三重来说简直就是碾压之势。

    两人之间你来我往,四周的树木不知道被坎翻了多少的枝干。

    林娇娇的眼神当中异彩涟涟,她一开始只以为这少年和自己相差不多,见他英姿不俗,有几分正义感,心中有了点点悸动,但是到了现在,看见这少年居然是四重武者天赋过人,而且为人正派,不似张帆云,满脸阴冷。

    她的心中已被这份英雄救美给占满,一丝羞红攀上眉俏,只是另一种忧愁却由此诞生。

    乒乒乓乓!

    “王灿,我承认你不错,我先前却是小看你了,但是你还是太狂妄了,居然敢自大到挑衅我,看来我以往表露出来的已经让你失去了警惕。”

    张帆云站在树枝之上,手中剑势一变。

    王灿皱眉,他对于张家还真是不了解,不知道张家有什么特殊的剑招,他唯一知道的虎威拳还是原本王丰和张帆云对阵的时候看见的。

    而林娇娇则不同,她在林家之中有些身份,看到这场景在联想到四周张家之人的眼神,顿时惊道:

    “小心,这是张家的秘传的功法,夺命七剑。”

    “什么?”王灿虽然没听说过这张家的秘传,但是前世之中武侠小说的夺命十三剑可是大名鼎鼎,莫不是这也差不多?

    王灿不敢大意,小心谨慎的看着张帆云,同时悄无声息的将自己的长剑换成木棍。

    毕竟他只会铁棍棍法,这剑法......呵呵,尴尬,他还真是瞎耍的。

    “哈哈,王灿,放弃吧,虽然这夺命七剑我只会第一剑,但是取走你的小命简直轻而易举。”

    剑身幽光一闪,森森的铁色寒光让王灿心中警笛长鸣,他感觉自己到了一个危机的关头。

    “去死吧!”

    “小心啊!”

    刷!

    张帆云很厉害,但是不得不说他运气太差,这夺命七剑可是凡人顶级功法,他一个连七重都没有的人顶多发挥两三分的威力,对付其他人或许绰绰有余,但是对付王灿......还差了一点。

    要知道王灿可是王家当中仅有的几个将铁棍棍法练得炉火纯青的人,而且这铁棍棍法和《少阳功》更加般配,炙热之意加上刚猛的路子,顿时让棍影重重,得意忘形的张帆云一棍子敲的下盘不稳,虽然这棍子断了,但是张帆云的剑招已破。

    “混蛋!这怎么可能!”

    张帆云惨叫,但是王灿可不会放过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将断的半截棍子甩手扔出,拿出长剑就要上前。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