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你天资横溢,没有成长起来终究只是一个蝼蚁,我要拍死你,只是一巴掌的事情!”

    轰!

    没有丝毫的犹豫,更没有丝毫的防备,林远洋就这么一掌拍出,目标直指王灿。

    ‘果然......不要脸!’

    王灿内心鄙视,但是却很佩服林远洋这样的做派,这才是真正的武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那些伟光正的武者只存在在传说当中。

    不过惺惺相惜归惺惺相惜,这架还是要打的。

    所以打架要紧。

    王灿眼神一眯,看着林远洋狰狞的冲过来,伴随而来的还拥有林娇娇愤怒的声音。

    “林远洋,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卑鄙。”

    “王灿,小心。”

    不用林娇娇提醒,王灿也知道小心,不过林远洋这一手并不是什么武技,而是很简单的一巴掌。

    林家擅长的是剑法,张家擅长的才是拳拳到肉的拼搏,所以林远洋这一掌看似威势巨大,但是只不过是四重武者的力量强行带起来的,抛开外表看本质,这一巴掌终究是一巴掌,和普通的小孩子打架出手并没有任何区别。

    “哈哈,林远洋,我可没有喝什么酒,你这一下就想击中我,不是太天真了?”

    王灿大笑一声,属于少阳功的内息全面展开,一股炙热之意散发出去,让王灿仅存的酒气消散一空,他面色沉稳的凝视着林远洋,大喝一声,右手探出,以拳挡掌。

    拳掌交加,谁也不能寸进。

    但是这样憋屈的是林远洋,他是主动的一方,更是偷袭的一方,到头来却寸功未立。

    这种感觉有点憋屈。

    ‘这小子好强的力量,如此匆忙之间聚集的气力居然挡住了我含怒出手的一招,简直不可思议。

    不行,不能留下这小子,得找个机会废掉他,否则以他的天赋,迟早超越我,到时候我命休已!’

    林远洋只是一瞬间就有了决断,眼神当中杀意蓬勃。

    这一点变化瞬间就被王灿看在眼中,作为林远洋对面的人,他敢保证自己绝对没有看错。

    ‘他想杀我?’

    王灿很确定这一点,既然对面的人已经有了杀心,王灿又不是什么老好人,自然心中泛冷,正所谓来而不往非礼也。

    王灿猛的一退,让林远洋一下子失去重心,瞬间前移,不过林远洋终究是四重顶峰的武者,而且比起王灿要年长很多,经验和实力都足够,所以一瞬间就稳住身体。

    “很不错,居然能够当下我,你已经足够自傲了,但是接下来,你恐怕要含恨而终了。”

    “因为......我认真了!”

    铿锵!

    林远洋随身携带的长剑瞬间出鞘,一道寒光闪烁,森森的凉意渗人,配合林远洋残忍的目光,王灿面色凝重。

    他想不到居然在今天碰上这么一个二愣子,二话不说就开打还不算,还准备开杀。

    ‘果然,这林远洋估计是单身二十年,好不容易等到看中的人长大,正等着采撷,却不料碰上了优秀的我,让他二十年空欢喜一场,愤恨之下理智尽失!’

    王灿心中幽幽一叹,怜悯的看了林远洋一眼,这让本就愤怒的林远洋莫名其妙,但是却更是火上浇油一般,这让林远洋又怒又气。

    ‘该死的,你眼中的怜悯是什么意思?’

    林远洋心中悲愤,含怒出手,根本不留情面,上来就是林家剑法的一大杀招——斜风细雨。

    这一招本就是林家剑法当中最奇妙的一招,斜风细雨一相逢,偏叫人无处可躲。

    就如同王灿面对的一样,放眼望去,全都是剑光,绵绵不绝,好似细雨绵绵,明明是一点点,但是却给人一种滔滔不绝的朦胧感。

    危险!

    王灿心中警笛长鸣,瞬间一个侧身,险之又险的躲过了林远洋这突如其来的杀招。

    这就是斜风细雨,危险永远隐藏在这看似温和之中,在朦胧你的视线,麻痹你的听觉的时候,让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的危险来自何方。

    “林远洋,你这混蛋,居然用这一招,他可是王家的嫡系子弟,你要是杀了他,你也活不成。”

    林娇娇愤怒的喊道,而且她不单单喊了,还拿起自己的长剑,准备袭击林远洋,破了他的剑招,但是三重和四重的差距太大,更何况一个初入三重,一个已经是四重巅峰?

    所以林远洋只是微微一个侧身,然后顺手一敲,就让林娇娇失去大部分的战斗力,软绵绵的靠在柱子上,只能焦急的看着场中的战斗。

    “娇娇,你不必担心,他林远洋还杀不了我!”王灿冷声道,同时开始思索脱身的办法。

    “王灿,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我可不会手下留情,若是你扛不住,死在我的剑招之下,那也是你命不好。”林远洋的声音传来,带着一点得意的猖狂。

    仿佛吃定王灿了一般。

    但是事实上王灿现在虽然情况危急,但是若是说危急生命还是过了一点,这斜风细雨虽然看似无解,但是怎么可能真的无解?

    否则他们林家早就牛叉上天了,还在这双龙镇和王家张家抢食?

    “林远洋,你未免得意的太早了,就凭这个就向留下我,你恐怕是想多喽。”

    王灿面上一笑。

    林家有林家的长处,但是有长处的同时也代表着有漏洞。

    这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东西,所以......

    管你是什么,我一棍子敲过去,倒要看看你能不能撑住。

    王灿的想法很简单,他们王家走的就是刚猛的路子,没有太多的技巧,王家无论是基础的铁棍棍法,还是高深一点的功法全都是走的偏阳刚的路子,所以技巧不足,力量来凑!

    任你东安西北分,我自一力破之!

    轰!

    “林远洋,接好了!”

    王灿纵身一跃,根本不管身边可能集中自己的剑,直接飞奔一边,卸了一根柱子,甩手横扫过去。

    一招之下,酒楼的二层已经成了垃圾场,索性二楼没人,否则必然出大动乱。

    铿铿铿!

    砰砰砰!

    林远洋手中剑法一转,急急忙忙的后退,挡住了这甩来的一根柱子,同时转头看向王灿的方向,顿时心中大惊。

    因为就在刚才一刹那,原本王灿站着的地方已经没人了。

    ‘不好!’

    林远洋第一个念头就是身后,因为这个时候他的身后空门大开,漏洞明显,正是最好的机会。

    ‘哼,你终究还是太年轻了,想偷袭我,正是做梦。’

    噗嗤!

    顺手一斩,只有剑尖划过空气的声音,却没有他想象当中鲜血淋漓的长江,他的瞳孔陡然一缩。

    ‘怎么可能?不在这里?’

    林远洋的念头还没转过来,就感觉一道黑影出现在自己的左侧,赫然正是王灿。

    “林远洋,听说左边和打脸更配哦!”

    啪!

    一声清脆的声响,林远洋只感觉自己的左脸瞬间一阵麻痹,然后就感觉飞快的鼓起,一个巴掌的印子瞬间留在他的脸上。

    事情怎么可能就这么结束?

    那岂不是太便宜了,这一次的战斗可是林远洋挑起的,输了只能怨他自己,所以......

    王灿的目光向下,嘴角上翘,提臀抬脚。

    “啊!混蛋!”

    一声惨叫响彻双龙镇的夜晚。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