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王翻海的话音落下之后,议事厅的屏风后面,一个长相普通的少年缓缓出现,赫然正是王灿,距离试炼结束已经一个星期,王灿这段时间一直在修整,期间用了一次气运勾连,将《少阳功》的理解加深了一下,剩余的时间便是躲着林娇娇这个女人。

    “家主厚爱,王灿感激不尽!”

    王灿拱手拜道,眼帘低垂,不敢和王翻海对视。

    “不必客气,这是你自己争取来的。”王翻海放下手中的茶杯,慢慢道:“从丰儿回来的第一天,你就一直在极力的表现自己,我知道这其中自然有你自己的考量,这点我不关心。

    因为无论你的心中怎样想,你身上终究流淌的是王家的血液,你的灵魂终究是归属我王家的,所以我信任你!”

    若是常人,听到地位这么高的家主这么亲热的和自己掏心窝子,恐怕早就失控了,可惜,他遇上的是王灿。

    王翻海没有看见自己想看到的痛哭流涕的场景,心中也微微有点失望,但是也仅仅就是失望而已,相反他更加欣赏现在的王灿,冷静,聪明,若是王灿的身后还有一位家族的长老,那么他必然不会让王灿前往云灵宗。

    索性的是王灿身世清白,父母都是家族普通的嫡系子弟,而且早早去世,让王灿没有依靠,王翻海才能那么放心的任用王灿。

    “好了,话不多说,你回来这么多天,我还没有来得及感谢你救了丰儿的事情。”

    “这都是王灿应该做的!”王灿沉声道,不骄不躁,是个好苗子。

    “对我而言,丰儿就是一切,你救了他,就是对我有恩,所以,我决定让你从家族的功法当中任选一本,无论是什么,只要你看中,我就会同意。”

    王翻海看着下方的王灿,一字一句道:

    “不过你的功法方面已经有了《少阳功》这是一门顶级的凡人功法,直入化灵,所以我建议你挑选一门武技,我王家本就以《少阳功》的残篇起家,铁棍功就是最好的例子,所以我王家当中都是刚猛的功夫,你若是不满意,我也可以向其他地方求取,只不过这样一来,我最多只能保证是凡人中级的功法,再高的我王家就有点负担不起了。”

    王翻海说的很中肯,也没有对王灿隐瞒什么,因为王家崛起时间太短,也没什么底蕴可以隐藏,他说的这些在王家当中也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秘密,只要想知道,总能知道的。

    而王灿则是在王翻海许诺之后,就开始思索起来。

    他考虑了一下王翻海的话,王家的道路一直都是阳刚霸气的方面,这一点在功法上显露无疑,无论是筑基的铁棍功,还是进阶一点的功法,全都是偏阳刚的一面。

    所以王家当中有名的《烈阳剑法》、《探云手》全都是硬碰硬的存在,不过这和王灿想的也相符。

    他为人本来就有点阴暗,正需要那点阳光点的功法补补,所以他道:

    “家主,弟子幼时一直苦练铁棍棍法,现在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也正是因为这样,所以弟子耍剑的时候颇多不顺心,所以一直想要一门棍法,和一柄精铁长棍。”

    说完自己的要求,王灿就期待的看着王翻海,而后者则是点点头,只是微微沉吟便道:

    “棍法我王家也有不少人修行,但是大多都是粗浅一点的功法,唯一一门比较好一点的还是残篇,只有三式棍法,不过好在这残篇的三式是前三式,在我想来,这应该足够你修炼。”

    “这门棍法叫做《翻天一棍》,据说是练到高深的地步,一棍子能将这天地搅得天翻地覆,不过这大概只是一个笑话,那前三式我也练过,不过普普通通,虽然有些威力,但是不过是凡人中级武技,全本想来也不过是化灵功法。”

    说罢,王翻海就吩咐下去不消片刻,就有人拿着一个包裹出来,里面正是得到的棍法残片。

    “这就是那棍法,你拿回去,好生修炼,莫要到了云灵宗给我们王家丢人,至于那精铁的长棍,我随后会吩咐人跟你送去,三天之后,就是丰儿出发云灵宗的日子,我在此之前定然会让人做好送给你的。”

    “多谢家主!”王灿笑容满面。

    ......

    红鸾帐暖春宵起,曳曳生风谁不知?

    王灿悄声起床,穿好衣物,走下床。

    “怎么,这就走了!”一个俏丽的女声响起,随即一张素面的清秀面孔从帷帐之中探出,轻笑一声。

    “红蝶,你我已有夫妻之实,你这样我真的很为难!”王灿回身看着这个女人,眼神复杂,虽然没什么感情,但是正所谓日久见人心,王灿一直以来都是一人度过,难得家中有个女人,即使是铁石心肠也难免有点软化,但是对面这女人偏偏就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让王灿郁闷无比。

    莫不成,这就是传说当中的给人戴帽者人恒戴之?

    我给王丰戴了一顶帽子,他转手给我的精神上戴了一顶?

    “王灿,虽然我名义上是你的人,但是你我都知道这件事情的真相,我不会喜欢上你,也不需要你可怜的怜悯。”红蝶抿着嘴,淡淡道,不过随即他的语气有点软化:

    “但是我还是要求你一件事!”

    “何事!”此刻王灿已经穿戴整齐,衣物穿好,正要整理发髻,而这时一双素手探来轻轻的将王灿的头发整理。

    “不要伤害青雀!”

    王灿回头,一双明眸盯着他,水雾迷蒙,素面之上哀求之色无疑。

    王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道:“你又何必这样,我早就和你说过,我和王丰从来不是敌人,他是我王家的少主,将来更是王家的家主,而我是王家的嫡系子弟,两者之间相辅相成,何来伤害之说。”

    “若是你担心,那么你不妨盯着我,我会用事实告诉你。”

    王灿问心无愧,他没有害王丰的想法,可是其他人有了,那么就不怪他了,比如......林如月。

    前两天,林家和王家联姻,林如月以林家公主的身份嫁给王丰,这件事在整个青阳县都掀起了轩然大波,两大家族的强强联手,绝对是对青阳县格局的一种冲击。

    不过无论结婚之前,还是结婚之后,王丰都忙于修炼,丢下林如月一个人,只有大婚的当日王丰露个面,一夜之后,便消失不见。

    转而将林如月丢给王灿照顾。

    想到林如月那越来越阴沉的脸,王灿就摇头叹息不止,王丰却是是感情上的呆子,一点都不懂女人。

    这林如月虽然心高气傲不满家族的安排,但是王丰本人却是优秀无比,完全有把握打动林如月的芳心,但是他在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因为心情不好,给了林如月一个冷脸,错过了林如月缓和的第一个机会。

    而第二个机会则是大婚的时候,这毕竟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日子。若是王丰能够认认真真的对待,不因为林如月给他的小脾气而愤怒,那么林如月还真有可能会回心转意。

    毕竟女人都是感性的,所谓的一日夫妻百日恩,便是如此,但是王丰又错过了。

    王灿摇摇头,不去想这些可怕的事情,尤其是想到林如月一脸诡异笑容的抚摸这自己的肚子,王灿就感觉心中冷冷的。

    “好了,红蝶,我先离开,你好好休息!”

    看着王灿的背影,红蝶展颜一笑,嘴唇微微蠕动:

    “倒是一个好人呢!”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