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我谢谢家主!”王灿接过来人递来的长棍,细细盘看,黝黑的长棍上面透着黑色的光泽,冰冷的触感更让人感觉无比的舒适。

    “好棍!”

    王灿心中一喜,这柄长棍的好简直出乎他的意料,他本以为王翻海给自己一根纯精铁的长棍就不错了,但是没想到这里面居然掺杂了一点灵铁,这可是灵兵才用到的材料啊!

    刚刚摸到手,就用铁棍棍法舞了一把,顿时感觉好极了!

    “好,既然已经有了这根好棍子,那么就能放心大胆的练习那本《翻天一棍》了,我倒要看看那棍法为什么敢这么称呼。”王灿的眼神闪烁,他肯定这功法肯定不简单,这种感觉没有缘由,就是感觉,如果硬要扯,那么大概是天意吧!

    翻开功法,泛黄的页面之上,扑面而来的是金光闪闪的文字。

    “这......这......”王灿咂舌,这丫的不对劲啊,这明显是传说当中的宝光,王家的人即使再怎么白痴也不可能就大大咧咧的给他这样一本神功吧?

    王灿感觉有点怪异。

    看着仿佛有了灵魂一样的字迹在缓缓的排列。

    “《翻天一棍》,乱天乱地,让那天倾,让那地覆,让那天地天翻地覆!”

    霸气!

    铺面而来的就是这样霸气四射的宣言,瞬间让王灿脑子微微抽筋,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什么时候讲气运勾连开启了,否则怎么会有这样的好事?

    继续看下去。

    “得我传承者,弃天命,独行天下,与天斗,其乐无穷.......”

    一大段的说明性的文字很多,王灿看到眼花,再说编这个东西有点烧脑,就算了。

    “好,这棍法简直就是为我量身打造的。”王灿面上喜色显露无疑。

    这棍法很简单,甚至让王灿怀疑是不是有人窥破气运之说,利用气运创造了这门功法,这门功法一共有两种得到的方式,一种就是大天命者,天生气运庞大,修行这棍法,每一式都会消耗气运,越是高深处,消耗的气运越多,到了最后,也就是最后一棍,甚至将全身的气运全部用出,一棍子劈开这天地,然后跳出天地外,得大逍遥。

    而另一种则是天生没有气运的人,这就是王灿,是现在的王灿,作为灵魂穿越的人,他没有爱这方世界进行身份认证,所以没气运。

    “也就是说,我得到这棍法,完全可以无拘无束的自由施展,没有这天地的限制,因为我没得到,又何来的限制?”

    王灿眼神意动。

    那些天命的人是这天地孕育,受天地恩惠,想要施展这棍法,自然要消耗气运去换取威力,而王灿则是没有受到恩惠,光棍一条,没啥约束,想怎么玩怎么玩,这天地也没有权利阻碍他。

    这个时候,王灿突然想到前世当中的一只猴子,他用的也是棍子,在的天地眷顾诞生的时候,仗着一根棍子横行天下,无拘无束,就是那天都曾经为他翻过,但是当时光流转,天命不在,主角转移,即使是蝇营狗苟的小妖都能骑上他的头,可怜可叹!

    “不过我不一样,我是两者都能用!”王灿嘿嘿一笑,他的气运勾连,暂时的借用别人的气运,那和这棍法简直天配。

    用别人的气运耍自己的棍子,爽歪歪!

    “好,有这棍法,我前往云灵宗也有了几分底气。”

    王灿得到这前三式棍法都没有名字,只有使用方式,这让王灿微微失望,想到那些厉害的人,每一次放招的时候都大喊一下招式的名字,那才叫气势,那才叫帅气。

    等到王灿修行完毕,已经天黑,那根黝黑的棍在在王灿的手上开始泛着森冷的光芒,尤其是王灿的双手磨破之后,那一滴滴鲜血粘在上面,更是添加了丝丝杀意和寒意。

    ......

    “灿哥儿,明天你就要离开王家,离开双龙镇,这下一次见面还不知道要多久,我今天一定要敬你一杯。”

    房间内,王小七、王小六,王斯文和王山王涛都在,就像是王灿刚刚醒来看见的那世界一样,几人坐在这房间之内,桌上面是烧的美味无比的菜肴,这些都是王小六的母亲亲手制作的,为的就是给王灿送行。

    “灿哥儿,你是发达了,现在已经是凡人四重的修为,等到了云灵宗,成为外门弟子,在努力奋斗一下,那么七重的人元境是板上钉钉的事情,若是在大胆一点,咱们兄弟几个当中还能出现一个地元境的大高手呢!”

    王斯文面红耳赤,看着王灿的目光灼灼,好像是他已经成为了传说中的大高手一般。

    “哈哈哈。”

    王斯文这作态,瞬间让气氛调集起来,所有人都开始重新热络起来。

    “对了,灿哥儿,你走了以后红蝶姑娘怎么办?他毕竟是守备大人派来的奸细,有你在的时候能看着她,自然无所谓,可是你走了以后,我们可没办法。”

    “这点你们不必担心。”王灿摇摇头,道:“红蝶已经被家主和丰少爷赐给我做侍妾,她过往的一切都已经不重要,你们只要记住她是我的女人就行了,若是有人欺负她,你们帮我教训欺负的人,这算是我王灿对你们最后一个请求。”

    “这是应该的。”王斯文大声道:“咱们哥几个都是兄弟,那是比亲兄弟还亲的,灿哥儿你的侍妾就是咱们的嫂子,谁欺负她就是和我们过意不去,那妥妥的就是找死!我们一人一口吐沫也要淹死他!”

    王斯文话音落下,顿时一堆人吵吵嚷嚷的开始表态,尤其是王小七,最不靠谱,不过论起关系来,王灿倒是和王小七更亲切。

    “好了,不要吵了,继续喝酒!”

    “喝喝喝!”

    “哈哈,我要喝十杯,你们不许和我抢。”

    “你喝你的酒,我吃我的菜,嘿嘿。”

    “鳖孙,给我留点......”

    ......

    看着桌子上东倒西歪的几人,王灿微微一笑,他修为高,抗酒性好,所以只是微微发晕,没有醉意。

    他打开自己的院门,走出去想好好转一转,他没有再去红蝶那里,该做他已经做了,没什么亏欠不亏欠的。

    只不过刚出门就遇到一个“熟人”!

    “如月小姐,怎么有空来我这狗窝。”王灿看着林如月黑亮的眼眸问道,而林如月只是摸着肚子不说话,良久,才轻笑一声。

    弱柳般的身姿轻轻的从王灿的身边飘过,朱唇轻启,香风阵阵,留下一句让王灿胆战心惊的话!

    “我想......我怀孕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8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