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芜的道路上,一行人缓缓前进,身下的骏马张开四蹄,时不时的激起一层灰尘。

    “王灿,你还是第一次离开双龙镇吧!”

    王丰走在前面,脚放在马镫上,手中马鞭一扬,甩出一个清脆的声响,然后回身到王灿的身边,面露笑容的问道。

    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情,王灿很果断的点点头,他的前身确实是在双龙镇上厮混了十几年,中间去过的最远的地方,也就是他父母在乡下的墓地,除此之外,就没有离开过镇子。

    “没错,丰少爷,这还是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离开这么远,第一次见到这镇子外面的世界!”

    王灿心中也微微兴奋,他以前的时候就不是安分的性子,走南闯北惯了,在这一个月内一直待在一个地方也真的让他憋坏了。

    “哼,到底是没见识,要不是你这次好运,我看你终其一生也不可能走出双龙镇一步。”

    一边,一个面容清秀,但是却有嫉妒之色的少年不屑道,他便是王云,前任大长老的嫡孙,也是这一次和王灿一同前往云灵宗的人选。

    对于王云这样的挑衅,或者说是作,王灿压根就懒得理会,离开双龙镇一天的时间,这王云没少找他的碴,两人之间的关系也谈不上好。

    更何况,他说的不错,别看这世界无比繁华,武道昌盛无比,但是那些繁华只是表象,掩盖在这盛世浮华下面的是无数惴惴不安的平民,和普通的底层武者。

    无比广袤的城镇外面,是自由武者和混乱的盗匪的乐园,若是没有丁点实力,那么出城就是找死,就是双龙镇那些武者都是成群结队或者背后有人才敢离开一点范围去搜集一些资源。

    他王灿要是只是王家的普通嫡系子弟,那么他的活动范围基本上就是在双龙镇附近,最多也就是在青阳县的范围,不能在多了。

    “好了,王云,有话好好说!”

    王丰厌恶的看了一眼这个王云,他原本对王云虽然没有好感,但是也谈不上恶感,只能说是不偏不倚,但是从这一天的相处来开,这王云本事不大,但是小肚鸡肠,遇到大事没有本事,对于小事有看不上。

    所以在王丰看来,这王云此次不过是凑数,成为云灵宗数不尽的杂役之一,一辈子也没有出路。

    “哼!”

    王云冷哼一声,很不满的看了一眼王丰,内心的妒火中烧,他看不惯王灿和王丰腻歪的模样,尤其是王灿,他的心中,这样的普通人是没有资格和他并列的,要知道他可是王家大长老的嫡孙,尤其是他的爷爷还未家族牺牲才给他换来这样的机会,而这王灿有何德何能能够与他相提并论?

    荒谬!

    ‘这次算你好运,等到了云灵宗,若是你还是这般不知趣,那么就别怪我心狠手辣!’

    王云心中暗恨,但是他不敢对王丰如何,现在王灿有王丰庇护,他不敢怎样,而且在他看来,若不是王丰的庇护,他早就教训王灿了。

    他不认为自己会打不过王灿。

    区区野路子的四重武者又怎么能和他根正苗红的王家精英相比?

    看着王云离开的背影,王丰摇摇头,冷笑一声:

    “他这人还真是自负,看不清楚现实,到了云灵宗也是庸庸碌碌的命。”

    王灿只是一听王丰的话,就知道他早就对王云心怀不满了,否则依着王丰比较慈软的性子,至多也就是私下埋怨几句,绝对不会对王灿说出来。

    “对了,丰少爷,你当初从青阳县城回来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盗匪?我听说双龙镇这一带靠近无尽林海,心狠手辣的盗匪不少。”

    王灿突然问道。

    不过王丰倒是颇为自信,淡然道:“哈哈,我们可是王家的队伍,那些小型的盗匪根本没有胆子过来挑衅,而那些大型的盗匪都知道我是王家的继承人,身边定然有高手保护,根本就不会来挑衅。

    当然,至于那些有七重以上武者坐镇的山寨基本上都是做地收钱,一般情况是绝对不会主动坏了规矩的,否则不但我们县内的诸多大家族不会同意,那县城的守备也绝对会愤怒。

    至于更高层次的武者......除非脑子有病才会继续当盗贼,否则都是占地威为王,搜刮一些少女传承子嗣,自立家族,百十年后,又是一番造化。”

    王丰说的很有道理,也附和正常人的认知,但是王灿总感觉心中不安,因为这一次他们可不是正常的队伍,而是背负着王家的期望和整个青阳镇的瞩目。

    似乎是看出了王灿的心思,王丰轻笑一声道:

    “你不必担心,你想到的事情,我父亲自然早就想到了,所以特意安排了人保护我们,而且等到了青阳县城,就能碰到云灵宗前来接引我们的外门执事,每一位外门执事都是凡人七重境界的高手,有他们在,一路上那些宵小不敢动我们的!”

    ‘但是怕就怕在去青阳县城的路上那些人动手。’

    王灿眼神飘忽,他总感觉自己临走的时候看见背后那个怪异的眼神,那是张帆云露出的眼神,戏虐中带着淡淡的杀意。

    ‘不对,张家肯定会在这里行动,若是在这里花费大代价杀死王丰,那么云灵宗自然不会为一个死人大动干戈,最终也就是赔偿一些资源息事宁人,这点代价张家和那些看王家不舒服的人绝对愿意付出!’

    想到这里,王灿赶紧道:

    “丰少爷,你知道这附近最强的一伙盗贼在哪吗?”

    王丰一愣,随即摇摇头,不过还是解释道:

    “这附近最大的一伙盗匪是前面牛角山的盗匪寨,领头的一人是凡人七重人元境的武者,自称铁掌无敌断缺,曾经张家想过招揽此但是被拒绝了,那位张家的武者还被废去一只胳膊,所以你尽管放心,他不会为难我们的,而除了他之外,我们到青阳县城的路上就再也没有阻拦。”

    “哼,胆小就是胆小,区区盗匪也让你这么上心,我看你不如早点回双龙镇安安分分的过一辈子算了,还去追寻什么武道。”

    王云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到了王灿和王丰的身边,还偷听了王灿和王丰的谈话,此刻正一脸鄙夷的看着王灿,面露讥讽,慷慨激昂道:

    “我辈武者,无惧天地,自当顶天立地,与人斗,与天斗,与地斗,求那一份超脱,追寻那一份真正的大自在,这才是武者!”

    王云的话传的很远,他的一番话,顿时让王家的人振奋起来,纷纷鼓掌惊艳的看着王云。

    “说得好!”

    “不愧是我王家的武者,好样的!”

    王云很享受这样的称赞,片刻之后,掌声消失,王云脸上的自得却没有消散,反而愈加旺盛。

    他看着王灿,一脸淡然,居高临下,仿若高高在上的天神在俯瞰地上的蝼蚁。

    “我说的......你怕了了吗?”

    Biubiu!

    王灿还没搭话,突然两道破空声从远处传来,伴随而来的还有一句猖狂的大笑:

    “说的好,不愧是王家的麒麟子,所以你去死吧!”

    噗嗤!

    箭穿过脑,溅起一片红与白,而洋洋得意的王云却已经没了声息,头一歪,最后无力的从马上栽下去,即使在倒下去的时候,王灿还能看到他眼中那份不可置信和不甘心!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