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上已经战作一团,袭击的人都是跟随断缺的盗匪,虽然经验丰富,但是和王家的精英弟子相比,在实力上无疑弱了一筹,王家在场的最低也是三重的修为,甚至有数位四重武者和一位五重武者压阵。

    不过盗匪人多势众,每一位王家子弟至少要面对两位以上的盗匪,形式只能说是勉强维持。

    “喝!”

    “死!”

    鲜血喷涌,一位被刺穿脖颈的盗匪惨叫一声倒在地上,旋即另一位盗匪立马补上。

    王灿抹了抹剑上的鲜血,冷冷的盯着下一个靠上来的人,而此刻,王灿已经击杀了三位盗匪,最强的一个已经是三重巅峰的修为。

    “噗嗤!”

    又是一剑带走一个盗匪,王灿慢慢的靠近王丰,此刻王丰还是颇为轻松的,虽然来袭的人不少,但是以他五重接近五重巅峰的修为,完全可以轻松应对,所以在经历最初的慌乱之后,王丰早已经冷静下来。

    “王灿,这些人是冲我来的,所以绝对不可能只有这些杂鱼过来,定然还有后手。”

    王丰的虽然潇洒,但是衣服上也和王灿一样,早已沾满了深红色的血液。

    他在和王灿说话的同时,冷厉的目光同时警惕这四周,不漏过丝毫的线索。

    “啊!”

    就在这时,天空之上留下一生惨叫。

    王灿和王丰同时抬头,却看见原本的张家七重长老张岳惨叫一声,从树上跌落下来,却是王铁拳击中了张岳的手腕,不但让这位以夺命七剑闻名的长老握不住剑,而且整个手腕诡异的一百八十度旋转。

    “大家坚持住,铁拳长老已经要击败敌人了。”

    “坚持就是胜利,让这些张家的走狗看一看闻名王家子弟的威风。”

    “杀呀!”

    噗嗤~噗嗤~

    随着张岳的落败,瞬间王家的人士气高涨,顿时便有几位心神震颤的盗匪不慎被击中倒地不起。

    “不对!”

    王丰却原本还想要高兴一下的,但是陡然之间却突然发现那位号称铁手无敌的断缺不断没有惊慌,反而更加冷静,甚至连攻击的速度都没有丝毫的变化。

    “太可怕!”王灿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的心中哇凉一片,一位七重的长老被击败,都没能让这位断缺有丝毫的情绪变化,那么必然表示这种情况在对方的预料或者说是承受范围之内。

    既然对方考虑到了这一点,那么必然表示他们还有后手。

    既然能被称之为后手的,那么即使不是一位突然出现的七重高手,最起码也是六重的存在。

    咻咻!

    “小心!”

    紧贴着王灿和王丰的眼前,两道长剑划过,剑光一闪,随即两个带着小丑面具的人出现在战场!

    “是天残兄弟!”

    王铁拳大喝一声,声音当中隐隐有着不安,他怒视着断缺,气急道:“卑鄙,没想到你们居然自己出手不算,还花钱请人。”

    “哈哈,铁拳长老这话可就严重了,我断缺承认不如你,甚至二打一都没能占得便宜,但是我们张家的目的可不是杀了你,而是杀了那王丰,所以为此动用一点小手段也是必然的。

    只是可惜,那些成名的七重人元境的高手没一个愿意接单的,只能找这两兄弟,但是现在看起来效果不错。”

    断缺一边大笑,但是一边却紧紧封锁着王铁拳,不让他离开。

    而此刻另一边的王丰也是脸色一边,原本杀性满满的脸上也带上了很深的凝重。

    “这是天残兄弟,传闻他们从生下来就没有男人的功能,是为天残,在他们十岁那年被他们的父母抛弃,扔到一片乱葬岗,本以为他们活不过明天,但是却没想到他们两人不但活下来,还偶然得到一篇诡异的功法,这功法只有他们这种男人才能修炼。

    有此机缘,二人短短两年就步入三重,返回村庄,将抛弃他们的父母和一整个村子都杀了,随后被县城通缉,成为通缉犯,但是在逃亡过程当中不但没死,反而屡屡突破,近来更是成为六重的高手,距离七重也只是一步之遥。”

    王丰解释道,但是他的心中却是冰冷一片,这一次真是危险了!

    “哈哈,没想到王家的小崽子居然对咱们哥俩这么了解,不过你有一句话可是没说,咱们哥俩虽然没有人元境的实力,但是我们两人联合却是杀过人元境的高手,所以......你们还是乖乖束手就擒,说不得还能给你们一个痛快!”

    天残兄弟很淡定,气定神闲的看着战场,他们的目标只是王丰,至于那些盗匪的死活完全不关他们的事情。

    “动手!”

    两人仿佛心有灵犀道,同时剑光闪烁,下一刹那,已然贴着王灿的鼻尖划过,甚至王灿都能感觉到自己鼻尖泣出的血珠。

    “该死的!”

    王灿心中一片茫然,这两货不是口口声声的要干死王丰嘛!那你呀的打我是怎么一回事?

    Mdzz!

    “呦呦呦!没想到居然能活下来,不愧是王家选中的人呢,真是不错!”

    其中一人阴笑着看着王灿,道:

    “你这样的弱鸡我杀了没有一百也有八十,没想到居然在你这里栽了跟头,真是扫兴,所以我决定了,我要杀了你,让我好受一点!”

    话音落下,王灿只感觉自己的身前,无数道人影在面前交错,但是却看不清哪一个是真身。

    “这就是我的速度,感受绝望吧!哈哈哈!”

    王灿心中焦急,但是还是挑起话题道:

    “阁下速度这么快,特点这么明显,难道是修炼的《葵花神功》?”

    王灿本就是一句玩笑的意思,想要拖延一下时间,他现在正在讲王丰的气运缓缓的借用过来,但是没想到这天残兄弟仿佛被刺痛了跟脚,顿时大怒。

    “该死,你小子是怎么知道我们兄弟的功法的,莫不是你也接触过那里,看来是留你不得了!”

    噗嗤!

    嘶嘶!

    一个不小心,瞬间王灿的手臂上出现一道数毫米深的血痕。

    ‘要不要这么凑巧,我就随随便说说。’

    王灿心中苦。

    不过现在最要紧的是保命,而不是想这些杂七杂八的水字数。

    所以当即道:

    “丰少爷,我们分头跑,他们会盯着我一个,你一个人还有机会。”

    说完,王灿扭头就想着西边跑去。

    开玩笑,人家兄弟两人都说了,双残合璧可是能干死天元的,这个时候拉了仇恨自然是立马带怪走人。

    不过王灿也不是裸身跑的,他带走了王丰的一半气运。

    这带走的一半不会让王丰很惨,只会让他原本应该平安无事的状态变成和王灿一样的受伤。

    因为这气运只能庇护一个人,两人的话,总要带点彩。

    ‘王丰,我这也是为你好,多吃点苦不是坏处。’

    王灿一路狂奔,同时慢慢抽出自己身上的精铁长棍,喝道:

    “狗太监,有本事追我啊!”

    天残兄弟怒急,当即其中一人追着王灿,气急败坏道:“小子给我站住,乖乖受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