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贼,居然敢伤我那里!”

    王丰愤怒一脚,顿时五重的修为全力迸发而出,手上的长剑发出一声清脆的响声,顿时血花四溅,却是王丰含怒之下,已经一剑刺穿了这人,鲜血更是顺着剑尖直接潺潺的流进王丰的衣袖。

    “哈哈,你......你杀了我......又如何,我还有......弟弟......”

    “恐怕你弟弟也没了。”

    远处王灿急行而来,发现王丰“没事”顿时松了一口气,他还真是担心若是因为自己一下借用的过多,导致王丰直击挂了,那就糟了。

    而现在,看见这剩下的一人,也被王丰刺穿了胸口,顿时放心下来,所以难得的笑了一声。

    “什么!不可能,你在骗我!”

    剩下的一位天残兄弟的哥哥顿时双目圆睁,然后直直的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以为昏迷就行了?”

    “天真!”

    王灿冷笑,顿时抽出沾满鲜血的棍子,直接对着这人的头上劈去,一击之下,鲜血模糊。

    而伴随着王灿这一棍子,横行青阳县的天残兄弟便永远消失。

    “丰少爷,这里已经解决......”

    王灿刚刚回头,想要说点什么却发现王丰神情呆滞,时而透着痛苦的神色,目光微微下移,却看见王丰的下面鲜血淋漓。

    顿时一个念头从王灿的脑海浮现......

    这王丰不会......

    咕嘟!

    越想越有可能!

    而这种时候,王灿怎么可能在发出任何动静,要知道正常男人遭逢这样的大变,情绪可不会安定下来。

    不过好在,没让王灿心惊太久,也不知为何,大概是忧愤过度,王丰晃晃悠悠的走了几步,随即便栽倒在地上。

    剩下的王灿只能抱着王丰的身体走到一个安全的地点,而此刻,王铁拳和断缺的战斗也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

    “好!好!好!”断缺狞笑着看着王铁拳,大声道:“不愧是王家的王铁拳,张岳那个废物居然连一点伤痕都没在你身上留下,而且凭着剩下的体力居然坚持到现在。”

    “但是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接下我这一招!”

    断缺的脸上冰冷一片,双掌之上隐隐有黝黑的光华闪烁。

    这是人元境高手的特征,内息外放,武者到了这种阶段,才是真正超越的开始。

    看到断缺这般姿态,王铁拳虽然自负实力更高,但是也不得不凝神以待,不过他的心中却时刻也不得安稳,因为王丰的生死还是一个谜团,已经整整一刻钟他没有看见王丰露面了。

    尤其是想到天残兄弟那些恶名和传闻,心中更是焦急。

    而他对面的断缺则是森然一笑:“老东西,在和我战斗的时候居然分心,莫不是瞧不起我!”

    “我倒要让你尝一尝我这一招。”

    “断金手!”

    轰!

    随着断缺一声喝下,顿时他的双手熠熠闪光,黝黑的仿佛铁块一样的双手想着王铁拳劈过去。

    “这一次,我看看你的铁拳怎么应对。”

    看着这劈过来的一掌,王铁拳心中警笛长鸣,迅速的摒弃一切杂念,将内息全部调用,积聚在双拳之上,冷哼一声。

    “区区杂毛小儿,也想击败我,看我王家的功法!”

    “破浪拳!”

    王铁拳也是冷笑,他的拳法可是传承自王家的秘传武技,怎么可能是这断缺的野路子能比的,那可是凡人高级的武技。

    轰!

    拳掌相交,顿时气浪翻涌,四周的树叶纷纷震碎,落在低下。

    而王铁拳和断缺两人则是不相上下,相互僵持。

    此刻不但断缺愣住了,就是王铁拳也愣住,他没想到这断缺自创的功法居然这么厉害,居然和他打了一个不相上下。

    但是王铁拳却不知道断缺的心中惊骇无比,他的铁手之名虽然是他打出来的,但是真正的传承可是一个不知名的古墓当中得来的,其中的掌法深奥无比,尤其是这最后一招断金手更是号称能手劈灵铁。

    断缺深知自己的境界没有那么高,但是也绝对不应该被王铁拳这样拦住。

    他的牙缝当中挤出一句话,冷道:

    “老家伙,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这本事,但是你恐怕没机会了。”

    “我们张家的目的可不是你,而是王丰,只要那王丰死了,那么最后的胜利者依旧是我,而我拖住你,必然能够得到数不清的好处,而你.....恐怕只能在王翻海的愤怒当中死去。”

    对于这样的嘲讽,王铁拳心中虽然焦虑,但是面上却不为所动,此刻,谁要是露出任何的疲软,那么必然被轰的脸渣滓都剩不下。

    断缺所说的纵然是事实,那么也要等他王铁拳在这比拼当中活下来再说。

    而断缺见到王铁拳这般不为所动,心中也是暗恨,他终究比王铁拳晋级晚,体内的内息比不上王铁拳深厚,此刻已经开始慢慢的不支,若是不能尽快结束战斗,那么他很可能想张岳一样,成为一条死狗一样的躺在地上。

    这样的情况是断缺不能忍受的。

    他之所以甘愿成为张家的附庸,为的可不是忠心效死,而是享受,享受张家提供的那些娇滴滴的小姑娘,和数不尽的财富。

    ‘老混蛋。’

    断缺心中对王铁拳的恨意简直到了一个顶点,但是却偏偏憋屈无比。

    ‘该死的天残兄弟怎么还没有回来。’

    他现在只能奢望天残兄弟尽快解决了王丰,赶过来助他一臂之力。

    不过断缺的念头刚刚落下,就看见四周突然出现一个人影,但是他却是心中骇然,因为这赫然是王家的服饰。

    “铁拳长老,我来助你一臂之力!”

    王灿朗声道,同时猛的向前一冲,但是却没有靠近,而是在远处猛的甩出自己的棍子。

    对于场上王铁拳和断缺的战斗,王灿虽然不清楚,但是也知道,自己要是贸然入场,必然没有好处,只是远程协助一下即可。

    果然,在看到王灿这棍子飞过来的时候,断缺心中暗恨,他不得不躲避这袭来的棍子,否则一旦被击中,必然是讨不得好。

    而王铁拳则是心中一喜,大声道:“王丰如何!”

    “丰少爷无碍,天残兄弟已然被灭!”

    王灿朗声道,同时警惕的看着不怀好意的断缺,谨防这人狗急跳墙拖一个人垫背。

    听到王灿的话,王铁拳心中大定,恰逢断缺心中六神无主,顿时一发力,将断缺振飞,随即飞身上前,就要一拳砸下去,但是就在此时,断缺却灵动的一转身,随即远远的逃散而去。

    “哼!便宜他了。”

    王铁拳压抑住内心的愤怒,看着断缺逃掉的身影,冷哼一声,没有选择去追,而是看着王灿问道:

    “说,王丰现在在哪?究竟有没有事?”

    “丰少爷他没有大碍,只是......只是......”王灿支支吾吾,不知道该从何说起。

    “只是什么,快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