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之后,双龙镇外。

    烟尘飞扬,几道人影从远处的夕阳下缓缓出现,身下的骏马四蹄张扬,划出一道烟尘。

    随着人影的逐渐靠近,画面也越加的清晰。

    “铁拳大哥,这双龙镇果然不凡,单单是这格局,就不是一般的城镇能够媲美的,我以前听您说的时候还不信,但是这一次亲眼所见,才看出这里的好,群山环抱,四周溪水不绝,既有大气磅礴的一面,也有细腻温婉的一面。”

    郑修文在王铁拳的左手边,笑呵呵的说道,另一边的郑修武也附和道:

    “不错,这里资源确实丰富,怪不得能够供养三大家族,也难怪那青阳县的刘守备对这里觊觎不已。”

    王铁拳闻言大笑一声,双腿夹着胯下的枣红马,笑道:

    “我双龙镇已有数千年历史,比起那青阳县城不知道多多少倍,有怎是那昙花一现的县城能比的?”

    “哈哈哈!”

    一阵轰然大笑。

    在几人的伸手,是王丰和王灿,这一次前去县城的王家精英弟子死伤惨重,二十几人,只有不到十人走到县城。

    所以这一次返回双龙镇,王铁拳只带了王丰和王灿。

    “丰少爷,人无长运,水无常形,这一次不过是一点小挫折,何必这样闷闷不乐。”

    王灿试图开解王丰,但是他其实也不抱什么希望,毕竟任谁的命根子受伤惨重也不可能段时间内笑的出来。

    王丰听了王灿的话,只是默然不语,重重的叹了一口气,最后才抬起头看着越来越熟悉的地方,轻声道:

    “我一直在想我和天残兄弟的战斗。”

    赫!

    王灿脸上的表情陡然一僵,瞬间感觉很尴尬,还以为王丰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不过听了他接下来的话,心里才放松下来。

    “王灿,你没有看见当时的情形,我明明已经占据优势,甚至就要一剑击杀了那恶贼,但是突然感觉身上莫名其妙的脱力,身上的旧伤复发,才让那恶贼得逞,也让我......也让我......”

    “丰少爷......”王灿刚想接话,但是被王丰伸手阻止了。

    “你先别说,我知道全都是我的错,当时你拼着命的吸引了其中一人,我本以为你凶多吉少,心中惭愧不已,所以想速战速决,待解决了眼前之人就去援助你,但是结果你都看见了,我大意之下,不但没能帮得上你,却搭上了自己。”

    王丰抬起头,脸上微微憔悴,这些天他可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丰少爷这事情可不算完,无论如何,那张家这次必然寸草不生!”王灿的脸上阴狠连连。

    “没错,那张家定然寸草不生!”

    王丰的脸上一道神采陡然升起,无尽的怒火宣泄而出,在王灿的眼中,那正因为伤势不断蜕变的蛟龙气运更是怒吼不止,浑身灼烧着金色的火焰!

    ......

    几刻钟之后,在王家的人引领下,一行人缓缓的步入议事厅。

    不过本该坐在主位的王翻海并没有立刻进入,而是走在后面站在王丰的身边问道:

    “丰儿,伤势如何!?”

    “已然无碍。”

    “嗯!”王翻海点点头。

    “只是......”王丰面露为难,有些难以启齿,最后咬咬牙道:

    “只是今后恐怕不能人事!”

    这句话说出,仿佛让王丰失去了全部的精气神,虽然他早就做好将这件事告诉王翻海的准备,但是当真的面对这一刻的时候,王丰才发现自己原来所思虑的实在是太不完善了。

    只是看着王翻海陡然僵住的身形,那仿佛一下子荡空威严气势,更是让王丰的心中一揪,那种莫名的疼痛开始从王丰的心中逐渐蔓延,最后仿佛万虫噬咬一般。

    “父亲......我......”王丰张了张口。

    王翻海没有言语,就静静的站在原地,面上没有丝毫表情,让人看不出王翻海的内心波动。

    但是王翻海的内心早就怒海滔天,王丰是他唯一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寄托和希望,他这一生全都是在位王丰铺路,为他王翻海这一系的传承铺路,但是现在......

    没了!

    没了!

    一切都没了!

    他这一系已经绝后,王丰从此不能人道,这意味着什么,王翻海太清楚了,这意味着他们现在纵然操纵这整个王家,但是百年之后,他们铸就的一切辉煌都会被那些吃现成的长老侵吞。

    王翻海心中能好受?

    自然不好受!

    但是他不能流露出来,因为他作为王丰的父亲,他比王丰还要了解他,他这个儿子虽然外表看似不错,但是遇到大事却没有应有的镇定,他是一个合格的天才,但是却不是一个合格的武者和一个合格的家主。

    “无事!你活着,就好!”

    王翻海冷峻的脸上慢慢的吐出几个字,随后他继续道:

    “这一次,他们张家已经和我们王家翻脸,我王翻海不是那种吃了亏会咽下去的人,无论哪张家背后站着的是谁,这一次,他张家必将从双龙镇除名!”

    森森的杀意从王翻海发冷的脸上散出,天元境的气势迸射而出,瞬间,让王丰仿佛置身寒冰洞穴一般。

    但是王丰没有任何惊慌,反而从眼神当中流露了一丝真正的欢悦,仿佛是受到欺负的小孩被家长带着找回场子。

    “父亲,这一次我也要去!”

    王丰面色一松道,但是王翻海却摇摇头,他看着王丰说道:

    “这一次的事情你还不明白吗?”

    王丰迷茫。

    “没有成长起来的天才固然让人害怕,但是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让人敬畏,你......还是太弱了。”

    王翻海的声音传入王丰的耳中,让后者顿时感到一阵紧迫,紧紧的握住双拳,眼神坚定。

    “父亲,你说的我都懂,我定然不会辜负你的期望,我王丰定然不会被这种小小的困难击退。”

    听到王丰这般话,王翻海也难得的挤出一丝笑容,挥挥手,说道:

    “我和长老们要商议对付张家的事情,你先回去,找如月,这丫头可是在你走了之后一直闷闷不乐的。

    不是我说你,结婚之后,你虽然和他同住几晚,但是每晚都是喝的醉醺醺的,如何能让人家感受到你的情意深不深?”

    “可我......可我.....”

    听到林如月的名字,王丰原本镇定的脸上又开始泛起苦涩,林如月是他的妻子,他这一次回来之后已然没有做男人的能力,还有何脸面面对林如月。

    王翻海作为过来人,又如何不懂王丰的心思,可是他又有什么办法,若是王丰能够突破天人,达到天人化生,重塑身躯的阶段定然可以弥补,但是......但是这希望......太渺茫。

    纵然以圣朝强大,又有几位天人游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39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