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当中,火光冲天,浓密的白烟萦绕在张家宅邸的上方。

    而在下方,数不清的身影已经战成一团,随后,鲜血开始四溅,直到双方都杀红眼。

    “王翻海,你这老东西,还真是卑鄙无耻。”

    张绣站在屋顶,看着对面人群中间的王翻海,再看看下方无数哀嚎的张家子弟,心中怒火中烧。

    “哈哈,卑鄙无耻!”王翻海陡然笑道,他看着张绣,面色阴森,眼眸当中蕴含着森森杀意,在他心中,这张家之人居然害的他儿子丧失人道能力,这简直就是泼天的仇恨。

    两家之间,早就应该不!死!不!休!

    “张家狗贼,你也有脸说卑鄙无耻,我儿此去青阳县,路上居然遇到了张岳那狗贼的袭击,还有断缺和天残兄弟,这等阵容,若不是运气好,我儿恐怕就要陨落当场。

    这杀子之仇,我们之间可是结下了,现在可是轮到你张家受到报应的时候。”

    “今夜!张家!血流成河!”

    王翻海高声一喝,顿时冲天而起,天元强者,沟通内外,本就能短暂滞空,更何况是王翻海这种浸淫多年的老手,自然更加熟练。

    王翻海一掌拍去,顿时,杀意四射。

    这一掌,含怒出手,自然威力更加不凡,对面的张绣仅仅只是远远看着,便感觉面色发苦,他还是多年以前和王翻海打过一场,当时王翻海刚刚突破天元,心高气傲,才被张绣讨得机会,打了一个平手。

    但是现在......

    看着王翻海从天而降的掌法,张绣顿时有一种想逃的冲动。

    不过想到自己的身后并不是没有依仗,顿时有了丝丝底气。

    张绣怒道:

    “王翻海,你居然如此不要面皮。”

    “只要能杀了你,不要面皮又能怎样,张绣,今夜......你必死!”

    轰!

    强大的元气澎湃汹涌,顿时将屋顶的砖瓦层层的压弯,最后在一声悲鸣之中轰然倒塌,掀翻的砖墙甚至压死了数位倒霉的张家子弟。

    而张绣虽然惊险,但是终究有地元境的修为,堪堪躲过了这一招。

    张绣稳定身形,心中惊慌,顿时喊道:“刘大人,若你还不出手,我张家必灭。”

    张绣话音刚刚落下,顿时王翻海感觉自己的背后一种凉意,仿佛是被猎豹盯上的猎物一般。

    心中暗叫一声:

    “不好!”

    顿时脚点地,一个侧翻,迅速远离这里,而下一秒之后,一声巨大的响声伴随着烟尘四射,一道人影出现在这里。

    王翻海回身看去,心中愤怒,嘴角挤出几个字,道:

    “刘峰!”

    “没错,正是本官!”

    来人赫然是同为天元境的刘峰,青阳县城的守备,负责治安的圣朝官员,一身武力比王翻海更强。

    而且传闻他曾经还是某位亲王的近卫,背景深厚。

    “哈哈,没想到咱们堂堂守备大人也开始亲自下场了,就是不知道大人你有没有考虑这件事的后果。

    若是被云灵宗知道了,大人您恐怕要吃不了兜着走啊!”

    王翻海言语之间,颇多嘲讽,而刘峰则是巍然不动,淡然的看着王翻海,随后轻声说道:

    “王家主,你我之间又何必说这些虚的,那云灵宗只来了区区两个人元境的蝼蚁,就算加上你和林涛还有你们家的众多七重武者,也妄想留下我?

    真是天真!

    今晚,有我在,你们别说屠灭张家,就是想平安离去,也要问一问我手中的刀答不答应!”

    刘峰的言语之间充满了自信,没有云灵宗的高手下场,在青阳县当中他就是最强者,因为作为曾经在核心九州厮混的武者,他身上的功法可要比这种地方的人要高明的多。

    凡人顶级甚至已经开始有了一丝化灵意蕴的功法,可不是青阳县当中的家族能够拥有的。

    这才是刘峰的底气!

    立于不败之地,又有什么好怕的?

    “刘峰,你未免自信过头了,大家同为天元境,纵然你强上一招半式,但是我们这边可是有两人。”

    王翻海继续道。

    但是刘峰巍然不动,冷着脸回应说:“两人?但是你真的敢让你们两位天元境的人来围攻我?莫非你们还真以为张绣是个废物不成。”

    一番话顿时让王翻海脸色发青,却是,若是他和林涛围攻刘峰,固然有胜利的希望,但是却会让张绣在下面如鱼得水,将王家和林家的人元境长老摁在地上打。

    这样一来,纵然胜利,也要损失惨重,这是王翻海不愿意看见的。

    不过......哼哼!

    “话不投机半句多,刘峰,若你安心的在青阳县城当中颐养天年,倒是没人敢对付你,但是你既然亲自下场,那么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王翻海最后冷笑一声,顿时冲上去,和刘峰相对而立。

    王家最强的武技是一门凡人高级的甚至可以说是顶级的武技,叫做烈阳剑法,王翻海自然掌握在手,此刻,长剑出鞘,长袍无风自动,猎猎生风。

    而对面的刘峰轻轻的擦拭这手上雪亮的刀锋。

    “今夜......刘某的大刀又要饱尝鲜血的滋味了。”

    铿!

    锵!

    刀剑交鸣,顿时火花四射,但是王翻海明显处于下风,但是勉力支撑不成问题。

    “王家主,我们兄弟来帮你!”郑修文和郑修武也面色深沉,顿时跳上屋顶,对刘峰出手,但是对面的刘峰只是冷笑,在这种层次的战斗当中,两位人元境的武者只能算是一点麻烦而已,根本造不成太大的威胁。

    而原本在刘峰身后的张绣则是冷笑着看着上面的战斗,随后将目光放在下方,寒光闪烁。

    “王老狗被拖住,林涛还没来,我倒要看看你们这些王家的狗崽子如何能在我的手下活下来。”

    张绣手上微微闪烁光芒,元气向着他的手上积聚。

    “去死吧!”

    被张绣顶上的可是一位王家的长老,看见来人的他顿时大惊失色。

    “吾命休矣!”

    但是他闭上眼等死的时候却发现没有想象当中的死亡痛感,当睁开眼的时候已然发现林家的家主林涛站在张绣的对面,挡下了这一招。

    当即感激道:

    “多谢林家主救命之恩。”

    “无碍!”林涛淡然的回应一声,随即看着张绣,嘴角带着玩味道:“没想到堂堂张家的家主居然也开始玩偷袭了,真是丢人。”

    “那也好过卖女求荣。”张绣自然不会在嘴上让这林涛,不过他的内心却是苦涩无比,双龙镇三大家族,原来若是一家独大倒是好说,但是现在两家齐平,他这一家独弱,连个天元境的武者都没有,情形顿时一变。

    张绣深知若是张家不冒险一搏,那么十年之内,必然消散一空。

    “话不多说,张绣,你我二人也有多年没交手,那么让我看看你这些年到底经历什么。”

    林涛微微一笑,浑然不在意张绣的话,手中长剑轻鸣,剑势已然展开,连绵不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