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山郡城熙熙攘攘,人群接踵,热闹非凡。

    现在已然是九月天,但是对于此刻的云山郡城来说,天气早就凉爽很多,路上不但是武者多,就是普通人也是穿梭其中。

    而那些三四重的武者都是老老实实,没有任何人敢惹麻烦。

    “云山郡城乃是我云灵宗的大本营,这里的一切都是我云灵宗的财产,不但城主是我云灵宗的内门长老亲自坐镇,就是那些统领一方的将主都是外门长老,亦或是执事,个个都是实力不凡。”

    郑修文侃侃而谈,他的身边站着三人,正是王丰,王灿和王玲月,这一天,是王灿几人到达云山郡城的第三天,云灵宗的大典已经正式开启,今天,就是郑修文带三人去注册备份的日子。

    “云山郡城的实力还不止这些,这里的驻军都是我云灵宗精挑细选的,包括宗内的杂役弟子,外门弟子,还有那些宗内执事或者长老的后辈,平均实力达到了炼骨境,这等阵容,纵然是放在全州也是顶级的军队。”

    “云灵宗果然强大!”

    王丰三人纷纷咂舌,别看他们现在十六七岁就是三重以上,但是他们都是家族当中精挑细选出来的,自然不是一般人能比的。

    大多数人指不定哪天就卡在某个关卡死都突破不了,而云灵宗居然能聚集这样一直军队,怕是化灵境的无上高手都能磨死一个。

    简直可怕。

    郑修文看着三人震惊的模样,心中微微得意,云灵宗强大,他自然也享有荣耀。

    所以他道:

    “你们三人,刚入云灵宗切记要低调,万万不可张扬,云灵宗内,卧虎藏龙,杂役弟子或许没什么,至多不过三重,但是到了外门弟子这一层次,便是风起云涌。”

    看到三人疑惑的目光,郑修文也是感慨,他当年就是吃了不了解的亏,刚刚从外面得到机缘晋级五重之后,居然迫不及待的直接申请内门弟子,错过外门弟子的资源争夺。

    “外门弟子每年会根据排位,制定一定的奖励措施,其中不但有各种丹药功法,武技,兵器,甚至还能得到外门长老的亲自指点,若是排在前十位,更是能够入得宗主法眼。

    所以外门弟子当中不乏五重甚至初入六重的高手,他们全都是为了这一份机缘。

    而内门弟子则差不多,也是同样,至于核心弟子就更加恐怖了,核心弟子当中甚至五位天元境的存在,还有隐藏其中的地元境高手,他们都是为了争夺那第一的机缘,争夺云灵宗宗主的机会。

    所以,切记,切记,进入云灵宗万万不可大意。”

    郑修文说完,面上略带惊恐,显然当初他知道的时候也是吓了个半死,而且论起身份,他们这些执事纵然权利大一点,但是地位和那些内门的精英以及核心弟子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郑执事回来了!”

    刚入一间小院,就有两位穿着淡青色长袍的云灵宗弟子走过来,满脸堆笑的看着郑修文。

    而郑修文则是高高在上,完全不屑一顾。

    这些被派遣到云山郡城做事的外门弟子一般都是比较次的,没有什么修炼天赋的,所以郑修文也不需要客气,只是淡淡的点点头,道:

    “这位是王丰,来自青阳县王家,是这一次青阳县的名额,记入内门弟子名册。”

    “是是!”这两人羡慕的看了一眼王丰,随即堆满了笑容,道:“王师兄,这边请,这边是内门弟子的考核处,当然,您是直入的,所以只要展示一下您的实力即可,随后我们会为您记入名册,内门弟子的服饰和佩剑,随后会有人给您送来。”

    说完,这二人便带着王丰离开,而王灿则和王玲月站在原地,等着郑修文的安排。

    而郑修文则是带着二人继续前进,没了王丰,剩下的两人也不值得郑修文重视,只是笑呵呵的替二人登记了杂役弟子的名额之后,就打发走了。

    “这位师兄,不知道我二人今夜住哪?”

    没了郑修文,王灿总得想地方住吧,所以拦住了从身前走过的一位穿着淡青色服饰的外门弟子。

    那人被王灿拦住,先是一愣,随即笑呵呵的问道:“二位是刚入的云灵宗吧,就是不知道二位记录的是什么名册?”

    “这位师兄,是杂役弟子。”

    王灿见到这人笑呵呵的,本以为这人好说话,但是没想到当听到他们两人是外门弟子之后,脸色瞬间冷下来,嘴角蠕动道:

    “还以为是内门的精英,没想到是两个杂役,真是的,浪费我表情。”

    这话虽然是嘀咕,但是好像就是故意说给王灿听的,他懒洋洋道:

    “你们二位是杂役弟子,那么应该去杂役院居住,那里才是你们该呆的地方,往前直走就是了,别在这妨碍我。”

    这人仿佛挥苍蝇一样的赶人走。

    纵然是王灿的涵养,都感觉面上尴尬,他看眼前这人也不过是刚刚四重的模样,但是年纪都是二十好几的老男人了,一看也是那种没天赋的人,要不是因为不知道情况,王灿早就一巴掌打上去了。

    不过王玲月可忍不住了,娇声呵斥道:“你这人怎么这样,我们好声好气的叫你一声师兄,你你却如此对待我们。”

    “哼,不然呢!”这人冷笑两声,阴阳怪气道:“小丫头,你还以为你是在你家中嘛?到了这里,你只是云灵宗的底层,不过你这丫头还有几分姿色,若是傍上某一位师兄,倒是可能飞上枝头,但是现在,嘿嘿。”

    “现在又如何!”

    就在这时,一道冰冷的声音从他的身后传来,而王灿则是面上一喜,来人正是王丰,此刻的王丰已经穿上了内门弟子的白色长袍,身上也佩戴了内门弟子专有了长剑。

    卓尔不凡。

    “现在自然是被我随便玩啦,哈哈......啊!你敢打我。”

    这人还没反应过来来,瞬间感觉脸上一热,一股温热的鲜血从鼻子里面飚出来。

    “嘿嘿,我不但要打你,我还要打你!”

    随即王灿就再一次动手,而王玲月则是在一边叫好,这人想要挣扎性的反抗一下,但是发现自己根本不是王灿的对手,随即怒道:

    “我不管你是谁,你们倒霉了,区区杂役居然敢欺负一个外门弟子,我要禀告执事,将你们下监狱。”

    “呵呵,恐怕你没机会了!”

    而此刻王丰已经上前,站在这外门弟子的前面,这人瞬间糯糯起来,他喉结涌动,一股吐沫咽下去,声音干巴巴道:

    “这......这位师兄,我......我......就是开玩笑,开玩笑......”

    两眼一黑,顿时,这人没了声息。

    王丰看到他这样,也懒得再动手,他心情还不错,道:

    “我问了,你们是我带来的,自然要和我住一起,内门弟子有专属的小院,你们两人就跟我走。”

    “耶,太好了。”王玲月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顿时蹦了起来,从后面环着王丰的脖子,娇憨的声音时不时的传来。

    “我就知道哥哥最好了~”

    而在三人的背后,一个鹰鹫的面孔缓缓浮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