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狼,若是你的目标是我,我跟你走。”

    花师姐看着这名云灵宗的弟子如此凄惨的死去之后,顿时心中悲切,娇喝一声,怒道:

    “若是你不停手,那么我就自杀,让你白忙一场。”

    “花师姐~”

    “花师姐!”

    听到花师姐这名说,顿时云灵宗这一方的人松了一口气,眼神闪烁,同时感激的看了一眼这名貌似娇弱的女人。

    但是还没等这些人兴奋,又有一名自以为得救的云灵宗杂役弟子惨叫一声,被狼群连骨头带肉一口的吞没。

    “你怎敢?”

    惊怒交加,还有不敢置信。

    花师姐的的眼神也不可避免的带上了一丝惊恐,因为这个独狼完全就是一个疯子,甚至连条件都不谈了,就直接开杀。

    难道他的目标不是我?

    花师姐陷入了迷茫。

    而这时,远处幽幽的传来一声戏虐的声音,道:

    “花小姐,你未免自视过高,你以为我的雇主要的是你的人?要的是你的美色?

    你自己是什么样子,难道没有几分认识?

    我的雇主要的可就是你的身体,死活不论啊!哈哈哈!”

    “疯狂吧!我的小崽子们,杀死他们,杀死他们,一个不留。”

    一种癫狂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的响起,王灿手上的长棍挥舞,每一棍子都能带走一只野狼的生命,但是看着这仿佛无穷无尽的狼群,瞬间一种无力感涌上来。

    ‘不行,这样下去,纵然我的棍子舞的再好也没有用,迟早有疲软的一天,现在的关键还是找出主谋,将那个独狼击杀,只有他才是真正的头领,杀了他,这些狼群没有约束,虽然还有几份凶性,但是若我们一路逃离,还是有机会生还的。’

    王灿的目光开始闪烁,但是作为最基本的配角素质,他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抽中真正的独狼的,现在只剩下开挂一个方式。

    说干就干,王灿的心中,金色的丝线散发而出,同时一种,莫名的沟通开始在他和王丰之间联系,他现在已经能够借用王丰百分之七十的气运,虽然比不得王丰亲临,但是也已经足够了。

    主角是什么?主角就是挂壁啊!

    无往而不利!

    现在的王灿就是这样的感觉,他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整个世界充满了善意。

    “花师姐,替我掩护,我要搜寻独狼的踪迹。”

    王灿轻声道,同时双目灼灼,盯着花师姐,后者则是微微一愣,然后脸色莫名奇妙的闪过一丝红晕,轻轻的点点头,道:

    “你想尝试那便试试,若是不能,我们就围成一圈,若是周围有云灵宗的师兄,我们还有机会。”

    花师姐说完,娇喝一声,随即手上的长剑轻舞,一道道剑光闪烁,这剑法一看就是不凡,最起码也是凡人高级的功法,几只凶悍的野狼只是刚刚擦边就被击杀。

    但是王灿也能看出,花师姐的体力在慢慢的消耗,长此以往,肯定有消耗完毕的一天。

    凡人境界,只要不到天元境,不能沟通内外,内息和元力的消耗无法恢复,自然敌不过人海战术。

    这也是这独狼能够闯出诺大威名的原因,天元境杀不死他,地元境以下别人得罪不起他。

    “王师弟,看你的了。”

    花师姐在王灿的耳边急促说道,随即目光微凝,看着周围的狼海。

    “王灿,救我啊。”

    就在这时,云通很无耻的靠过来,屁股后面坠着两只野狼,而王灿则是摇摇头,随手甩了一棍子,将两只狼都弄死了。

    “哈哈哈,还在挣扎嘛?没用的,没有人能够找到我,从来没人能够找到我,我当年可是从天元境的强者手下安然脱身,难不成还能在你们这些小家伙手中翻车不成?

    桀桀桀,放弃吧,早点解决你们,我还要赶着回去吃饭,我可是答应了小红,这一次回去之后,就要和她成亲的,现在万事俱备,就欠拿你们的人头当彩礼了。”

    ‘这种flag都敢立?这独狼有点嚣张了吧!’

    王灿凝神,虽然他只能看到那些大气运者的气运,但是这独狼话一出口,王灿都能感觉到周围的黑气凝聚,盘桓不止,这定然是有人要倒霉了。

    “王灿,找到了吗?”花师姐抿抿嘴唇,轻声问道,其实她原本也没有抱有什么打算,但是看到王灿坚毅的面孔还是忍不住相信对方,可是现在,花师姐也没有什么底气了。

    一想到自己的尸体被人带回去那种恶心的场景,顿时打了一个寒颤。

    “没有!”

    王灿摇摇头,不过随即他的脸上狞笑一声,道:

    “虽然没找到,但是他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

    “什么?”花师姐和云通还没反应过来,只感觉王灿飞射而出,却不知为何。

    而王灿本人则是锁定狼群当中的一个位置,他现在已经不管了,管他独狼现在在哪里,只要等他攻击那个位置的时候,独狼在就行了。

    至于打空......

    不存在的,先不说王灿借用了王丰的气运,有天命加成,还有这独狼好死不死的立下一个flag,也有天命加成,这一正一负相加,顿时威力恐怖。

    “哈哈,小子,你以为随便打一个地方,就能击中我,简直傻的可爱。”

    狼群当中,飘忽不定的声音再一次传来,此时不但独狼在嘲笑王灿,就是云灵宗的杂役弟子也纷纷暗骂王灿不知好歹,鄙视王灿这种无脑的举动。

    “蠢货,若是和我等聚集在一起,虽然不一定能够坚持到援兵到来,但是也能多一份希望,此刻去送死......额......”

    这人话说一半,正准备开嘲讽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喉咙被掐住了一般,噎噎的说不出话。

    豆大的汗珠顺着脸颊慢慢的滑落。

    狼群当中,一声巨大的声响陡然响起,顿时鲜血横飞,一道身影惨叫一声,然后只见王灿的棍子上面挑起了一个人影,惨叫连连。

    顿时,云灵宗的人惊呆了,独狼自己也惊呆了......

    他一边惨叫着,一边在思索自己是谁,自己在哪?自己刚才为什么要去那个地方?

    这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诡异。

    ‘我记得我是想往东边走的,为什么会跑到西边。’

    此刻的王灿也松了一口气,然后看着独狼的惨状,顿时狰狞一笑,“是不是很奇怪我为什么会找到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从来就不确定我能找到你,但是我始终相信一点。”

    “什......什么......”

    “我管你在什么地方,我打哪,你必然就在哪.....”

    独狼:“呃......”

    随即口吐鲜血,眼神当中闪着深深的错愕,仿佛有说不尽的话一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