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不可能,这里只有你是五重的修为,实力最高,而且你还是我云灵宗的内门弟子,掌控《花雨剑法》这样的杀招,除了你,还有谁能够击杀这独狼?”

    吴桐摇摇头,不敢相信,脸上的表情也是奇奇怪怪的,完全不知道那一个表情适合现在的场景。

    花师姐则是嫣然一笑,似乎刚才的紧张因为独狼的死和吴桐的到来全都结束了一般,淡淡道:“我实力是最高的,可是我找不到独狼在哪啊!既然找不到,那么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能看着这份天大的功劳溜走喽......”

    说道这里,花师姐自己都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功劳虽然大,但是也要看实力,要不是王灿突然出手,估计在场的人都得死。

    想到这里,花师姐的一双妙目盯着王灿,微微努努嘴。

    而吴桐则是顺着花师姐的目光看过去,入目之处,一个满身血腥的普通面孔,所以吴桐对王灿的第一感觉就是毫无特色,然后就是否定,否定王灿杀死这独狼的可能。

    心中带着怀疑,自然气运随之而动,这点微妙,自然被王灿察觉。

    “吴桐师兄!”

    王灿立刻起身,匆匆道,同时心里面冷汗直流,面对这样一位天元境的强者,王灿的压力很大。

    “你就是杀了独狼的人?”吴桐微微一笑,同时心中细细思索。

    随即他想到了一个可能,那就是这王灿本就是和独狼一伙的人,那独狼这一次就是来配合演戏,被杀死的也不是真身,而是某个被抓来的倒霉蛋,目的就是为了迷惑花师姐和云灵宗,为王灿创造机会。

    也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连天元境都无法杀死的独狼会憋屈的死在一个四重的武者手上。

    不过心中的念头被吴桐隐藏的很深,他饶有兴致的看着王灿的“表演”然后笑道:

    “不必紧张,你我都是云灵宗的弟子,算是一家人,我痴长几岁,是你的师兄,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暴徒,你这紧张,倒是让我不好做人了。

    何况你还救了小花,小花可是和我一起修行的小妹妹,和我感情很深,你救了小花,我也算是欠你一个人情。”

    话音落下,吴桐话锋一转,顿时眼神灼灼,道:

    “听说这独狼曾经得到一份前人遗泽,据传是曾经某一个御兽宗门的灵兽袋,里面能够储存活物,珍贵无比,我想,这么重要的东西他自然应该是装在身上的,这一次若是能得到这东西,那么我云灵宗的诸位太上长老必然无比兴奋。”

    吴桐一边说着,另一边时刻关注这王灿的表情,他无非是想试探王灿究竟是不是和这独狼一伙的,因为这等宝物,演戏的话,即使再怎么逼真,也不可能拿出来,这可是能够让化灵境的人物都为之意动的东西,自然珍贵。

    若是王灿在他说话的时候,有稍微的不自然,那么吴桐就有把握独狼和他有勾结,但是结果很意外,吴桐没有发现任何的紧张或者说是焦虑,只看见王灿微微的意外,和流口水的模样。

    顿时开始自我怀疑?

    ‘难不成,他真的那么好运。’

    吴桐眉头微蹙,这种感觉非常不好,他总感觉这王灿有什么秘密在隐藏着,可是却偏偏无法探寻,这对掌控欲很强的人来说,非常不好。

    “吴桐师兄,既然那独狼身上带着这么珍贵的东西,那我们赶紧找出来,这种珍贵的东西,若是能交给宗门,定然能够得到赏赐,说不定,储物戒指都能放出来几枚。”

    花师姐也是双目放光。

    纵然云灵宗,空间类的储物戒指也并不是很多,每年的产量更是低的感人,除了那些地位尊贵的长老和核心弟子,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拥有,这一次,若是能够上交灵兽袋这样的道具,那么宗门还真可能用同等的储物工具交换。

    若是这灵兽袋品级很高的话,那么连宗门贡献点都能分外赐予。

    简直赚大发了。

    “对了,吴桐师兄,这独狼的身上定然有他的修炼功法,从他的奇妙之处看来,定然也是有着化灵层次的影子,上交宗门的话,说不定我们云灵宗的子弟将来也能驾驭野兽作战,这可是天大的好事啊!”

    花师姐想的很完美,作为内门弟子,已经是五重巅峰,她的战斗力不高,对于内门弟子之间的排序争斗不是很在意,反倒是对修为的提升更在意,这一次若是能够将这两样物品上交宗门,那么无论是实物奖励还是贡献点奖励,花师姐都觉得这一次定然能窥破六重,成为宗门核心弟子。

    “好,事不宜迟。”吴桐冷冷的看着四周竖着耳朵偷听的杂役弟子,道:“其他人都去四处警戒,任何人不得过来。”

    说完,吴桐的眼神柔和下来,看着王灿和花师姐道:

    “小花,你和王灿和我一起搜寻,得到了东西之后,定然不会少了你们的功劳。”

    吴桐眼神闪烁几下,顿时在王灿的带领下,轻飘飘的走到独狼的面前,刚才只是初步确定了一下独狼的尸体,并不准确,这一次,吴桐仔细的辨认了一下,终于慢慢排除了自己的怀疑,这不可能是替身,必然是独狼无疑。

    既然这样......那么......

    吴桐看着独狼已经被砸成半肉泥的身子,心中恶心,但是仍旧翻找一番。

    “吴桐师兄,这个是不是灵兽袋?”

    王灿在独狼的尸体一边,看见一个灰色的兽皮,上面总有一种让他看不清的灰色气流,顿时好奇道。

    “在哪?”吴桐一个激灵,然后便看见被他踩着一半的兽皮装袋子,顿时心中微微尴尬,脸上的神色一闪而逝,随即捏起袋子,闭上双目,元力灌入其中,仿佛在细细品味。

    王灿在一边看着吴桐的神色变化,先是疑惑,随后是皱眉,最后则是狂喜和震惊。

    良久,吴桐放下灵兽袋,脸上的笑容压抑不住,道:

    “这一次,你们立了大功了,这就是灵兽袋,里面足足有一个镇子大小,我敢肯定,这必然是天人强者的手笔。”

    随即,吴桐继续翻找着独狼的尸体,脸上泛着神采。

    “快,这独狼的身上定然还有着修炼功法,我云灵宗虽然传承久远,但是这种御兽功法是万万没有的,这一次定然能填补空白,甚至能让云灵宗在我们这一代称尊整个三山州。”

    不得不说独狼很惨,死了都不能安稳,尸体被翻来覆去的找了七八遍,都快绝望的时候,才在他的前胸之上找到一块缝上去的皮毛,这块皮赫然是这独狼撕下自己的皮肉,将这功法缝上去的。

    狠!

    真狠!

    不愧是能够逍遥那么多年的狠人,对自己都那么狠,还有什么可说的。

    “这功法我拿走了,还有这灵兽袋,我需要先返回宗门,将这两样物品上交宗主,你们放心,该有的奖赏我定然不会贪墨。”

    吴桐轻笑一声,已然完全相信王灿的无辜,也为自己的怀疑愧疚,加上花师姐的缘故,吴桐现在看着王灿只觉得分外顺眼。

    而王灿则是低着头,欣喜的看着脑海中代表着好感度的数值慢慢的往上面蹦。

    ‘快了,快了......还差一点,快点啊!’

    “好了,我先走了,小花你们保重。”

    吴桐纵身一跃,在猎鹰的鸣叫声中慢慢远去,只留下一个潇洒无比的背影,还有......王灿幽怨的眼神。

    以及王灿脑海中金光闪闪的二十九......

    Mmp,差一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