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公子。”

    云灵宗外,一位身穿青衣的外门弟子小心翼翼的靠近一处凉亭,里面,一个清冷的身影站立其中,绣着鸟兽的丝质长袍在云山的秋风里缓缓飘动。

    他的左手握着一个酒杯,酒杯的外缘镶嵌着一圈玉质的装饰,在凉亭当中还有两位清秀的丫鬟伺候,一人陪酒夹菜,一人随风起舞。

    “怎么,事情打探的如何?”

    这位被称呼为赵公子的人轻轻问道,而那位站在外面的云灵宗外门弟子则是面上一喜,凑上前道:

    “赵公子,您吩咐我打听的事情我已经全部打听清楚了。”

    这人只是普通的云灵宗弟子,身份上一般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眼前这位赵公子则不是云灵宗的人,但是架不住人家的爷爷在云灵宗身居高位啊,已经是一位手握大权的内门长老。

    只是因为云灵宗的规矩束缚,所以这位赵公子才没能进入云灵宗修行,但是在云山郡城,这位可是响当当的人物,纵然是普通的核心弟子也不敢和这位赵公子争风吃醋。

    谁叫人有一个好爷爷呢?

    “既然打听清楚了,那就说吧,难不成还得我请你开口......?”

    赵公子的话到最后,面色微笑,但是眼前的外门弟子却感觉心中一紧,提心吊胆的看了赵公子一眼,随即才小心翼翼道:

    “赵公子,事情已经清楚了,吴桐师兄和那两人并没有什么关系,只是当初花言师姐在外执行任务的时候,偶遇独狼,在那王灿的帮助下,击杀了独狼,所以那日吴桐师兄是将杀死独狼的奖赏带过去的,至于那枚脱胎换骨丹应该是意外。

    是那王灿恰好成为外门弟子,吴桐师兄偶然起意才赐下的,赵公子,您应该知道那枚丹药对吴桐师兄来说并不算什么。”

    说到这里,这位外门弟子的眼中流露出一丝羡慕的神色,对于吴桐而言自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广大处于水深火热之中的外门弟子来说,这绝对是改变命运的神丹。

    “哼,不错!”赵公子满意的点点头,略显鹰鹫的脸上也舒展了一点,随后慢慢的闭上双眼享受身后俏丽丫鬟的揉捏。

    而这外门弟子见状,自然知道该如何做,微微靠近一点,继续道:

    “我从和花师姐一同执行任务的师弟口中也探听了一点消息出来。

    那位师弟叫做云通,号称杂役弟子当中的百事通,他当时和那王灿颇为熟悉,我便寻上他。”

    “哦!?可是他既然是王灿的朋友,又怎么会告诉你实情?”

    赵公子虽然闭着眼,但是心里面可不瞎。

    不过这外门弟子倒是颇为自得,他轻蔑的笑了笑,解释道:“那云通原本自然是不愿意的,但是我搬出了赵公子您的威名,那人自然很光棍的卖了那王灿。

    想想也是,区区一个走了狗屎运的外门弟子,怎么能和赵公子您相提并论。”

    这人谄媚的拍了拍马屁,继续道:“那云通还是有些本事的,在吴桐师兄和花师姐交谈的时候,那人就待在一边,所以听的比别人都多。”

    “那云通说了,花师姐杀死的独狼身上有着传说当中的灵兽袋,而且还有御兽宗门的修炼功法,上交宗门获得的奖励必然丰厚无比,还能有储物戒指赐予,其他的种种好处,更是妙不可言。”

    “什么!?”

    这下子这位赵公子不淡定了,那可是储物戒指,纵然整个云灵宗也不多见,整个赵家,也唯有他的爷爷,那位云灵宗的内门长老拥有。

    其他人,甚至连赵公子自己的父亲也没有,要知道赵公子的父亲可是堂堂人元境高手,云山郡城的一位郡兵都统,身份和实力都显赫的存在啊!

    “真的有储物戒指!?”

    赵公子抓着这外门弟子的衣领,眼眸中带着冷厉的寒光,这外门弟子感觉自己稍微有点谎言下一秒都可能身首异处。

    所以他的喉咙哽咽了一下,声音干巴巴的道:

    “那人是这么说的,而且当时在外门弟子的宗务堂,也有不少人看见吴桐师兄扔了一个不起眼的东西被那王灿收起来,我想......我想很有可能就是那储物戒指,也唯有这个,才能担得起宗门的奖赏。”

    “好!好!很好!”

    赵公子突然哈哈一笑,两手松开,站在凉亭当中不停的左右移动,最后将目光锁定在这位外门弟子身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你很不错,这个消息我很满意,该得的那份奖赏你可以直接到云山郡城找我赵府的管家要,我会和他打招呼的。”

    “多谢赵公子,多谢赵公子。”

    这人闻言,顿时大喜,这位赵公子可是允诺了不少好处,不但有十枚养精丹,还有一千两黄金的好处,对于苦哈哈的外门弟子来说,这简直就是天降横财啊!

    “嘿嘿,没想到原本准备除掉那个王丰的,却收到了这样的意外好处。”

    赵公子眼神深处压抑着喜色,当初他在云山郡城云灵宗的别院的时候,就注意到了王丰,两人之间虽然没什么仇恨,但是......连他堂堂长老弟子都不能进入的云灵宗,却被一个乡下的土财主之子“抢了”,这自然不舒服,外加......

    那王丰的妹妹也是挺可爱的!

    这仇恨自然就结下了。

    有时候,就是这么莫名其妙。

    “赵公子,你是要对付那王丰和王灿是嘛?”这外门弟子似乎猜透了赵公子的心思,舔着脸继续道,同时面有得色。

    而赵公子则是带着奇异的眼神看了这人一眼,随即点点头道:“不错,这人天赋不错,而且占据青阳县云灵宗的招收名额,我那日在云山郡城的别院当中恰好看见此人仗着云灵宗的身份耀武扬威,自然要惩戒一番,让他知道一下这云山地域的规矩!”

    说到这里,赵公子的声音陡然便的阴冷和愤恨,随即还有着无奈,片刻之后,冷着眼看着这外门弟子。

    “现在看来,我原本的设想恐怕不行了,这王灿身怀重宝,还有那王丰援助,要想得到那储物戒指和里面的珍藏,自然要......”

    “咔嚓!”

    赵公子露出一个森森的笑容,将手从脖颈慢慢的划过。

    咕嘟!

    对面的外门弟子瞬间打了一个寒颤,然后道:

    “赵公子若是要对付那王丰,我有一个办法。”

    迎着赵公子冷漠的眼神,这人就差跪在地上仰着头说了。

    “那王丰有一个妹妹,叫王玲月,只是三重修为,属于云灵宗的杂役弟子,虽然她只负责照顾王丰的起居,但是每年还是必须为宗门效力一个星期,我们......”

    “我们完全可以从这上面着手......”

    “他们定然没有任何防备,等这王玲月被我们捏住了尾巴,嘿嘿,那王丰和王灿还不是手到擒来!”

    “嘿嘿嘿!”

    “哈哈哈!”

    云山之上,两声阴冷的笑声传来,惊起了一片鸟鸣。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