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

    别院之内,王灿气喘吁吁,浑身的肌肉拧成一团。

    良久,王灿最终还是放下了,脸色微微有点难看,他现在已经四重圆满,加上吞服了数枚养精丹,却还是没能突破五重,反观王丰,自从进了云灵宗,更是一路顺风顺水,已然接近六重中期,修炼速度恐怖无比。

    “已经整整一个月了,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自打成为外门弟子开始,已经整整一个月,期间王灿大多数的时间都在捉摸着突破五重,成为内门弟子,拥有独属于自己的别院,可惜尝试了数次,依旧没能成功。

    王灿自然也没有放着金手指不用,气运勾连几乎每一次都是开着的,但是依旧失败。

    “难不成......难不成王丰的气运已经不足以支撑我继续晋级?”

    “可是不应该啊,王丰已经六重修为了,我才四重,这种状况出现的有点早了。”

    就在王灿锁紧眉头思索问题的关键的时候,房门被打开,王丰慢慢的走进来,他看来一眼王灿,最后摇摇头道:

    “又失败了?”

    王灿点点头。

    “这点挫折不算什么的,我当初为了突破五重,足足尝试了七八次,你这才六次,很正常,你的天赋比不上我.......”

    看着王丰在滔滔不绝的安慰着,而王灿则是瞬间陷入了一种懵逼的感觉,他总算知道了自己不能突破的原因了,问题就出在气运上。

    他每一次都感觉自己能突破,只要加把劲就行,但是这气运一借用,王灿就变成了弱化版的王丰,冥冥之中自然也要享受一下王丰当初的待遇......

    想到这里,王灿的喉咙哽咽,仿佛吃了shi一样的难受,心中后悔万分,要是不借用气运,那么王灿保证,自己早就是五重养气境的内门弟子了。

    哭瞎!

    “丰师兄,我懂了,下一次定然能突破。”王灿找到原因,心中松了一口气,然后突然面色诡异的问道:

    “丰师兄,吴桐师兄今天没来?”

    王灿的眼神中带着一种特别异样的神色,最近一个月,也不知道为何,吴桐倒是经常来王丰这里,每一次都是静悄悄的来,静悄悄的离开,谁也不知道为何。

    但是有一天,王灿却突然看见王丰对着吴桐发飙,嗯......是羞怒的那种。

    有基情!!!

    果然,王灿话音刚刚落下,就被王丰狠狠的剜了一眼,冷笑道:

    “这种事情不该问就别问,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咳咳咳!”

    “好,丰师兄想多了,我就是问问。”王灿看见王丰有发飙的迹象,赶紧眼神飘忽,转移话题。

    “对了,丰师兄,玲月呢,有一段时间没看见她了。”

    “玲月?”提到王玲月,王丰僵硬的脸上才微微舒展,好笑道:“那丫头,自从进了云灵宗就疯了一样,到处游荡,不过现在总算是安静了,她被杂役弟子的宗务堂派去云山郡城负责云灵宗在那里的一处产业的打扫,一共一个星期。现在已经是第七天了,算算时间也差不多该回来了。”

    王丰脸上的笑意还没有褪去,便听见别院的门外,一位匆匆忙忙的身影闯进来,随即口上大呼着:

    “丰师兄,丰师兄,不好了,不好了。”

    “嗯!?”王灿和王丰面色同时一变,两人互视一眼。

    “慢点说,到底是什么不好了!?”

    王丰推开门,扶起这个气喘吁吁倒在地上的人,眉头一皱,虽然心中略微焦急,但是仍旧耐着性子问道。

    这人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水,将水顺着喉咙吞下去,声音才不似一开始那样干巴巴的有气无力。

    “丰师兄,玲月小姐......玲月小姐出事了!”

    “到底是什么事?”王丰一听到王玲月瞬间面色陡变,若不是怕吓到眼前的人,恐怕早就面目狰狞了。

    但是饶是这样,这人也被吓了不轻,急急忙忙道:“玲月小姐和我们一起去云山郡城执行宗门的杂活,今天已经是最后一天了,玲月小姐和她的两个小姐妹就说要去看一看云山郡城。

    随后......随后她们就被云山郡城赵家的人抓起来了,说是玲月小姐采摘了他们药园的珍贵灵药,要我们赔偿,否则便不放人。”

    “不放人!?”王丰面色阴沉,冷冷道:“难不成那赵家的人要比云灵宗还要强势?”

    “那自然不是,可是丰师兄,那赵家的背后可是咱们云灵宗的一位内门长老,操持大权,有这位长老撑腰,那赵家的人纵然是核心弟子和一些执事大人都不愿意得罪。

    这一次,带我们去的那位宗务堂的师兄也是让我们尽快交了赔偿,将人领回来。”

    这人匆匆忙忙的说完,赶紧道:“丰师兄,事情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我还有点事,我先离开了。”

    说完,也不等王丰回答,跌跌撞撞的就跑开,似乎一刻也不想在这里逗留。

    ......

    云山郡城,一处幽静的庭院,其内自然是鸟语花香,纵然是十月的天,这里的丫鬟依旧穿着单薄的丝纱,娇艳的面孔与四周的花海相衬,倒是交映成辉。

    “赵公子,事情已经成了,现在就等着那王灿和王丰自投罗网了。”还是那位出主意的外门弟子,他谄媚的看着眼前的赵公子,轻轻的打发走传递消息的下人,喜笑颜开道。

    “嗯,很不错,那王丰和王灿若是来了,就别想走了!”

    赵公子抿了抿茶,气定神闲的看着眼前的美景,随即面上露出一丝智珠在握的神色,仿佛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赵公子,那王丰和王灿一个是内门弟子,一个外门弟子,若是......若是消失在这里,恐怕会有麻烦吧!”

    “麻烦!?”赵公子陡然笑出声来,自信道:“我赵家从来不怕麻烦,尤其是在这云山郡城,这可是我赵家的大本营,别说区区一位内门弟子,纵然是核心弟子死了也就死了,谁叫他擅闯私宅?难不成那云灵宗还不讲理了不成?”

    “等杀了那王丰和王灿,那王玲月便成了我掌中玩物,总要让她尝尝这十八般武艺。”

    咕嘟~

    “放心,这件事不会牵扯到你,况且为了今天的事情,我可是特意从爷爷那里借了一位人元境的高手坐镇,等得到了储物戒指和里面的宝物,自然少不得你一份奖赏。”

    赵公子笑吟吟的看着眼前喜出望外的外门弟子,眼底深处闪过一丝不屑,这种事情,连他家族的那些长老都不知道,怎么还会留着一个大破绽在外面?

    所以这大饼随便画,赵公子说到做到,随后自然会烧过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