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灵药!?”

    云灵宗通往云山郡城的路上,王丰面色阴冷,而王灿的眼神当中更是有着微微不安。

    “这赵家真当我们是傻子?一株珍贵的灵药就那么堂而皇之的摆在外面被人采摘?真是笑话,云灵宗的药园当中,虽说不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但是数十位外门弟子,数位内门精英,还有几位执事坐镇,铁桶一般的存在。

    这赵家的药园......呵呵,连普通人都能进去,也称得上是药园,花园还差不多!”

    王丰阴郁的脸上有着化不开的不屑,他几乎一眼就看出了其中的猫腻,纵然王丰这样的性格,被人算计,也是不爽到了极点,更何况还是拿他的亲妹妹作为要挟。

    自然让王丰更加愤怒。

    “这是一个阴谋!”王灿点点头:“那赵家必然有什么在等着我们。”

    “那又何妨,我二人是云灵宗的弟子,那位内门长老即使在怎么无理取闹也不可能平白无故对我们出售。

    所以......我倒要看看那位传闻当中的赵公子在做什么!?”

    ......

    云山郡城。

    夜晚的天空格外璀璨,无数的群星闪烁,照亮着夜晚的城市。

    “赵公子,他们两人已经到了云山郡城的外面。”

    赵公子挥挥手,微微有点意外,没想到这两人居然这么迅速,他还以为这两人仗着云灵宗弟子的身份会明天再过来。

    “看来......那个王玲月在这两人的心上很重要嘛!”

    “不过我喜欢,越重要才越好!”

    紧接着一阵阴森的笑容传来。

    而此刻王灿和王丰二人到了云山郡城,并没有立刻的冲去赵府救人,对于二人来说,那位赵公子既然拿住了王玲月作为要挟,那么在见到好处之前,王玲月的安全还是能保障的。

    所以趁着这个机会,王灿和王丰自然是多多打听这位赵公子的信息。

    片刻之后,转了一圈的王灿才回到酒楼,将打听到的消息转告王丰:“这位赵公子的确是那位内门长老的嫡孙,但是却无缘进入云灵宗修行,甚至连功法都不能赐予。

    他的修为目前是凡人五重,在云山郡城的那些人当中很有威望,而他的父亲则是云山郡郡兵的一位都统,有人元境的修为,赵家的背后也还有着数位人元境的武者。

    简而言之......这赵家很强!”

    王灿面色凝重,而王丰则是洒然一笑,道:“就算这样又如何,事情的起因是那赵公子挑起的,我们上门要人这是正常,我不相信宗门那些长老会帮着这些外人。”

    王丰怎么说也是王家的少爷,身份尊崇,抛开云灵宗的影响,王家的实力也是不弱于这个赵家,所以凭什么要让那所谓的赵公子三分。

    “事不宜迟,我们直接上门要人,若是不给,那就抢!”

    王灿想要找那位赵公子很简单,因为这位在云山郡城当中相当的有名,所以稍微打听一下就知道了那位赵公子的私宅所在。

    那个地方在云山郡城当中比较偏僻,四周都是半荒废的住宅,只有赵公子这一处灯火通明。

    黑暗中,王灿和王丰慢慢的走近这所私宅,两人的面色越加难看,这四周一路走来,三人足足察觉到了二十多道三重武者的气息,虽然王丰不放在心上,但是这种诡异的情形不难猜出那位赵公子似乎......没安什么好心思啊!

    两人微微踟躇了一会,但是陡然之间,四处人影憧憧,瞬间火光冲天,数十个火烛燃起,将两人所在的位置照的灯火通明。

    “啪!啪!啪!”

    “好啊,好啊,不愧是那王玲月的亲哥哥,就是心急!”

    人群中间,一位被簇拥的阴翳公子缓缓走出,面带笑意的看着两人,然后一挥手,身后的下人押送着一个少女走出来。

    此刻,这少女面色灰暗,原本白嫩的脸上布满了灰尘和泪痕熔铸的痕迹,两个眼圈更是通红一片。

    王丰面色一紧,握紧拳头狠狠的盯着赵公子。

    “快放了我妹妹,我可以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否则,定然要让你们赵家付出代价!”

    “哥哥!唔!”王玲月听见王丰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但是只来得及叫了一声,就被身后的人捂住嘴,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

    而一边的赵公子听了王丰的威胁则是哈哈一笑,仿佛听见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般。

    他指了指周围,捂着肚子笑道:“你们这群蠢货没听见这位王少爷在说什么嘛?他居然说要我们赵家好看,你们说好笑不好笑......还愣着干什么,赶紧笑啊!”

    “哈哈哈~”

    这群赵家的下人顿时传来一阵尬笑,而那位赵公子倒不以为意,他就是想刺激一下王丰,好好玩一玩而已。

    现在玩也玩了,笑也笑了,接下来就是做正事了。

    他忽然看着王灿道:“这位就是王灿吧,听说你可是王家的一位下人,就是不知道这位王玲月小姐采摘了我灵药,你们该怎么赔偿,要知道那枚灵药可是三品灵药,珍贵无比,那是我父亲送给我礼物,我将它栽种在药田之中,却被这丫头当成野花采摘了,这其中的损失可是很大的。”

    “那你说要如何!”王灿一脸诡异神色,他就是傻子也才出来对方的心思了,无非是敲诈勒索,而他能够拿出的有什么?无非就是那日吴桐转交给他的那枚储物戒指和里面的数枚丹药,以及一些资源。

    ‘看来是谋划良久啊!’

    王灿低下头,眼神当中闪烁着,他知道今天怕是中计了,有心算无心,这赵公子定然还有什么后手,即使他拿出了这些,也别想安全离开。

    王灿不认为在一位云灵宗的内门长老面前,区区两位普通弟子的失踪会掀起什么风浪!

    “好说,二位都是云灵宗的高才,我只是区区一位赵家混吃等死的少爷,如何敢得罪二位,只要二位将赔偿送到,我立马放人。”赵公子一边笑着,一边说着他自己都不相信的鬼话。

    “那枚灵药可是三品灵药,等闲价值的东西自然不可能媲美,但是我听说某些人可是有一枚珍贵的储物戒指,我想,单论价值也差不多的。只是灵药乃是强身,储物戒指只是死物,我就吃点亏,只要你拿出那枚戒指,我就放了这姑娘,如何!?”

    赵公子微眯着的双目之中冷光连连,现在已经不再遮掩,完全的图穷匕见,直中要害。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