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

    一声冷笑,王灿和王丰同时鄙夷的看了一眼这位赵公子,他们不是傻子,自然看出来隐藏在这阴谋背后的目的。

    恐怕就是那枚珍贵的储物戒指!

    “怎么,难不成你们不愿意?”赵公子轻笑一声,略显阴柔的脸上带着点点寒芒,一只粗糙的手陡然伸出,捏着王玲月的下巴,嘴一瞥,故作姿态道:“可怜的丫头,看来你这位哥哥和你家的下人似乎对你不够重视呢。”

    “姓赵的,放手!”王丰看着捏着王玲月下巴的赵公子,瞬间脸上阴沉如水。

    而后者则是看着王丰散发着杀气,却巍然不惧,反而笑了出来,他向前走两步,面上的轻佻让人怎么看怎么想揍他。

    “啧啧啧!还真是兄妹情深呢!那么你为什么不让你边上的那人交出东西,只要叫出来,你们三人就能离开了,我赵阳伯说话算话。”

    “是啊,你赵阳伯的话怎么能信呢!”王灿上前一步,眉毛轻佻,嬉笑道:“这位赵公子,你当我们是傻子不成,交了东西我们还能离开?恐怕连尸体都留不下吧!”

    “啪!”

    赵阳伯猛的拍了一下手,面上突然笑出来。

    “好!”

    随着赵阳伯这一声“好”,瞬间王灿和王丰的周围,那些赵府的护卫纷纷凝神警戒,浓郁的冷意萦绕不断。

    “在云山郡城,我赵阳伯虽然不一定是最厉害的,但是被我盯上的人还没有一个能跑掉的。”

    “而且本公子看中的东西,也从来没有失手过。”

    “无论是储物戒指还有储物戒指里面的丹丸灵药,还是王丰的性命,亦或是这位王玲月的身子,今晚......我都会得到!”

    “上!”

    赵公子脸色一边,陡然转冷,同时一双手上淡淡的黝黑光芒闪现,浑身的内息躁动,两道金标向着王丰和王灿飞来。

    “区区两个云灵宗的弟子,也敢在我面前猖狂,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实力,一个四重巅峰,一个初入六重,还真以为我赵府是你们二人想来就来,想出就出的地方!?”

    赵公子一击不中,脸上没有丝毫失望,反而露出了更有兴致的神色,而此刻,那些赵府的下人也纷纷拔刀而上,将两人围在中间。

    “铿锵!”

    金铁交鸣,王丰和王灿自然不可能不动,随着局势的变化,两人被分割在两个地方。

    而王灿现在正被六人围在中间,这六人面色沉稳,毫无焦躁之色,而且配合默契,就是王家那些四重的精英弟子配合也没有这群三重的武者默契,王灿一猜就知道这是云山郡城的郡兵,被这赵家假公济私调遣过来的。

    此刻,冷冷的幽光萦绕在王灿的身边,那是刀剑之上反射的阴冷月光,六人没有任何言语,在王灿疲于应对的同时,还不忘随时抽冷刀子。

    “该死!”

    此刻,王灿只感觉无力的很,如果这六人没有这套合击之术,那么王灿敢保证一自己现在的实力,不消片刻,就能让六人饮恨而中。

    可惜,他一身的力气没没全力出手,但是却仿佛打在棉花之上一般。

    而现在,王灿因为今天刚刚借用了王丰的气运,大招还在冷却当中,只能依靠自己的实力去拼。

    “哈哈,已经筋疲力竭了吧!嘿嘿,早点放弃吧,在云山郡城和我赵阳伯斗!?”

    “简直就是找死!”

    “速度一点,不要留手,早点解决了这两人,今晚可是......还有很久了,这娇俏的丫鬟还是个新人,可不能让她久等了。”

    随着赵阳伯的话音落下,瞬间场上的局势陡然一边,原本围而不攻的六人变了一番阵势,刀刀逼人,而王灿则是显得有点乏力。

    他握紧手上的棍子不断的挡下身边欲要袭来的攻击,同时一种疯魔一般的状态逐渐袭来。

    “喝!”

    “去死!”

    王灿此刻面目狰狞,一双黑色的瞳孔已然不满了血丝,里面还充斥着一种疯狂的想要毁灭一切的念头。

    “砰砰!”

    两招,仅仅两棍子,两位围攻王灿的人被击飞出去,一口鲜血狂涌,虽然外表被厚重的皮甲包裹看不出伤势,但是内里已然被棍子敲的七荤八素。

    “杀!”

    阵势已然破灭,又如何能挡得住现在的王灿,剩下的四人也不过只是凭借气力吃饭的三重武者,而四重武者诞生的内息,根本不是失去阵势加成的他们能够抵挡的。

    “这家伙?”

    对于这种出乎意料的事情,赵阳伯微微皱眉,暗道一声废物,随即冷眼看了看一边还闲着的五人,道:

    “你们也去,别让那个王灿再整出什么幺蛾子,否则......你们知道的。”

    这五人可不是原本那些三重的武者,而是四重武者,和王灿一个层次,原本应该是围攻王丰去的,但是王丰那里有仅有的两位六重养神境的武者压阵,根本就不需要这五位。

    此刻那些郡兵败退,正好是他们上场的时候。

    赵阳伯冷眼看着仿佛失去意识一般的王灿,心中冷笑连连:“任你状若疯魔,也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赵阳伯狠狠一抓,然后在轻轻的松开,仿佛捏碎了王灿一般。

    “去死!”

    此刻的王灿只感觉气力无比的充足,原本消耗的精气在这一刻开始急速增加,甚至连精神上都感觉到了某种层次的升华,而且随着这个过程的加剧,王灿的意识逐渐恢复,开始重新掌控自己的身体。

    “这......这......怎么会这样?”

    王灿看着自己的身体,只感觉一阵不可思议,他完全不懂自己为什么会突然进入那种疯魔的状态,而现在退出那种状态之后,已然迈过了他梦寐以求的四重门槛,晋级五重!

    ‘那......棍法......那棍法有秘密!’

    这是王灿的念头,他想起来,自己每一次使用那个棍法的时候,明明很简单的一式,但是却爆发着强大的威力,而且会让他在这一式之后,逐渐陷入一种有着疯狂战斗欲的状态。

    想到这里,王灿的内心不是惊骇,而是狂喜,纵然这棍法隐藏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可那又如何,实力弱小如王灿,每一丝强大都是一份希望,那里还管得了将来?

    “再来!”

    “哈哈!”

    王灿脸上一闪而逝的喜色没有被任何人察觉,而和王灿对手的几人则是纷纷惊骇,只感觉这王灿实力瞬间增强很多。

    “该死,他在刚才的战斗中突破到五重!”

    一声尖叫,但是下一秒,这个反应过来的聪明人已经被王灿一棍子敲死,这一次王灿没敢动用那翻天一棍当中的棍法,他害怕自己又进入那种状态。

    “跑!”

    此刻,这剩下的四人,哪里还顾忌赵阳伯的威胁?

    性命保住了才是王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