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血......慢慢的从胸口流出。

    赵阳伯低下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身前,插入胸膛的长棍,然后缓缓的抬起,面上流露出痛苦之色,声音带着颤抖。

    “你......”

    “嗤,我怎么了?莫非你赵阳伯赵公子还真以为整个世界都围着你转?你既然敢出手对付我们,自然也要做好被我们杀死的觉悟。”

    王灿的脸上冷冰冰的,他的目光中还带着一丝后怕,若不是他临阵突破五重,结局还未可知,甚至王灿在想着赵阳伯的背后肯定还有着什么手段在等着自己。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出现,可是不趁着这个机会杀死赵阳伯,还不知道整出什么幺蛾子。

    “你怎么......敢......”

    赵阳伯捂着胸口,面露哀求,他是五重武者,虽然铁棍贯穿胸膛,但是并没有刺穿心脏,并不会立刻死去,他痛苦的蠕动喉结,干涩的嗓子发出微不可查的声音。

    “救......救我......我......保证......保证不会......再......对你们......出手。”

    赵阳伯此刻的求生欲望已经压倒了尊严和身份,他现在只想着活下来,至于报复什么的等以后再说。

    他并不认为王灿会拒绝他的好意,要知道他受伤和死去对赵家来说完全是两回事。

    他受伤了,赵家只能算是愤恨王丰和王灿,不会不计一切代价的出手,而若是他死去,赵家的家主,也就是赵阳伯的父亲定然会不惜一切代价的杀死杀害他的凶手。

    到时候王丰和王灿必然也讨不得好。

    赵阳伯觉得自己努力一下,放下面子,还能活。

    可是当他抬起头看着王灿的眼神的时候,瞬间心中冰凉,随后惊恐的神色从眼底慢慢的浮现。

    这种眼神他见多了,曾经可是他戏虐那些被他杀死的人时候出现在他的面孔上的,但是现在,这个眼神出现在他的敌人身上。

    “不......”

    赵阳伯有点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多带点人,同时也暗恨那位托大的人元境的高手为什么迟迟不出现,可是赵阳伯唯独没有后悔招惹王灿和王丰,他恨只恨自己的没有准备充分。

    “死!”

    王灿冷冷一笑,随即动动手,将赵阳伯提起来,这一瞬间,赵阳伯的胸口怎么支撑的起这么庞大的压力,再也无法抑制的鲜血喷涌而出,等到落地的时候,赵阳伯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至于那些赵府的下人自然早就被吓的四散而逃,哪里还敢面对这两位杀神。

    而王玲月没有看见这么残忍的一幕,等到王灿将她从地上扶起来的时候,她只来得及留下一个微笑,便昏厥过去。

    显然,今天的事情对于王玲月的冲击太大。

    “丰师兄。”

    王丰此刻也缓步上前,恨恨的看了一眼赵阳伯的尸体。

    “我们走!”

    王丰没有多问一句,既没有质问王灿为什么不顾一切的杀死赵阳伯,也没有问他时候的处理方案。

    两人背上王玲月便匆匆的离开云山郡城,顺着山路一路返回云灵宗。

    而在两人离开不久之后,一个佝偻老者皱着眉头出现,等到赵府的牌匾之下的时候,看清楚情形,顿时大惊失色,一张被褶皱布满的脸上满是失措。

    “赵公子!?”

    这人神色当中惊疑不定,瞬间联想到自己被神秘人拦住,再想到赵阳伯之死,此刻,明白了一切。

    ......

    砰!

    灯火通明的宅邸之中,一个面色沧桑的中年人看着眼前的棺椁,狠狠的拍了一下桌子,四溅的茶水让一群伺候的丫鬟敢怒不敢言,更别提下面早就被吓坏的下人。

    “一群废物!”

    这人正是赵阳伯的父亲,郡兵的都统,赵晖。

    此刻的他却没有了百日指挥一队郡兵的威武霸气,只剩下愤恨,他的双目之中几乎要喷出怒火。

    至于身为赵家家主的从容和处变不惊更是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这一切只是因为死去的这人是他的儿子,也是他唯一的继承人。

    “说,凶手是谁?”

    赵晖狠狠的剜了一眼下面的废物,若不是还想知道谁是凶手,他真想将这些人弄过去和他儿子陪葬。

    “是云灵宗的内门弟子王丰,和一个外门弟子王灿,是他们杀了赵公子!”

    人群当中一人干巴巴的看着赵晖道。

    “噗嗤!”

    还没等此人说完,就被赵晖随手甩过去的一只茶杯砸了一个头破血流,他冷笑道:

    “区区两个云灵宗的弟子也能在重重保护之下杀了我儿?真是可笑。”

    赵晖是不相信的,若是两个云灵宗的普通弟子都能干掉身处保护之中的赵阳伯,那岂不是意味着十几个云灵宗的普通弟子就能灭了整个赵家?

    滑稽!

    滑天下之大稽!

    可是赵晖不信,但是当他问了一个又一个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是相同,此刻,他也开始怀疑起来。

    ‘难不成真的只是两个普通的云灵宗的弟子干的?’

    赵晖皱着眉头,脑海中缓缓的浮现这样一个念头。

    ‘哼,我管你是谁,只要是和凶手有关的一切人都得给我儿偿命!’

    最后,赵晖索性不去想这背后的蝇营狗苟,而是直接一刀切,宁可杀错,不可放过。

    而这时那位后来的老者缓缓的附耳道:“家主,这万万不可大意,两人是云灵宗的弟子,所犯的事情自然得有云灵宗的执法堂处理,我们赵家可万万没有这等权利。”

    “混账,无论他是谁,在云山郡城杀了我儿,还想安然无恙?”

    赵晖面色阴冷,此刻的他根本管不了这么多,何况他也不是傻子,他自然会转达这件事情到赵家最大的靠山,也就是那位内门长老那里。

    作为云灵宗的内门长老驱逐两位普通弟子,简直再自然不过。

    等到没有了云灵宗弟子这一张蛇皮,赵晖觉得他有的是办法让两人生不如死。

    “不必多说,我意已决。”

    赵家虽然不是一言堂,但是赵晖的威望却是非同小可,在他强大的威压之下,整个赵家飞速的转动起来,随即那些耳目四散,开始将这个消息捅给那位内门长老。

    “区区小事,何必通报,这等杀人盈野的暴徒,直接逐出宗门即可,难不成执法堂连这等事情都处理不好。”

    这位赵长老长居高位,不怒自威,纵然心中万般愤怒,可却没有流露丝毫,而是轻飘飘的仿佛不在乎的模样。

    而那位执事则是淡笑一声,他和赵长老不是一系的,而是执法堂的执事,归属于执法长老麾下,自然不会因为赵长老一句话,就失去了分寸。

    “这件事情已经调查清楚,赵阳伯无故扣押云灵宗杂役弟子,王丰和王灿怒而出手,虽有小错,但无大过,执法堂的意见是处罚一年的修炼资源,其余不在追究。”

    这位执事缓缓的说完命令,眼神中微微的带着一点敌意,随即轻轻道:

    “还有一件事要让赵长老转告赵家,我云灵宗的弟子,纵然只是一个杂役弟子,也不是赵家可以随意拘留的。”

    “告辞!”

    赵长老目光闪烁,看着这位执事的背影,嘴角带上了一丝嘲讽。

    “警告嘛?嘿嘿!”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