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修行,弹指数月。

    清河郡城,酒楼之中高朋满座,文风鼎盛之地,才子与佳人共醉。

    “你这人,都和你说了,今天是钱府的少爷请客的日子,里面都是清河郡城有名的年轻俊杰,不但武道修为不俗,而且个个写的一手好文章,你一个乞丐又有什么资格入内!”

    酒楼门口,店小二冷冷的看着眼前衣着破烂的中年人,满脸不耐烦的神色。

    原本来说,酒楼开门做生意,自然不会阻拦任何人进去消费,但是今日不同往日,钱家是清河郡城的大家族,家族的族长有着地元境的修为,而且还有一个嫡亲的弟弟在三山州的州府担任要职,威名赫赫。

    今日是钱家的少爷举办宴会的时候,整座酒楼都被包下来,如何能够让一个身份不明的人进入。

    “再说最后一遍,若是你不离开,那么就别怪我赶人了。”

    这店小二怒视着眼前的人,冷喝一声,展现出的修为赫然是凡人三重。

    而面前这人也不恼怒,大概是觉得在一个身份地位的店小二面前装币有点丢面子,呵呵一笑之后就道:

    “我古语行走诸多郡城,没有一次亏待过自己,到任何地方都要享受当地最好的美酒美食和美人,到了这清河郡城自然也不例外。”

    “嚯!好大的口气。”

    店小二正面露不耐烦,准备招呼人手赶人,但是这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让他不敢动作。

    “好了,既然这位先生有兴趣进来,那么又何必拦着。”

    来人正是王灿,作为云灵宗的准内门弟子,也勉勉强强的算上青年才俊,这一次正好王灿轮休,在清河郡城休息,也一并被邀请了。

    看到来人,店小二面露为难之色,只是声音也不如以往硬气,憋着一张为难的脸色。

    “来者皆是客,有什么事情我来担着。”

    王灿轻笑一声,随即就带着这人上去,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慢慢的斟酒。

    而那位古语则是一言不发的看着王灿,最后慢慢的结果酒杯一饮而尽。

    “好酒!”

    古语难得的露出一个笑容,而王灿也趁着这个机会慢慢的打量此人,眼前这人虽然面上有些邋遢,但是却没有那些乞丐身上有的酸臭,反而有一种草药的馨香。

    哦哦!别误会,眼前这人是中年大汉无疑,不是小姑娘假扮的。

    这人的身上王灿看不出来有丝毫的武道修为的痕迹,可透着精光闪闪的眼眸,却能看出这人绝对不简单。

    而且从破烂的衣裳的花纹可以看出此人非富即贵,那种料子王灿可只在王家的长老身上看见过,是一种奇特的蚕丝i,有去热保暖的功效,神异非凡,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

    “怎么,小兄弟,莫非你喜欢男人?还是老男人?”

    这人咧嘴一笑,差点把王灿吓的跌下桌子。

    “咳咳咳!”

    “先生还是别开这样的玩笑,我只是看先生好像颇为不凡,举止之间不像是那些流荡街头的乞丐,再想到先生原本说的话,自然要好好巴结讨好。”

    王灿的声音不似说假,带着赤裸裸的功利性和毫不掩饰的试探。

    “好!”

    古语却没有任何的鄙夷、轻视、亦或是愤怒,而是很欣赏的看着王灿,随即很不客气的将桌上的烧鸡一手抓起,很娴熟的分尸,然后塞进嘴里,片刻之后,只剩下一个完整的鸡骨头。

    最后砸了砸嘴,才道:

    “我行走圣朝多年,很久没有见到你这么诚实的小伙子了。”

    说话之间难免带上了鄙夷,然后道:

    “以往也有人和你一样,好心好意的请我吃放,不过当我问他们的时候,一个个都虚伪的很,说什么不求回报,但愿世间所有的平民都能过上好日子啥的。”

    “呸!”

    “全是屁话!”

    “大爷辛辛苦苦修炼上来,不就是为了作威作福,况且我见识的多了,怎么会被这种低级的谎言欺骗,纵然有一两个真正的二傻子,也不过是没啥前途的废物。”

    这人骂了一片之后,才欣赏的看着王灿。

    “倒是你不错,说了实话。”

    “这人嘛,在武道一途求的就是一个机缘,有错过,没放过,你做的就很好,以你小子的眼神,一早就看出我的不凡,想着请我吃饭,拉拉关系什么的,最后让我给你一点甜头,是也不是?”

    现在这人红光满面,嘴上的油光闪闪的,顺手扯下身上的一块破布,擦擦嘴,继续道:

    “就冲你的诚实和这段饭,说吧,有什么要求我尽量满足你。”

    古语很大气的说着。

    而王灿则是呆呆的坐在对面,看着眼前这无赖的中年人,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试探性的开口道:

    “老先生,我觉得自己现在修为不够,有没有那种吞天噬地的功法?”

    这回轮到古语的嘴角抽了抽。

    “哦,这个不行的话,那就换一个,我觉得自己这棍子有点不行,我就想要一个厉害一点的。”

    “这个好,我满足你,说说你的要求。”古语松了一口气,暗自觉得面子要保住了。

    “也没什么要求,十万八千斤就行,另外,能够语音控制的,我叫他小就小,叫他大就变大的,成不!”

    “滚犊子!你丫的有这样的神兵我也想要!”

    古语就差拍桌子了,然后冷哼一声道:

    “你小子也别墨迹,我就是一个四品炼丹师,你提个条件吧,我看心情满足。”

    四品丹师?

    王灿心中瞬间一喜,纵观整个云灵宗,也不过是一个三品炼丹师,还有传说中的那位化灵境的长老可能是四品炼丹师之外,其他人根本和眼前这古语没法比啊!

    抓到大鱼了。

    这是王灿现在的念头,他刚想要一枚三品丹药什么的,但是转念之间,想到这人说的那句看心情,顿时犹豫起来。

    “快点,我还赶着去当下一个老爷爷呢!”

    古语不耐烦的催促道,这差点把王灿膈应死。

    “古前辈,都说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我也没什么别的要求,你看我有炼丹天赋没,有的话就教我一下,要求也不高,随便凑合能炼一品丹药就成!”

    王灿说完,小心翼翼的看着眼前这人,而古语也在不停的打量起王灿来,随后才嘀咕道:

    “你这人,让我很为难,不过我看了一下你的天赋,还不错,纯粹的少阳功,纯阳真气很足,有炼丹的底子,我可以教导你一个月,但是成与不成就看你自己的了,一个月后......我再看心情。”

    “好嘞!”

    而古语也轻哼一声飘忽之间离开了酒楼,只是他看不见王灿眼神当中的兴奋和诡异。

    ‘居然也是一头蛟龙......’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