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斑斓猛虎!”

    邵轩一个失声,随即面露惊慌,这云山深处,野兽繁多,不乏诸多立足在凡人巅峰的猛兽。

    但是若论起一二三,那么必然有猛虎这一兽种,而眼前的斑斓猛虎在云灵宗的兽录名册当中也是排名前列的存在。

    论起实力,大致在凡人七重,人元境左右。

    王灿闻言,心头念头转动,看着那斑斓猛虎的方向,周璐这个女人已然面色苍白,哀求的看着两人,而看到邵轩的犹疑之时,一种名为绝望的气氛慢慢涌出,甚至有一种鱼死网破的趋势。

    “邵师兄,周师姐有危险,作为同门,怎能视而不见。”王灿冷冷一哼,他并不是想要救眼前这个女人,只是不愿意周璐拼着与鱼死网破拉两人下水,所以自然要稳住这个女人。

    果然,随着王灿说完,周璐的眼神当中流露出一丝感激,随即勉力站起,和这猛虎游斗起来,但是眼神却时不时的瞥向一边的两人,此刻,远处,另一个位置的李文生也闻声赶来。

    “王师弟,你不知道这猛虎的可怕,人元境的实力不是你我能够抵挡的,我们还是速速撤退,现在有周璐拖延,还有机会。”

    此情此景,邵轩毫不犹豫的做出了卖队友的选择,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

    不过邵轩说话的声音很小,只有王灿和李文生听见,王灿脸色没变,而李文生则有点诡异......或者说是诧异,同时还有一种隐藏的特别深的轻蔑。

    这一切被王灿看在眼中,但是他却道:“邵师兄,多虑了,你看眼前这猛虎,虽然威势不错,但是眼中赤红,明显已经失去理智,看似威猛,可比起真正堪比人元境的猛兽怎么能相提并论,我看也就六重左右的实力。”

    “况且,我等身为同门,纵然互相遮掩,免于宗门责罚,但是心中的那道坎坷过不去。”

    “话已至此,两位自己思量,我先去了。”

    王灿轻哼一声,随即高声道:

    “周师姐,我来帮你。”

    一声之下,顿时五重中期的实力爆发出来,对于皮糙肉厚的猛兽,王灿的棍法反而屡屡有奇效。

    比如周璐刺了半天,但是对着野兽只不过是皮外伤,但是王灿一棍下去,外表倒是完好,可五脏翻滚,这猛虎发出一声愤怒的咆哮,看起来威势不凡,可却也有了破绽。

    “多谢王师弟!”

    因为王灿的加入,周璐压力骤减,顿时喘息几声,然后满怀感激的看着王灿,一双俏目之中欢喜四溢。

    女人都是这样,对于危难之际能够伸出援手的男人总会有一种莫名的好感,这也是英雄救美的套路经久不衰的奥秘。

    “此次若能安然返回宗门,周璐不才,定然会报答师弟的救命之恩。”

    周璐说道这里,面色陡然红晕,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这女人!”

    邵轩不满的嘟囔一句,但是心中也压力大减,因为他旁观了一会王灿和那斑斓猛虎的争斗,却发现那猛虎果然像王灿所说的一样,只有一个空架子,实力却没有人元境。

    “这野兽该死,居然吓唬我,若不是你......”

    邵轩心中暗恨,羡慕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即也道:

    “师弟,师兄来了。”

    邵轩紧随着王灿贴身上前,随着邵轩的加入,局势已经逐渐明了,那斑斓猛虎空有外表,但是却没有实力相配,在王灿和邵轩的洁洁进攻之下,已经受伤惨重,可让人惊讶的是这野兽却没有丝毫要逃窜的趋势。

    “邵师兄,小心。”

    王灿突然感觉有点不对,轻声对邵轩说道,而邵轩杀的正酣,突然听到王灿这话,顿时轻咦一声。

    “嗯!?”

    “这野兽诡异,若是往常那些野兽,到了此时此刻,知道不支,应该已经逃之夭夭,而眼前这斑斓猛虎却没有丝毫退意,仍旧是发疯似的进攻,好像不死不休一样。”

    “师弟多虑了,或许这是一头母老虎,大概是产子了,而且那幼子就在此处,所以退步的。”

    邵轩不以为意,松了一口气笑呵呵的看着王灿,而王灿则是瞥了一眼那猛虎下面明晃晃的一根,心头无奈。

    “邵师兄,看着猛虎的双目,我怀疑是被人操纵的,当心四周。”

    “操纵!?”邵轩没反应过来,正疑惑间,突然听见身后几声嘈杂,随即便是李文生急促的声音。

    “邵师兄,王师弟,快走,有人。”

    随着李文生的话音落下,几位穿着黑色衣服,脸上被面具遮蔽的黑衣人从远处浮现,其中一位身上声威赫赫,一眼看去便知道是六重左右的气势。

    “不好!”

    “撤!”

    “分开逃!”

    邵轩和王灿对视一眼,哪里还管得着眼前的猛虎,对视一眼,两人分头便逃窜而出,事情发展到现在,傻子也知道这群黑衣人定然就是那些矿工和杂役弟子失踪的原因。

    而眼前这人更是有六重的威势,此时不逃,更待何时?

    脚下没有丝毫含糊,王灿激射而出。

    而邵轩脚下也不慢,李文生更是在两人之前就背着周璐向着另一个方向离开。

    在几人的身后,几位黑衣人面具之下的眼神盯着四个人逃窜的方向,仔细的辨认一下,随即挥挥手,目标赫然就是王灿和邵轩的方向,分别有两人前往,而那位最强的六重武者则是站在原地,看着受伤倒地的斑斓猛虎,从怀中取出一个瓷瓶,轻轻的打开,将其中的液体泼在这野兽的身上。

    ......

    “该死,这些人也不知道是哪里出来的,居然能够在清河郡城的外面聚集这样多的人,还能够操纵野兽,必然不是那些小势力。”

    王灿脚下没有丝毫的松懈,而心中则是开始思索这群人的来历。

    清河郡城崇文,虽然尚武,但是大家族之中的武者却远远没有云山郡城强势,这些人没胆子和云灵宗对着干,而且他们也不可能有操纵野兽作战的功法武技。

    那么除此之外,就只剩下了和云灵宗不对付的另外两个大势力了。

    三山州府和天狗宗。

    三山州府是圣朝的势力,这一任知州声势不俗,或明或暗的操纵了不少县城,就连青阳县的刘守备也是在这知州的支持下才能屹立那么多年。

    至于天狗宗则是传闻天狗食日之后,大日神宗泵灭,一位散修武者得到天狗传承,立下的武道传承,多年以来一直是和云灵宗对立。

    这天狗宗,也是三山州中唯二的宗门之一,实力不俗。

    ‘不管是谁,这一次定然是筹谋已久,事情发展到了这种田地,已经不是我这个小小的外门弟子能够参与的,需要尽快上报宗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王灿心思运转,脚下狂奔,旋即一个诡异的弧度飘忽离开原本的方向,并且抹去这拐弯的痕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