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师兄悠然看着对面的邵轩,面露讥讽:“云灵宗的人我见的多了,像你这样的人也不少,可是没一个能够从我的手下活着离开,你以为你可以?”

    对江师兄所在的天狗宗而言,云灵宗就是对手,但凡有能够削弱的机会,定然不会放过,他之所以活捉这个邵轩,无非就是玩弄一下而已。

    这更不用说,邵轩连自杀的勇气都没有,岂不是最好的玩弄目标?

    所以,从邵轩被抓的那一刻,基本上他的命运已经确定了,江师兄有李文生这样一个间谍埋藏在云灵宗,根本不需要从邵轩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所以邵轩的身上基本没有价值。

    “这......这......你们是天狗宗的人?”

    邵轩总算反应过来眼前这些人究竟是什么人,心底之中涌现一股绝望,邵轩有点后悔自己一开始为什么那么怕死,若是果断一点,在即将被抓住的时候自杀,还能混一个英勇就义的名号。

    但是现在......只能算是苟活不遂。

    “既然知道了,那么你也应该明白了。”江师兄咧嘴一笑:“动手!”

    邵轩咬牙闭上眼,但是却突然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

    李文生开口道:“江师兄,手下留情。”

    邵轩睁开眼,看到李文生,急忙呼唤道:“李师弟救我。”

    此刻的邵轩根本就不想那么多,他根本就不关心李文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只要保住自己的小命即可。

    而江师兄则是不悦的看了李文生一眼,两人走到一边,却正好让王灿能听见。

    李文生道:“江师兄,这邵轩贪生怕死,若是能够招降,我在云灵宗也能有一个助力,而且他和我一样,不久之后就是云灵宗的内门弟子,价值更大。”

    江师兄没有立刻回答,二十年沉吟片刻,才道:“若是招揽,刚才那女人岂不是更好,相比起这个男的,我道更愿意相信一个失身的女人。”

    “江师兄,话不能这么说,女人的心思很复杂,你永远猜不透她在想什么,与其招揽她,不如这个邵师兄靠谱,若是能逼他杀死一个云灵宗的弟子,他自然再没有回头路。”

    李文生低垂的眼眸当中闪过一丝狠厉,他和邵轩相处过,所以才明报邵轩性格当中的缺陷,除了好色和胆小之外,还是一个没有主见的人,这种人最容易**纵。

    两人商量完毕,随后李文生将结果转达给邵轩,不过邵轩应该是还保留一丝理智,没有被求生的渴望冲昏头脑,所以显得有点犹疑。

    “李师弟,这......这可不可以不动手?”

    “邵师兄,你要记住,这是给你的机会,若是你不愿意,那么有大把的人愿意用你的人头去换取我们的信任。”李文生的声音陡然提高三度,面色陡然狠厉起来,一丝阴郁之气萦绕眼眸。

    “邵师兄,机会已经给你了,好自为之!”

    看着邵轩此刻惶恐的模样,李文上暗自发笑,不过正所谓打一个巴掌给一个甜枣,所以他开口道:“邵师兄,也就是我看在和你相识多年的份上才会将这机会留给你,否则那孙山才是最好的选择。”

    “现在,告诉我们,你的决定!师弟可是希望和师兄结伴而归啊!”

    邵轩此刻心中万般思绪,一方面他不想死,但是另一方面,他对云灵宗也颇有感情,要背叛是万万不愿意的,邵轩也想过诈降,先报命再说,可杀了同门的事情一旦揭露出来,宗门还怎么会相信他?

    恐怕是宁可错杀也不放过吧!

    所以片刻之后,邵轩便有了决断,他闭上双眼,颓然的叹了一口气,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在这一刻被抽空了一般,轻声道:

    “一切听李师弟的吩咐。”

    此话过后,李文生和江师兄相视一笑,而远处草丛之中的王灿则是冷不禁的打了一个冷颤,顿时触碰到了几根草叶,发出几声莎莎声。

    ‘不好!’

    王灿立刻意识到自己这里要暴露了,一丝气息外泄,顿时也不隐藏,很果断的跃身而走。

    “有人!?”

    江师兄和李文生等人又惊又怒,他们完全没想到就在他们的身边居然还隐藏着一个人。

    两人顿时意识到他们的谈话定然已经被这人听到。

    “江师兄,看这人的背景是我们云灵宗的一位外门弟子,名唤王灿,实力不俗。”李文上依稀辨认出王灿的侧脸,赶紧道。

    而江师兄也不含糊,冷哼一声,面上杀机四溢:

    “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追,一定不能让他活着离开,否则......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但是这片刻之间,王灿已经狂奔几百米外,在森林当中,这已经是一个很长的距离,不过他丝毫不敢大意,仍旧全速前进,而选择的方向赫然就是森林的内围。

    现在只有冒险一拼才能有一线生机,王灿知道,此时此刻若是被后面的人追上,必然就是死路一条,唯有进入森林深处,让身后之人不敢追下去,才能有机会脱身。

    ‘邵轩既然已经投靠了那些天狗宗的人,那么他和李文生两人的下一个目标定然就是这一次执行任务的其他人,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内门弟子孙山。

    等其他人都死了之后,那么所有的缘由还不是任他们诉说?宗门虽然怀疑,但是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一头斑斓猛虎的尸体足以让大多数人相信。’

    王灿一边飞奔,一丝思索,他现在不会去和其他人会和,那只会让他死的更快,因为这云山之中不可能只有这五个敌人,肯定还有很多在狩猎那些深入的云灵宗弟子。

    不用多想,这些天狗宗的人的目标就是堆积在矿场的元石。

    王灿在矿场的时候可是听说这一段时间开采的都是最高品质的矿石,目的就是为了断绝其他人的觊觎,但是没想到还是泄露了消息,被盯上,还被人谋划成功了。

    按照进度,顶多再过一个月,敌人就会发起进攻。

    ‘先管不了那么多,当务之急还是保命要紧。’

    王灿心头阴郁,他在返回矿场之前,本以为会安然无事,就用掉了气运勾连的机会,炼了一炉丹药,所以他现在只能靠自己,至少,在这剩下的五天之内必须依靠自己的能力活下去。

    “前面之人,速速停下。”

    身后的黑衣人已经紧随而上,王灿不是王丰,没有身法武技,进入云灵宗的时间也还短暂,没有来得及兑换,所以眼看着就要被追上了。

    “对了,那里!”

    王灿陡然想起前方的一个地方,顿时咬牙全速前进。

    “悬崖!”

    “他没路可走了,上!”

    这些黑衣人冷笑,而王灿此刻已经站在悬崖的边上,他回身看了一眼,毫不犹豫的纵身一跃,身影没入黑暗之中。

    “真是刚烈,不过落入悬崖,死路一条。”

    “这悬崖深不见底,云山之中,猛兽众多,恐怕连尸体也保不住,我们走。”

    四周鸟鸣虫叫,几位黑衣人高声说话,但是却没有一人离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