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黑夜已经越加浓密,可这里却久久不见动静,随后又是几位身穿黑衣的人出现。

    “禀告江师兄,这人从悬崖调下,我们不敢下去,所以在这里等。”

    江师兄闻言,只是在悬崖边上看了一眼,随后便松了一口气,轻笑一声:“不错,你们很谨慎,但是这么深的悬崖他一个五重的武者落下去,只有死路一条,不必再等了,他爬不上来的。”

    “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我们的计划要改一改,回去之后怎么说,我相信你是懂的。”

    “江师兄所言极是。”李文生也凑上来拍马屁道,随后看着邵轩笑着说:“邵师兄你可以放心了,唯一一个知道我们之间事情的王灿已经死了,以后你还是你的云灵宗弟子,前途无量,不会有人打碎这层伪装的。”

    “只是......只是......唉......”

    邵轩最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无力的垂下双手,他心中还有点愧疚。

    ‘这不是我的错,我也只是为了我自己。’

    “将这女人的尸体也扔下去吧,落入这悬崖之中,自然会有野兽替我们处理了,也省的挖坑了。”

    江师兄冷笑一声,周璐的尸体他们自然不会平白仍在那里,万一被发现,岂不是一个破绽?

    正好看到眼前这悬崖,简直就是绝佳的毁尸灭迹的地点。

    “嗷呜~”

    “是狼嚎,看来有野狼群在这附近,不能久留,赶紧走。”

    一阵阵嘈杂之后,随着周璐的尸体扔下悬崖,几人便消失在这附近,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周璐的尸体在没入伸出的过程当中诡异的消失在半途。

    ......

    悬崖下方数十米的一个位置,外面一颗半吊着的松树挺立,一个凹进去的小洞,足以容纳数人,但是被这松树遮蔽。

    这里是王灿白天路过的时候偶然发现的,他当时只是觉得好奇,没想到还救了他的性命,此刻,王灿也暗自感叹自己好运,没有在当时告诉邵轩等人,否则今天还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此刻,王灿端坐其中,手上抱着周璐已经冰凉的尸体,看着周璐的面上流露出的绝望和愤恨,心中只感觉无奈。

    除此之外,再无杂念。

    “周师姐,你我两人也算是相识一场,别怪我当时不救你,只是实力有限,心有余而力不足,不过现在救下你的尸体,让你免遭野兽侵扰也算是尽力了。”

    王灿轻轻的整理周璐的尸体,准备将她身上的衣物整理好,同时顺手看看有没有价值的东西,算作这一次的报酬。

    王灿闭上双目,手在周璐的尸体上摸索,随后他的手上出现一份信封,是被打开的。

    信封之上并没有任何的标记,看不出来是什么信。

    “难不成是周师姐的情郎给她的?”

    王灿想到这个场景,因为能够被周璐珍重的贴在自己胸口下面最隐秘的位置的,大概也就是情郎的情书了。

    此刻摆在王灿面前的就是两个选择,看与不看。

    “周师姐身死,我这位坐师弟的自然要转达她的意愿,若是不看,怎么知道她的情郎是谁。”

    找好理由,王灿接着月光悄声的打开这封已经拆封的信件,可是看到第一个字的时候,王灿就面色狂变,同时心中大喜。

    这不是一份情书,而是一份密信,是李文生和天狗宗联络的密信,信中不但交代了天狗宗的一部分计划,还要求李文生参与云灵宗的探查任务,也就是王灿这一次才任务。

    信中还有着一个奇怪的标记,想来必然是天狗宗的联络密信无疑。

    “可是这封信?”

    王灿不知道怎么说,只感觉咂舌,他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封应该被李文生贴身藏着的密信,怎么会出现在周璐的怀中,贴身收藏?

    王灿细细回味。

    ‘难不成是那个时候?’

    思来想去,唯一一个能让周璐有机会下手的时候,就是李文生下手,黑夜中周璐挣扎的时候,王灿判断,定然是那个时候,周璐发现了这封信,所以接着挣扎,将这封信偷来藏好。

    “果然是巾帼须眉。”

    周璐原本纵然有些软弱,但是在真正的死亡面前还能够冷静选择,并努力的留下至关重要的证据,相比起主动投降的邵轩,无疑多了几分气概。

    看着周璐面前胸前的血痕和泥沙,以及这信封之上血痕和泥沙,王灿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周璐被长剑刺身之后,倒在地上忍着疼痛一点点的将这信贴身藏好。

    “生死之间见忠义,周师姐,一路走好。”

    王灿为自己原本的行为愧疚,也不在作说明,将周璐的尸体摆放在自己的身后,默默的注视良久,最后缓缓的离开。

    下来容易,上去难,悬崖陡峭不说,还偶尔有虫子侵扰,不过好在王灿的定力很足,耗费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才艰难的爬上来。

    “不能返回,那些人定然在这个矿洞到云灵宗主矿场的路上全都有人,现在返回就是死路一条。”

    王灿得到这枚重大的消息,自然想着立刻返回,但是转念一想,便知道这方法不行。

    甚至最近一段时间都不行,因为矿场附近的路肯定都有人盯着,而且实力不俗。

    “先走这里绕下去,等下了云山,再找机会返回宗门,将这消息禀告长老。”

    王灿瞬间就有了决断,首先这里是云山,不宜久留,定然是先离开为妙。

    但是他也对云山不熟悉,只能隐隐约约的感受着四周的野兽气息,顺着弱小的地方一路离开。

    .......

    山中苦寒,草木无情。

    等到王灿再一次重见天日的时候已经是三日之后,此时此刻的他身上已经看不出丝毫云灵宗弟子的痕迹,身上换的衣服是他在清河郡城买的,手上的棍子也被换成了长剑。

    不得不说,王灿的选择还是正确的,刚刚离开云山,就碰上了不下三波的人扫视过他,不过看了他之后,便放过他。

    王灿默默前行。

    “我在山中走了整整三天,现在下来定然已经不再清河郡城附近,这里应该是清河郡城的外围了,否则,这些人不敢在云灵宗的势力范围之内如此嚣张。”

    “算了,先不管那么多,此刻还是抓紧时间休息,然后提升修为。”

    王灿在云山之中,自然不是一路风平浪静,而是经历了不少的厮杀,甚至和一位媲美六重中期武者的银狐厮杀,最后侥幸胜了一筹。

    可也正是如此,才让王灿的实力飞速前进,不但对翻天一棍有了更深的了解,对那种状态更加从容,本身的修为也隐隐有一点突破的痕迹。

    王灿觉得自己只要修养数日,就能从五重中期,突破到后期,这些都是连续不断的危险刺激出来的,换而言之,这是拿命拼出来的。

    “炼丹,种田,养身体。”

    王灿看着眼前的小镇,心头舒缓。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