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竹镇地处云山脚下,清河郡边缘,常有野兽出没,可武风却并不彪悍,恰恰相反的是,这里反倒是多了一丝婉约之气。

    按理来说,这样的镇子在这云山边缘是存不长久的,可幸运的是清河郡城在这里有一小队郡兵常驻,荡平了兽患。

    镇上和双龙镇没法比,这也就是一座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小镇,最强者也不过是一个人元境的武者,听说还是前段时间才侥幸晋升的。

    不过近来倒是多了很多生面孔,而且个个气息强悍。

    这些都是王灿在这城中转了一圈打听到的信息,或许是这里的人被郡兵保护,没什么忧患意识,又或者是金钱开道的好处,总之,王灿就是这么顺利。

    此刻,王灿漫无目的的走在南竹镇的街道上,四周大多是贩卖一些农产品的人,偶尔有武者售卖一两株常见的灵草,亦或是刚刚死掉的野兽。

    “南竹镇最近一段时间的异变应该和那些天狗宗的人有关,否则,这样一个毫无价值的小镇又怎么会有那么多人出没?”

    王灿心头分析者得到的情报。

    “这南竹镇的郡兵大概也无法相信,或者说,这些郡兵已经被天狗宗的人收买,成为他们的犬牙和耳目,否则,这么异常的事情早就应该出现在云灵宗的宗务堂中,成为任务。”

    “不过.....也不一定。”

    王灿面上泛起狐疑之色,云灵宗不是小门小户,在三山州是最强的宗门,没有之一,其余的两个势力,三山州的知州,和天狗宗只有联合起来才有机会对抗云灵宗,在高层武力上勉强和云灵宗齐平,但是凡人境的武者,仍旧是底蕴深厚的云灵宗为尊。

    所以.......云灵宗为何对目前的事情如此迟缓?

    是刻意为之?亦或是有内奸?

    想到李文生,王灿眼中微微了然,云灵宗不会坐视自己的元石失窃,那么定然有人在宗门上层揽下了这任务,然后给敌人大开方便之门。

    纵然最后敌人成功,这位高层一句失察,便可轻飘飘的推开责任。

    “唉!”

    王灿重重的叹了一口气,随后神色清明,这种上层的争斗和他有什么关系?他只是一个小人物,在这些场面连关键人物都算不上,简直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而另外一点就是王灿对云灵宗的归属感并不强,甚至还不如对王家的归属感强,好歹在双龙镇还有两个相好的姘头,还有一个不知如何处理的......

    “算了,在不知道对面怎么做的时候,最好的选择就是提升自己的实力,现如今,若是不能突破到六重,那么还是没必要返回云灵宗矿场。”

    打好主意,王灿便轻松很多,沿路寻找着一些店铺准备借宿。

    不过自然不会是随意选择,用他便宜师父古语的说法就是,苦哈哈的成为丹师,平素一直和丹炉打交道也就算了,生活上一定要学会享受,尤其在女人方面,纵然吃不到,摆着看也是养眼的。

    况且......身为炼丹师,难道连个女人都摆不平?

    ......

    “姜姐,你看你这豆腐卖的这么贵,前头的王婆一两银子能买一大堆,到你这就只能有一小块。哥几个这心头不舒服啊,你莫不是黑咱们几个吧。”

    几个面上戏虐带着贪婪目光的二流子调侃的看着前面一个素面朝天,但是却巧笑嫣然的二十许的小妇人。

    “几位大哥,我这豆腐自然和王婆的不同,这原料不同,价格自然不同,若是几位不愿意,退了便是,我这明码标价,怎么说的上骗呢?”

    这小妇人倒是很熟练,脸上的笑容不断,而且用手擦了擦衣服,上去就要接过卖出去的豆腐,同时那一股豆腐的味道遮掩了她本身的体香,一点一滴之中,都是算计。

    “这可不行,咱们哥几个好久没吃豆腐了,我看那王婆的却是和你这有差距,但是就是不知道这差距是多少,要不你让咱们哥几个尝尝。”

    这人也是糙汉子,很显然,不会在意这些细节,眼神灼灼的看着眼前的小妇人。

    “这......这......”姜姓的小妇人糯糯,也不知道怎么说话,这时候,谁都知道这话中的“豆腐”可是有歧义的。

    果然,美色动人心,看着这妇人眼眶逐渐泛红,配上那为难凄苦之色,顿时有人坐不住了。

    “大胆,在咱们南竹镇居然敢调戏良家妇女,我武二郎看不下去。”

    这壮汉子一看就是孔武有力,双手之上老茧遍布,一看就是资深武者,尤其是右手,更是老茧泛黑。

    “姜家妹子,当初姜老哥走的时候很安详,但是却独独放不下你,咱们做兄弟的自然要保护好你。”

    这人冷脸说这,同时看着那几个泼皮冷笑连连。

    “你们几个想怎么死!?”

    武二郎上前一步,顿时有人倒吸一口气。

    几人窃窃私语。

    “这武二郎看起来更进一步,前几天我看他还没有这么强的实力,莫不是最近得到什么灵丹妙药,晋级三重武者了?”

    “听闻炼骨境的武者全身气血合一,能够发挥更强的力量,看起来是没错了。”

    “这姓姜的算是有福了,有这样一个强悍的武二郎守着,这南竹镇能欺负她的人不多了,姜家的老哥也算是能含笑九泉了。”

    ......

    这些话自然传到了周围人的耳朵,那些南竹镇本身的居民自然是惊骇这武二郎的实力,而那姜姓的妇人也是松了一口气,感激的看了武二郎一眼,后者顿时如吃了蜂蜜一样,心里甜丝丝的,顿时面上憨厚一笑。

    站在一边的王灿则是摇摇头,他一眼就看透这几人的底细,那武二郎不过是刚刚突破三重,谈不上什么实力,光看外表不过是常年吃肉长出来的一身彪而已。

    而那几个泼皮也不简单,其中领头的一个也是三重武者,体内气血远超这武二郎。剩下的几人也不差,都是二重武者,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子痞气,看起来倒像是当兵的,而这附近当兵的唯有清河郡兵。

    这武二郎要倒霉了。

    王灿摇摇头。

    果不其然,那几个泼皮冷笑两声,顿时道:

    “这位兄弟,大家井水不犯河水,我们就是找个乐子,你这样我们几个很为难啊!”

    “哼!找乐子找到我武二郎朋友的头上,我怎能放过你们几个,一起上吧,节约点时间。”

    武二郎此刻突破三重,信心爆棚,加上几个生面孔都是瘦了吧唧的,一看就没实力,武二郎自然有勇气一个打一群。

    更何况姜家的嫂子可是用期待的眼神看着他,一想到这里,武二郎心中就是甜丝丝的。

    “好,既然自己找死,那我们就从了你愿望。”

    这几人相视一眼,面上冷笑连连,也不手下留情。

    “哈哈,我倒要......”

    这武二郎一句话还没说完,顿时整个人倒飞而出,飞向人群之中,恰好是王灿的方位。

    可王灿会接住他嘛?

    当然不会,一个轻巧的躲避,闪过了这次肉弹冲击。

    “哗!”

    “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