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武二郎居然输了。”

    “他可是三重武者,全身气血周转,实力恐怖,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输了。”

    人群当中,大多数人都是心中震撼,看向原本几个泼皮的位置也不再是单纯的嬉笑围观,而是带上了敬畏。

    对普通小民来说,这种武者之间的争斗不是他们能参与的。

    尤其是此刻,他们心中那位看起高不可攀的武二郎竟然连一招都没接下。

    “这武二郎怕是废了,手都断了,以后连上山都不行了,恐怕连活命都成问题了。”

    这是同情着。

    “活该,这武二郎被那骚狐狸迷的晕头转向的,是自己找死,那姜家的男人就是前车之鉴,被这寡妇活活克死,这武二还不自知,非要找死,这能怪谁?”

    这是嫉妒心作祟的嘲讽者。

    看着四周的百态,听着各种冷嘲热讽,那姜姓夫人面上苍白,看向武二郎的目光有着关切,但是却不敢上前,只能双目哀求的看着四周。

    可每一个和他对视的男人都是怯懦的别开眼睛。

    “好了,小娘子,听说你是个寡妇,还克夫,可是我偏偏不信邪,今天就让你克克我,说不准就能在床上克死我,那你可就报仇了,嘿嘿嘿!”

    “没错,还有我们几个。”

    “我妈从小就说我命硬,当初那瘟疫都没夺走我的命,今天我倒要看看这女人是如何克死男人的。”

    污言秽语从几人的口中吐出,每一句都是充斥着恶意,这姜姓妇人在王灿看起来虽然有些心机,但是终究是一个普通人,在这等绝对的实力面前,她那点用以自保的心机又有何用?

    “几位........今天......今天不方便。”这语气之中已然没有了丝毫底气,只剩下哀求。

    可是这等哀求对于几个铁了心的从兵营当中出来的兵痞来说,又有何用?

    “巧了,你不方便,我也不方便,正好,两两相加,岂不是变成方便了。”

    “啊!”这小妇人已经开始绝望,闭上双目,两行清泪流出,一副等死的模样。

    “嘿,你就别作了,有我们在,还有谁敢来找不自在?”

    这兵痞带着嗜血的目光扫视这一圈,每一个和他对视的男人全都是别过头,这一次是不敢对视,甚至有几个胆小当场就吓怕了。

    不过当他看到王灿居然没有任何反应的时候,顿时就不爽了,面上不悦,又用力瞪了瞪。

    但是然并暖。

    良久,感觉眼有点酸,而且场上的气氛有点尴尬,空气都开始安静。

    这人心中难受,也不在发动眼神攻击,冷笑道:

    “小子......别看了,就是你。”

    这人指着王灿,让王灿一脸茫然,他完全没有插手的欲望啊,虽然这妇人看起来不过双十年华,年轻貌美,而且这还仅仅是素颜,可苍天可鉴,王灿真没有什么同情心,只是单纯的看热闹。

    “我!?”

    “没错。”这人狞笑,搓了搓手:“好大的胆子,居然在我的眼神之下不躲避,说你愣了,还是傻呢?”

    “不过无所谓,我想,这南竹镇少一个人应该也没啥影响,嘿嘿!”

    一拳过来,赫然是全力出手,比起对付那武二郎的时候还要用力,显然这人是感觉王灿让他丢了面子,想要找回场子。

    对于这种事情,王灿只能说一句话:

    妈的智障!

    王灿心中暗骂,这人脑子有病,明明他什么也没干,不就是和他对视几眼,这能怪他?

    区区三重武者嗜血的眼神也能吓到他?他可是五重中期的高手,而且也是经历了尸山血海的人,这种程度的眼神和普通人的眼神在他面前毫无区别啊。

    总不能让王灿刻意装怂吧?

    他只是一个三重武者,王灿若是刻意演了,那不是很没面子。

    面对这看似强大的一拳,王灿没有丝毫的胆怯,甚至还有点想笑。

    可是除了他之外,其他人不知道王灿的底气啊,只以为就要看到一场脑瓜崩裂的场景。

    甚至有胆小的已经闭上双眼,那小妇人也是这模样,愧疚的看了王灿一眼之后,就不再言语。

    而那身后的其他几位兵痞也是笑呵呵的看着这出好戏。

    来袭的那人更是面色狞笑,仿佛已经看到了王灿的下场。

    可是面对这样的威势,身处无人区的王灿居然笑了出来,这顿时激怒了那人。

    “好胆色,居然还能笑出来,待会我要让你连哭都哭不出来。”这人心中暗恨。

    心思翻转良久,但是外面只是一瞬间。

    “轰!”

    烟尘四起,随即一声闷哼,鲜血狂飙而出。

    ‘大概已经死了吧!’

    ‘连惨叫都来不及,真是可怜。’

    很多人闭上双眼就能想象到王灿的场景,但是睁开眼的那几人则是目瞪口呆的看着场中的变化,原本应该死去的王灿此刻却好好的站在远处,而那威势惊人的三重武者则是仿佛咸鱼一样“挂在”王灿才手上,左右晃荡,也不知生死。

    “嘶嘶!”

    几人倒吸一口凉气,有一种转身就跑的趋势,但是他们只感觉自己的腿仿佛灌装一样的粘在地上,动弹不得。

    “这......这.......这位大人,误会......这都是误会。”

    剩下的几人面色凄苦,顿时有一种提到铁板的感觉,看着被王灿抓在手上的那人也是心中暗骂,骂这人没事找事。

    但是正所谓一家欢喜一家愁。他们倒霉了,自然有人高兴了。

    那姓姜的寡妇则是一副欣喜的模样,眼神一刻九转,流波闪闪,最后定格在仰慕和雀跃之中,同时还有一副感激和孺慕。

    “好演员!”

    王灿心中暗暗为这女人的演技叫了一声好,若是真的以为这女人已经春心萌动,芳心暗许,那么以后就要被她当枪使了。

    没有理会这女人,王灿叹息一声,看着眼前的几人。

    随后抬头戏虐道:“你们不是说这南竹镇少了一个人没影响吗?但是没尝试过怎么知道?”

    “你们觉得要不要试试呢?”

    “哦,对了,还有这位,听说你命硬,连瘟疫都治不了你,就是不知道我这一拳头下去,你的命能不能抗住,能不能治得了你?”

    听到这熟悉的话,几人顿时有一种搬起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但是几人怎么敢说什么?只能不断地哀求王灿大人大量,放他们一马。

    “这位大人,这几人留不得,若是留了,后患无穷。”这时候,那寡妇也急切的开口道,说完也焦虑的看着王灿,她也是在赌,心中没有底,若是王灿没有听她的,放过几人,那么她的命运可想而知,可不赌的话,几人仍旧不会放过她。

    对上这女人清澈的眼神,王灿自然看出来她眼神当中的虚弱。

    而对面的几人则是恨恨的看了这女人一眼,急切道:

    “这位大人,我们是清河郡城的郡兵,我们的统领乃是一位五重高手,若是大人高抬贵手,我等定然万谢。”

    “郡兵!?果然!”

    周围之人听到这个词,也是面色惊骇,同时同情的看着那姜姓的妇人一眼,被郡兵缠上,怎么还能脱身?

    他们可不认为这不知名的武者会为了一个不相干的女人得罪郡兵。

    就连她本人也不认为王灿会为她开罪几人。

    可还没等几人缓过来,顿时一番鲜血四溅,随后哀嚎声渐渐平息,留下的只有王灿的一句话。

    “我最讨厌别人威胁我,搞得我怕了他一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