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冷的掐断这人的脖子,王灿的面色仍旧纹丝未变,仿佛这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可也正因为这样,才让众人感觉惶恐,也越发的觉得王灿的修为深不可测。

    剩余的几人自然不会坐以待毙,但是在王灿的面前,一切的希望都会被掐灭,最后剩下的几个兵痞一个个面色绝望的在痛苦之中死去。

    良久,四周的人才反应过来,其中有几个胆大更是神色贪婪的看着王灿,仿佛在看一坨黄金。

    南竹镇上,谁都知道这些清河郡兵不好惹,这一次,死掉了数名精锐的郡兵,纵然那统领也会发怒。

    作为南竹镇的人,怎么会想不到给那郡兵通风报信呢?

    而作为通风报信的好处......那黄金还不是滚滚而来。

    ‘哼,得罪郡兵,死路一条,纵然强龙过江,在这南竹镇也要盘着,何况区区一个不知名的武者。’

    几几个心意相通的人悄然而退。

    对于这种人,王灿自然不屑一顾,他虽然不喜欢麻烦,但是却也不是怕麻烦的人,何况清河郡的郡兵档次那么低,一个统领,顶多就是六重,不能再高了,这样的对手,王灿又不是没杀过。

    人群渐渐散去,只留下倒地不起的武二郎和手无局促,眼神微微惶恐不安,手指搅在一起,而嘴唇泛白不住轻颤的女人。

    “怎么,不请我进去吃一顿豆腐!?”王灿一挑眉毛,打断了平静,看着眼前这个而是几岁的小妇人在自己面前的囧状,仿佛他才是年纪大的那一个。

    可他也不过是十六岁......不对,应该是十七岁的年纪,还是粉嫩少年而已。

    不过王灿随即想到自己现在邋遢的模样,在深山之中,纵然再怎么保养,也是显得沧桑无比,别人看不出来也是正常。

    “我救了你,不说报答,但是这吃饭你得负责,另外,总要给我准备一下热水,我需要洗澡。”

    说完,王灿也不等这小妇人同意,便径直入内。

    而这姜姓的妇人则是在一阵纠结之后,咬咬牙,拖着武二郎的身子走进房门,找了个位置靠好,随即按照王灿的吩咐开始准备晚饭和洗澡水。

    ......

    吃饱饭,洗好澡,顿时神清气爽。

    王灿拿着白色的毛巾从水雾之中走出来,刚一出门,便看见眼前这女人仍旧是一副局促不安的模样。

    “怎么?”

    王灿微微皱眉,这女人他也不认识,纯粹就是挟恩图报,然后大家两清,可是现在看来,似乎这女人还有别的歪心思?

    需谨慎!

    心中提高警惕。

    而这时,对面的女人显然也看清了王灿的模样,顿时捂住嘴唇,心中吃惊不小。

    “没......没想到你居然这么年轻。”这女人心中大定,上了年纪的人,面对年纪小的人总有一种莫名的镇定。

    “这位小兄弟,今天麻烦你了,却没想到让你得罪了南竹镇的郡兵,十分抱歉。”

    “没事!”王灿点点头道:“不过我帮你摆平今天的事情,你供我吃饭洗澡,我们之间就算是两清了,明日一早,我就会离开南竹镇,以后......你好自为之。”

    “啊!?”

    这女人捂住嘴巴,眼神怔怔,有点不敢相信。

    而王灿也借着这个机会开始打量起这个女人,说来,还是王灿第一次正眼看她。

    这个女人说来,倒是姿色不俗,和云灵宗的花师姐差不多,但是却分外多了一份成熟的风情,而且白皙的脸庞干干净净,有一份特别的清爽。

    只不过可惜的是粗布麻衣点缀身上,却是有些明珠暗投。

    不过......漂亮是漂亮,可这和他王灿有和关系?

    难不成因为你漂亮,全世界就围着你转?

    对于面前这女人的惊讶,王灿只感觉好笑,他若不是被那人主动挑衅,纵然这女人被扒光了,拖进屋里,行不可名状,不可言喻的事情,他也不会管的。

    ‘莫非这女人脑子秀逗,以为我也如同那武二郎一样,被她的美**惑,成为她掌中操纵的小丑?被她一言一语牵动,然后不要命的捍卫她的贞操?’

    对于这种想法,王灿只想将它狠狠的踩在脚下。

    “若是没事,那就请回吧。”

    王灿冷冰冰的脸上不留任何情面。

    “大人救我!”

    这女人一愣,下一秒,没有任何犹豫,眼泪从眼眶之中蒸腾而出,划过白皙的脸颊,声音带着糯糯的哭腔,显得很好听。

    倒真是有一份西子捧心,我见犹怜的感觉。

    加上对方是卖豆腐的,称上一句豆腐西施也是恰到好处。

    可以为这样就能打动王灿?

    天真,只能说特别天正,他王灿又不是中二型主角,见到女人的眼泪就走不动路的那种。

    所以王灿......选择继续听下去。

    “那你倒是说说看,我为什么要救你!?”

    这女人也松了一口气,一瞬间破涕为笑,加上泪痕还没干,倒有一副梨花带雨的模样。

    有点养眼的。

    “这位大人,我看你从云山之中出来,定然是一位了不得的武者,在妾身遇到危难之际能够出手,定然也是有一份正义心的。”

    “我那只是被逼的,否则我很乐意旁观,或者参加到他们。”

    这女人面色一愣,手狠狠的攥在一切,脸上的笑容都僵硬了,也不知道再想什么,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王灿,却发现后者面无表情,好似说的就是事实一样,顿时心中暗恨,可却又有一种悲哀从心底升起。

    哭泣道:“这位大人,您既然能无所畏惧的对付这些郡兵,正说明那些人您不放在眼里......”

    “不,我放在眼力,之所以能果断下手,因为我知道我跑路的速度一定比他们追的快。”

    王灿挑挑眉毛。

    这女人面色又是一僵,嘴唇张了张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最后,只能默默抽泣。

    “好了,说点实际的吧,别用这些虚的,我不吃这一套,说说你能带给我什么好处,然后我自然会考虑对你的态度。”

    王灿懒洋洋道:

    “还有,别以为我年轻就好糊弄,要知道我这年纪可正是血气方刚的少年时,你又是久居的妇人,还是有几分姿色的妇人,我可保不准自己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

    “要知道,深山之中,可没有这样解闷的事情可以做!!!”

    王灿话中,威胁之意显露无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心思。

    而对面的女人哀叹一声,然后认命似的道:“这位大人,妾身的名字叫姜若水,就向大人看见的一样,是这南竹镇上卖豆腐的,先夫与三年前在云山中身亡,只剩下我一个人,好在先夫的好友照拂,才能安然立足。

    可如今,交情渐断,已经没有人再愿意为我一个寡妇出头,只盼大人怜悯,若大人愿意留下一段时间,若水愿意为大人洗衣做饭,一切愿听吩咐。”

    良久,就在这姜若水心中焦虑不已的时候,王灿笑了一声,然后点头道:

    “不错,这才诚实,我会在这南竹镇逗留一段时间,这段时间内,你就是我的厨娘,我会看你表现,决定对你今后的态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