嗡嗡~

    一夜无语,偶尔有几只不知死活的蚊子在深秋出没,也很快悄然无声。

    次日一早,南竹镇便再次回复喧嚣,纵然经过昨天的风波,可对大多数普通人而言,仍旧是该吃饭吃饭,该干活干活,丝毫不受影像。

    而姜若水自然也早早的出摊开始卖她的豆腐,可她的神色却无比的古怪,让人猜不透这个女人再想什么。

    “姜姐,出摊啊!”刚一出门,还没来得及摆摊,便有人急不可耐的上前打招呼,一双招子则是四处打量。

    “嗯!”姜若水只是清淡的点点头,随即便扭身回屋,开始准备一天的生意。

    看着姜若水的背影,这人只觉得脸上一阵尴尬,随即嘟囔道:

    “得意什么,不就是一个傍上新欢的俏寡妇,也不知道昨夜怎样承欢膝下,要是被那死去的姜老大看见了,还不得从棺材里蹦出来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

    这人语气之中酸涩无比,看着姜若水窈窕的身姿也不无动心,可他却没机会一亲芳泽罢了。

    同时,在这姜若水的住处附近,还有着几个不怀好意的眼神在隐晦的交流。

    姜若水对外界的事情丝毫不知,片刻之后,便扭着身姿,端着一个竹制的框子,里面放着豆腐,而她的腰间则是别着一个小盒子。

    “姜姐,出摊啊!”又来了一人,舔着脸凑上来笑着说道:“昨天那位大人呢!?听说他可是在姜姐您这里留宿,不知道今天在不在啊,我等还想瞻仰一下大人的英姿呢!”

    “是啊,姜姐,那郡兵横行南竹镇,咱们这些底层的小民是敢怒不敢言,都等着让那位大人伸张正义呢!”

    “快让那位大人出来吧,我们都等急了。”

    ......

    一声声,一句句,全都离不开王灿,可见这些人的目的从来就是在姜若水身后的王灿身上,就算是今天这声“姜姐”也是临时拔高的,平日里,姜寡妇,姜寡妇的不要叫的太欢。

    对于这些投机钻营的人,姜若水的心中只剩下不屑,她很想告诉这些人别白费心思了。

    毕竟王灿的为人她昨天夜里就领教的干干净净,完全就是一个利益主义者,所谓的名声根本就不在乎,更遑论为这些人主持公道?

    简直就是笑话,就是她姜若水自己都没有达成的目的,他们能空口白牙的达成?太看得起自己了吧。

    想到昨夜的作态,姜若水不由脸上羞红,这红晕虽然一闪而逝,但是那眼神中的似嗔似喜可是久久流转,看的一群老少爷们心神荡漾,甚至有人暗骂“狐狸精”以慰藉自己吃不到葡萄的心思。

    “姜姐,这事......”

    “那位大人是那位大人,我是我,你们有事,自己去找去,就是不知道那位大人会不会生气,要是生气的话......昨天你们也是看见后果的。”

    姜若水冷冷的说完几句话,便昂起头走到摊前。

    “卖豆腐了,不买的人还是赶紧离开,别耽误我做声音。”

    姜若水轻瞥一眼围的满满当当的人群,不耐烦的说道,今日不同往日,有撑腰,姜若水自觉不用再卖笑为生,自然不会在轻贱自己。

    况且......若是可以,没有人愿意轻贱自己,何况是姜若水这样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

    人群讪讪,立刻有人道:

    “买,我买,姜姐的豆腐是南竹镇最好的,那王婆是拍马也及不上。”

    这人本意自然是讨好姜若水,但是刚刚掏出银子就被拦住了。

    姜若水难得的高傲道:“这位,银子就不必掏出来了,话也不必说了,这豆腐你买不起。”

    姜若水难得的站起腰来,自然心中畅快,自从她男人死了之后,她可是见多了这些街坊邻居的丑恶嘴脸,曾经是她要讨生活,不得不巴结这些人,将姿态放的很低,甚至卖豆腐的时候,一些手上接触纵然心中厌恶,也不得不忍着,可现在......不用了。

    而面前这人则是脸色颇为难看,他心中自然也有气,冷笑道:

    “姜姐,话不能这么说,你这豆腐我也不是买了一次两次了,那价格我自然是知道,总不能以为找了一个新下家,这豆腐就涨价了吧。

    我告诉你,今天我是吃定了!”

    “那好,你愿意买就买,买不起丢人可别怪我。”姜若水的反应让这人一愣,随即心中开始打退堂鼓,吹牛的时候自然浑身舒坦,但是吹完之后可是空虚的很,毕竟里面全是气。

    “这豆腐今天涨价了。”

    “那多少银子一块?”人群有人问道。

    “不是银子能买的了。”姜若水淡然道。

    “啊!?难不成你这豆腐要一两黄金?这傻子才买?真当人是冤大头?”愤愤不平的声音从四处响起。

    而姜若水不生气,只是继续说道:

    “今天这豆腐不卖钱,只能用灵药换,三株一品灵药能换一块豆腐。”

    姜若水的话音落下,顿时人群当中一片哗然。

    灵药啊!

    那可是灵药啊,就算是整个南竹镇,灵药不少,但是拿灵药去换豆腐,那人除非是脑子坏了,否则怎么可能会有人愿意?

    别的不说,在场的这些武者当中就有不少人有一品的灵药,而且不远处的云山当中,只要是武者,运气不算差,每次出去总能混到一株两株的。

    可拿它换豆腐......呵呵。

    这些武者们表示除非他们傻叉了,这些灵药每一株可都能卖不少黄金,一株尚且如此,三株呢!?

    在场人的大多数都是用看傻瓜的目光看着姜若水,都认为她膨胀了。

    “哼,姜姐倒是阔气起来了,这豆腐只能用灵药换,我倒要看看有谁愿意买。”

    人群当中,有人冷嘲热讽道。

    可姜若水只是笑眯眯的看着这些人,她心中无比期待这些人待会的表情。

    她昨天晚上也没好到哪里,当得知王灿用一品丹药作为卖豆腐的附赠品换取灵药的时候,她完全不能理解。

    明明能正大光明卖的,为什么要采用这种方式?

    奇怪。

    可是王灿高冷的解释就是,人都有占便宜的心理,买豆腐赠送丹药,会让那些买的人觉得讨巧了。

    对此,姜若水只能表示沉默。

    “对了,各位,忘了有一件事说了,这买豆腐的价格就是三株灵药不会变,但是除此之外,还会用一枚一品的养精丹作为赠品。”

    随着姜若水的话音落下,人群顿时沉默起来,他们不理解为什么某个智障卖丹药就卖丹药,为什么要假借卖豆腐的名头,难道是让他们打自己脸嘛?

    刚才可是一大堆人说自己要是买豆腐的话,就是傻叉来着。

    同时也埋怨起姜若水,为什么不早说清楚。

    这可是一品丹药啊!很珍贵的!

    “也就是买丹药送豆腐喽。”人群有人出声了。

    “错,说了,是买豆腐送丹药。”姜若水很珍重的纠正了一下主从关系。

    人群:“......”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