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王灿这边热火朝天,人声鼎沸的同时,南竹镇外,某个地方则是一片肃杀,数百人的黑甲郡兵面色肃杀。

    站在其上的是一位黝黑面孔,穿着黑色铁甲,手持长枪的武者,一身修为臻至五重巅峰,正是这一群人的统领。

    他名唤汪权,虽然修为在这南竹镇不是最高的,但是却是最有权势的人,纵然有人元境武者坐镇的南竹镇第一家族吴家也不敢挑衅他。

    可他现在整个人不但脸上阴沉的吓人,心里面也是怒气勃发。

    “全体解散。”

    汪权冷冷的下达命令,解散晨训,自己独自一份赶赴营帐,里面几个穿着便装的亲兵站立两侧。

    “都准备好了?”

    “准备好了!”

    汪权冷冷一哼,随即道:“那南竹镇竟然有人敢杀我亲兵,这就是找死,今天,定然让那凶手殒命,让那寡妇赎罪。”

    汪权的面上狰狞,狠辣异常。

    对于一个统领来说,亲兵就是亲儿子,是他最信任的人,就这样被人杀死在南竹镇上,对他无疑是一个挑衅。

    若是他不管不顾,不说他手下的亲兵会怎么看他,就是那南竹镇上大大小小的势力估计也会认为他软弱可欺。

    所以......

    不出手则已,一出手惊人。

    汪权已经下定决定,这一次定然要狠狠展现一下肌肉,震慑那些蠢蠢欲动的势力。

    ......

    郡兵的营地距离南竹镇并不是很远,因为设立之初就是为了拱卫南竹镇的安全,自然不可能太远。

    半个时辰左右,汪权已然和几位亲兵赶到南竹镇的外围,这一次他身穿的是便装,南竹镇的普通武者自然认不出这位就是威名赫赫的汪权统领,只认为是不知名的强大武者。

    刚一到镇上,汪权便发现的异常,他发现今日的南竹镇气氛很怪异,若是往常,这些武者谈论的多是女人,黄金和进山。

    但是现在,入耳之处全都是豆腐、豆腐、豆腐的。

    这让汪权纳闷,随即想道:

    ‘若是办完此时,有空的话,倒要尝尝这豆腐。’

    “哈哈,我已经买到了三株一品灵药,那几个傻子还不知道这豆腐的事情,我今天晚上就去排队,争取明天一早第一个买豆腐。”

    汪权的身边,一位二重武者面带骄傲,一脸得意的看着身边的同伴。

    “可笑,还晚上排队,年轻人,你要知道我已经雇人现在就去排队了,而且已经排的很长了,若是今晚去,恐怕你得下个星期才有机会。”

    “就是,别的不说,听说吴家的人已经听说这件事,正在搜刮库存,让整个家族的人去排队,若是去迟了,恐怕只能喝汤......呸,应该是连豆腐渣都见不到。”

    “那吴家可是南竹镇第一家族,家中人多势众,他们若是轮换着排队,估计能包揽一个月的豆腐量,我得赶紧了。”

    叽叽喳喳的声音顿时让汪权有一种中了邪的感觉,他无法理解区区一块豆腐居然要三株一品灵药去换,而且这些换的人居然还是一副占了便宜的模样,生怕那冤大头跑了一般。

    汪权开始怀疑究竟是自己石乐志,还是这世界诡了异?

    “大人,这豆腐好像很不简单啊!?”这时一位亲兵凑上来说道:“我以前看过的书中记载有些强大的厨师能够在一份食物当中保存强大的药效,轻则修为起飞,重则一步登天。”

    “要不......我们的事情先放一放,先尝尝这......豆腐!、”

    “滚,你看个屁的书,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个混蛋看的都是三流武者写的yy小说,轻则脚踩圣朝皇子,享尽无边艳福,重则毁天灭地,称尊称霸?这书上写的你也信。”

    这亲兵倍感委屈,道:“可人家这么些,总不可能是空穴来风吧,好歹也是有点依据的。”

    而这时汪权本人的心思也被吊起来,正好有这台阶下,顺手道:“那行,我们边去看看这豆腐倒有什么神奇的功效。”

    “那大人,您知道如何嘛?”

    “蠢货,哪里人多就去哪?这点都不知道?”

    “大人英明!”

    “那是自然。”

    不得不说汪权这个统领做的还是不错,至少邀买人心这方面做的很好,否则这些亲兵哪里敢和他这么亲近。

    南竹镇就这么大,很快汪权等人便找到了姜若水的摊点,而此刻,那剩下的五份名额早就没了,只剩下一个关了门的地方。

    而外面则是乌压压的数百人在排队,还有几十位身穿同样服饰的武者也老老实实排队,这些人自然是吴家的人。

    纵然吴家出了一位人元境的武者,彻底定鼎南竹镇的局势,但是怂了这么多年,吴家显然还没有养成威武霸气、谁都不放在眼力的习惯。

    “大人,这家店已经关门了。”

    “嗯,我知道。”汪权皱眉,随即指着身边的一个亲兵道:“你去打听一下情况。”

    这等消息在南竹镇自然不是什么隐秘,这亲兵随便找了一个老实巴交的武者,展现一下肌肉,这消息很快便打探清楚,他返回的时候,却有些面色古怪。

    他道:“统领大人,消息已经打听清楚了。”

    “哦,那豆腐到底有何神奇的地方?”汪权饶有兴致。

    “大人,那豆腐只不过是个幌子,真正让这些人着迷的是那赠品。”这位亲兵咽了一口吐沫,吃惊道:“那赠品居然是一枚一品丹药,是珍贵无比的养精丹。”

    别看这些郡兵一个个很强势,但是在这待遇上面真的谈不上好,平时也就是领着一些军饷,然后每年会有一些不入品的补血散分发,也就比野修武者好一点,稍微强大一点的家族武者都比他们待遇好。

    此次,骤然听闻只要有灵药就能换一品丹药自然震惊不已,随之而来的还有渴望。

    一品丹药对他们这些下三重的武者可是有奇效的,说不得便能一朝突破,成为中流武者。

    而汪权自然也吃惊,他是统领,待遇好上不少,五重的修为在郡兵当中也算可以,但是待遇也就是云灵宗外门弟子的待遇,每月一枚养精丹而已,偶尔的时候,人家云灵宗自己不够分,他的这一份还要被折算成灵药,让他自己找人处理。

    可是......处理个妹啊!他大头兵一个,认识个屁的炼丹师,只能煮一锅汤喝了。

    “统领大人,还有一件事要说。”

    “说!?”汪权一皱眉,冷冷道。

    “这位不知名的炼丹师就是昨天杀了我们兄弟的那人,那卖豆腐的女人,就是昨天那寡妇。”

    “嗯!?”

    汪权面色陡变,随即一股疯狂的念头涌上心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