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开,让开,让开!”

    汪权一马当先,冲进人群,四周的数位亲兵阻拦这欲要上前的武者。

    “大胆,居然敢在这里闹事,我可是南竹镇数一数二的人物,你们是想想找死嘛!”

    当即便有一高壮大汉站出来,一身肌肉黝黑发亮,双目更如铜铃一般大小,骇人无比。

    可这人只是嚣张了片刻,便感受到汪权冰冷的眼神,和五重巅峰武者的气势,瞬间变萎缩了起来。

    尴尬的笑了笑,随即老老实实的站在身后。

    察言观色和自知之明是一个底层野修武者的基本素养,一般只有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才能很好的生存,其他的......要么死了,要么一飞冲天。

    但是死了的数不胜数,一飞冲天者闻所未闻。

    汪权心中冷笑,瞧不起这些欺软怕硬的武者,正准备敲门,但是身后总有人看不惯他们。

    一群人占了出来。

    “我等是南竹镇吴家的人,你是何人,为何突然插队,难道不知道惊扰大师会产生的后果嘛!”

    吴家不愧是南竹镇的第一家族,他们站出来之后,瞬间一大堆的南竹镇普通武者仿佛找到了靠山,顿时“群情激奋”,尤其以一开始丢了面子的那位高壮武者为甚,似乎是想要借着吴家的威势给自己找回场子。

    “那人,还不赶紧滚蛋,吴家的老祖可是人元境的武者,拍死你只要一巴掌,你若是在阻拦,别怪我们不客气。”

    “人元境!”

    汪权唇角慢慢翘起,微微泛黑的脸上带着一丝嘲讽,冰冷的眼神看着吴家的人,淡淡道:

    “难不成那个老东西晋级七重,给了你们吴家这么大的底气?连原本的谦卑都被扔掉了?”

    “取死之道!”

    汪权的语气瞬间就激怒了这些吴家的人呢,虽然吴家的上层还能克制,还能保持一些怂的优良作风,但是底层还是不乏有人自诩南竹镇主人的身份自居。

    此刻,面对汪权如何能忍?

    “找死!”

    几人怒喝一声,顿时便要上前。

    “来人,去吴家请......”

    话音还没落下,汪权的一位亲兵瞬间挡在了这几人的面前,冷笑连连,同时一巴掌打在这人的脸上,一声清脆的响声让所有人都清醒过来。

    “瞎了你的狗眼,这位可是南竹镇的郡兵统领,汪权汪大人,别说是你,就算是吴家那个老家伙也不敢在此狂吠。”

    寂静的人群众陡然爆发了一阵吸气的声音,同时围观的武者纷纷惊恐的看着站在前面的汪权,这位亲兵的话显然狠狠的震慑他们。

    汪权在双龙镇可不单代表了郡兵,还代表了云灵宗对于南竹镇的统治,尤其是想到这位初到南竹镇掀起的腥风血雨,这些人便惊恐万分。

    “汪统领,您误会了,我刚才话还没说完,我的意思是去我们吴家请家主来接待您,真的,就是这个意思,没有别的意思。”

    吴家之人显然对这位汪统领有更深的认识,连忙点头哈腰道。

    而汪权则是冷冷一瞥,冰冷的眼神让这人心悸。

    “吴家主就不用请了,这一次我是来找里面那位的。”汪权随即转头看着关上的门,冷笑一声道:“我倒要看看这人是吃了什么熊心豹子胆,敢对我的亲兵下手。”

    汪权嘴上虽然说着不放过,但是心中的心思早就转变了。

    若是这位只是一个武者,那死了也就死了,但是套上一层炼丹师的皮,顿时便让汪权心动。

    一个孤寡的炼丹师,这放在汪权的眼中,那就是活脱脱的上好的奴隶。

    他可是动了绑架的心思,将这位一品炼丹师锁在自己的军营,为自己一个人服务。

    至于不从......

    嘿嘿,他汪权在郡兵当中厮混,这一点手段还是会的。

    威逼利诱这一套,他熟的不能再熟。

    ‘而且,听说他是为那寡妇仗义出手,想来那寡妇长大也颇有几分姿色,这可不就是现成的把柄嘛!?’

    汪权心中笃定,已经拿定了主意,顿时一个眼神示意,四周的亲兵开始赶人,虽然南竹镇的武者不少,但是在这些郡兵面前,谁敢反抗?

    没看见号称南竹镇第一家族的吴家都开始怂了吗。

    所以现在的南竹镇就出现了一个怪异的现象,几个人赶着几十上百个人,而这几十上百个平日里嚣张跋扈的武者愣是不敢怒也不敢言。

    ......

    砰!

    汪权赶走了这些碍事的人,可不会安安分分的敲门,而是直接一脚踹开。

    这么大的动静,里面的王灿自然不会不知道,一个眼神,顿时姜若水就很老实的跑出去查探一下情况。

    而她出来的时候,恰好和汪权对上,四目相对。

    “你这人,不是说了,今天已经卖完了吗?”姜若水一皱眉,面色不善的道,她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

    汪权也不会好心的提醒,他倒是饶有兴致的打量起姜若水,最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击掌道:

    “不错,不愧是俏~寡妇,姿色不俗,我看了都动心,也难怪我那几个兄弟会为你送出性命。”

    “什么意思?”姜若水一愣,随即面上煞白,“你......你是昨天那些人.......你是郡兵的人。”

    看着姜若水不断后退的身姿,汪权没有阻拦,他很自信,他相信这里没人能够阻止他。

    至于那位不知深浅的炼丹师......

    哼!炼丹师一向修为不咋地,或者说战斗力不咋地。

    ‘跑!?就是不知道你能跑到哪里!?’

    汪权冷笑一声,随即顺着姜若水的踪迹轻松写意的追过去。

    区区一个南竹镇对于他汪权来说,就是一个私人的后花园,又何来的危险之有?

    眨眼之间,汪权已经走到了姜若水和王灿的房间,他看着紧闭的大门,嗅着里面飘出来的缕缕丹香,心中得意无比。

    这是正宗的一品丹药的药香,他不会闻错,只不过这一次的药香带上了一点热气,更加芳香动人。

    “抓住这炼丹师,让他为我炼丹,我便能快速突破六重,甚至七重,然后申请成为云灵宗的执事,从此脱出郡兵的门槛,成为一个彻彻底底的人上人。”

    汪权心头火热。

    对于他这种身家清白的郡兵统领而言,人元境是一个无比诱惑的境界,不但代表着实力,还代表着身份。

    因为......迈入这一层,云灵宗的大门便敞开了一半。

    带着这样的念想,汪权一步踏前,五重的气势陡然勃发。

    “杀我兄弟,还敢逗留,今日......必要你付出代价!”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