砰!

    汪权话音落下,门砰的一声脱落飞出,而房间内的全貌也展现在汪权的面前。

    一男一女,男的是翩翩少年,神清气淡,一边略显局促不安,但是有好似有了底气的姜若水小心翼翼的看了一眼王灿,随后又看了一眼外面的汪权,眼波流转,也不知道在动什么心思。

    “好小子!”

    看到这场景,汪权顿时变愤怒了,在他的面前居然还敢这么从容淡定,甚至还能享受一边俏丽女人侍奉的茶水?

    这明显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啊!

    “看你的年纪,也就是十六七岁,你家大人难道就没教导过你尊敬长辈嘛!”

    汪权又一次踏前一步,但是这一步他比以前都要用力,一个深深的脚印印在石板路上,砂石的粉末四散,随即纷纷而落。

    可是仅仅这一下,便能看出汪权的实力不凡,绝对不是一般的五重武者能够企及的。

    而王灿脸色未变,仍旧是轻笑着,仿佛这只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家大人如何教导我,您就不必知道,但是你闯进我的房间,却不经过我的同意,恐怕有些过了。”

    王灿指了指四处,示意这里已经是他的地盘,这举动倒是让姜若水心中碎了一下。

    而汪权则是哈哈大笑一声,随即冷眼看着王灿道:

    “还真是让我失望,本以为能够杀了我几个亲兵的会是一个不错的武者,但是没想到只是一个毛头小子,看来当时也是取巧而已。”

    汪权一边说着一边看着王灿,他原以为王灿年轻气盛,他这一番话定然能激怒对方,露出几分底细,但是他失望了,王灿的脸上纹丝不变。

    只是现在站了起来。

    王灿摇摇头道:

    “是不是取巧我不知道,但是我看你是不动手不罢休了。”

    汪权看着王灿这表现,心中愤怒无比,被一个少年人轻视,还是这样干脆的轻视,若不是顾忌王灿炼丹师的身份,汪权早就上前动手了。

    他冷笑两声:

    “我知道你是炼丹师,若是你能为我那些郡兵赎罪,我倒是可以放过你,作为条件,你需要为我炼丹三年,三年之后还你自由。”

    “当然,这三年里,你也不是没有好处,这期间我会教导你修炼,本统领虽然不才,但也是堂堂五重武者,教你一个少年绰绰有余。”

    汪权已经图穷匕见,他不在遮掩自己的目的,反正在他眼中,这两个人都会被他拿下,然后带走,成为他掌中的奴隶,这个时候说什么还需要顾忌嘛!?

    而王灿则是轻笑一声,摇摇头,旋即拿起手上的长棍,缓缓的吐出几个字:

    “动手吧!”

    这几个字说完,王灿的气势陡然一边,瞬间凌厉起来,原本那种因为离开云山和开炉炼丹养成的悠闲气质当然无存,现在的王灿,俨然是一个身经百战的武者。

    炼丹......对他而言,终究不过是一种手段,他仍旧是一个纯粹的武者。

    而武者......实力至上!

    这点道理王灿怎能不明白!?

    “好!好!好!!”汪权怒极反笑,顿时道:“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在我面前说如此大话!”

    汪权手中的布帛松开,一柄雪亮的刀露出全貌,寒光闪闪,冷厉比人。

    端是一把好刀。

    “能够败在我的刀下,这应该是你一生的荣耀!”

    汪权可没有谦让的心思,武者之争,虽有后发制人,但是一往无前,无所畏惧才是一个武者该有的决断。

    我的心就是我的刀,我的刀也是我的心,一往无前。

    汪权嘴上虽然瞧不起王灿,但是从王灿气势转变的时候,他便明白,这个对手......不简单。

    “真是......”

    王灿嘴角上翘,他很想说这汪权不愧是野路子的郡兵出生,一点礼貌都不懂。

    不过想来现在说这些也没什么用,也就没说下去。

    看着汪权威势惊人的一招刀法,王灿可没有闭眼杀的能力,双目凝神,盯着这刀的轨迹,最后抬起自己的长棍,缓缓的挥舞起来。

    ‘正好尝试一下最近炼成的伏虎棍法。’

    王灿心头一动,身形随即变化。

    瞬间挡下了汪权的第一招,但是战斗可不是一招一式能够定下胜负的,随着两人的酣战,刀光,棍影,身形交错......

    “喝!”

    汪权一声暴喝:

    “好小子,没想到我看轻了你,原来你也是五重武者,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看来留你不得了。”

    汪权已经顾忌不得炼丹的事情,这等天才人物,他汪权没信心压制的住,况且......年纪轻轻便有如此成就,身份怎能平凡!?

    “一刀斩!”

    汪权已然用了最强一招,这一招凝聚了汪权最巅峰的战斗力,是他的骄傲,纵然是普通的六重武者接下也要重伤垂危,何况王灿这样一个五重中期的武者。

    怎么可能挡住!?

    “唔!”

    此时此刻,一边的姜若水作为旁观者,自然看的清清楚楚,虽然她不是一个武者,可没吃过猪肉难道没看过猪跑嘛?

    何况她曾经的丈夫可也是一个还算可以的武者。

    她现在一身安危和前途可全寄托在王灿的身上,对王灿自然无比关切。

    “小心!”

    不需要姜若水提醒。王灿自然知道这不简单,可姜若水这态度到让王灿满意无比。

    能够在关键时刻站在他这一边,便证明姜若水这个女人还是有一点可靠的。

    ‘这次结束之后,倒是可以让他修炼那功法。’

    王灿心头一动,便想到了他得到的那本奇怪的功法。

    一边想着,王灿一边看着汪权的动向,这举动更让汪权愤怒无比。

    在和他战斗的时候居然还敢有心思想别的,这已经不是轻视了,而是轻蔑了,已经涉及到武者尊严上的侮辱践踏了。

    “区区一刀,我自然能挡下。”

    王灿此刻不但有心思考,还能抽空说话,这已经不是对尊严的践踏了,这简直就是把他汪权的尊严、面子、里子。全都都抽出来踩一遍。

    ‘可恨!’

    汪权的念头还没有转完,便感觉面前一黑,随即一声铿锵,手中的刀颓然跌落。

    而王灿则傲然而立。

    这汪权虽然刀势惊人,但是他本人只不过是一个区区的五重武者,身后虽然有郡兵最靠山,可这武技方面仍旧是薄弱不堪,那刀法只能勉勉强强算是凡人中级的武技。

    所以面对汪权的时候,只是短短的几次试探,王灿就知道了他的底细,自然胜券在握。

    “我乃郡兵统领,你敢伤我!”

    当刀跌落在地的时候,汪权就知道今天悬了,立刻搬出自己的背景。

    而王灿自然不怕这种比背景的事情,当今冷笑道:

    “郡兵统领有如何,我乃是云灵宗外门弟子。”

    汪权沉默。

    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