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竹镇。

    作为原本荒僻的一个小镇,最近一段时间颇有了几分生机,原因就是原本镇上买豆腐的姜寡妇,变成了姜姐。

    那一枚枚新鲜出炉的丹药牵动着整个南竹镇武者的心思。

    而且不但是南竹镇,就是附近的几个小镇也颇多武者过来想要抢一个名额。

    丹药这么火热,自然也有人眼热,所以南竹镇的荒郊野外经常的多了几具不知名的尸体,这些尸体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身上携带丹丸或者灵药。

    当然,也有胆大包天的人想要强行掳掠王灿,可这一切在郡兵统领汪权带人保护这里之后,顺便清理了几个不知死活的人,这里便清净很多。

    ......

    房间内,两人想对而坐,而外面一身素服的姜若水则是忙碌着午饭,时不时的竖起耳朵关注一下房间内的情形。

    “汪统领,这是你的养气丹和养神丹。”

    王灿手一翻,一瓶丹药便出现在手上,打开瓶塞,里面诱人的芳香一点点泣出来,而对面的汪权面上一脸喜色。

    “你一共给我三百株一品灵药,所以按照约定,这里是五十枚养气丹,和三十枚养神丹,你可以数一数。”

    “不必了。”

    汪权一脸喜色的结果这瓶装满了养气丹的玉瓶,急忙嗅了嗅,里面的香气是他熟悉的那种,而且汪权能够感觉到他的瓶颈都在蠢蠢欲动。

    他抬起头看了一眼王灿,感激道:

    “多谢王兄弟,日后若是有用得上我汪权的地方,但无不从!”

    汪权心中的算盘自然是打了咣咣响,对他这样没什么前景的郡兵统领而言,能抱上一位炼丹师的大腿自然是乐意万分,所以这种许诺显得无比真诚。

    而且最近两个月,汪权知道王灿的身份之后,则是变成了忠心耿耿的狗腿子,为王灿保驾护航。

    而对面的王灿则是笑了笑,没有接话。

    他和这汪权只是泛泛之交,没有什么牵扯,他之所以愿意帮这汪权炼丹,无非就是他人傻灵药多。

    不过汪权也不是没有好处,王灿用在南竹镇交换丹药都是最简单的养精丹,至于难一点的养气丹和养神丹他是不会拿出来的,毕竟炼制难度不同,而且南竹镇大多数的武者也用不到这种等级的丹药。

    毕竟养精丹还可以补充精力,但是养气丹和养神丹则是必须五重和六重武者才能充分享用。

    “嘿嘿!”

    见到王灿不说话,汪权也有点尴尬,但是他也知道,对一位前途无量的云灵宗弟子而言,自己的身份实在上不了台面。

    “王兄弟,你确定这两天就要离开?”

    对于王灿的决定,汪权能理解,毕竟南竹镇资源就那么多,地方就那么大,供不起王灿这尊大神,可一想到王灿离开,就没了丹药供应,汪权心里面还是很失落的。

    “当然,我在这南竹镇也有一段时间,也该回去算账了。”

    想到自己当初落荒而逃的场景,王灿的双目之中,一道愠怒的神色陡然射出,同时还有隐藏的很深的忌惮。

    “那告辞。”

    汪权道了一声之后,便离开,他知道王灿定然还有一些话要和某些人说,他若是留下,难免有些碍眼。

    看着汪权消失的背影,王灿闭上双目,回想着这两个月的经历。

    这两月之中,他主要是在南竹镇搜刮资源,期间除了为那些赠品炼制的丹药之外,王灿本身还炼制了数枚完美品质的养气丹,让他在半月之前,一举突破到六重境界,并且在这段时间,用养神丹供给自己,成功稳住了六重初期的境界,并且有一丝窥破更高层次的契机。

    这种修炼速度也就是炼丹师才能达成,除此之外,少之又少。

    不过在这两月之中,王灿除了自己的修为之外,也打听了不少消息,自然也得知清河郡城附近的云灵宗矿脉安然无恙的消息,所以王灿才能坐得住。

    当然,还有一件事,王灿心中了然。

    那就是这南竹镇的事情。

    南竹镇的吴家......赫然就是天狗宗的爪牙,就连那位人元境的吴家老祖都是天狗宗的支持下突破的七重。

    也正是这样,才使得吴家统治了南竹镇,成为天狗宗进入清河郡的跳板。

    不过了解归了解,生意还是要做的。

    并且,王灿最近一个月的丹药几乎是这吴家垄断的,可王灿没有任何负罪感。

    反正他很快就拍拍屁股离开,这里的烂摊子等到云灵宗的人缓过来自然有人处理,管他鸟事。

    想到这里,王灿的嘴角噙着意思笑意。

    “大人,午饭做好了。”

    姜若水略显娇弱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然后便是被热气蒸腾的微微泛红的脸颊小心翼翼的探进房间。

    “嗯!”

    王灿点点头,他在姜若水甚至整个南竹镇的人面前扮演的角色都是居高临下的炼丹师,自然不会轻易的和人开玩笑,毕竟要保持自己高贵的逼格。

    当然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姜若水好歹也伺候王灿这么久,也分享了一点好处。

    至少那素色功就被王灿传授给了这寡.妇,短短一月半,已经迈过了大多数人都奢望的两重门槛,晋级二重巅峰。

    也正是如此,姜若水伺候王灿更为用心。

    甚至有时候姜若水都想着和王灿一夕之欢,加深一下感情。至于对他亡夫的愧疚和以后生活上......姜若水无疑的选择了后者。

    奈何,王灿本人没有这心思,他一心一意的想突破六重,哪里有时间理会姜若水抛过来的媚眼。

    “今天的饭菜倒是不错。”

    入目之处,两盘金灿灿的野兽肉散发着诱人的色泽,而一盘翠绿的蔬菜也是难得的灵草炒成。

    这等吃食自然是王灿最近的标准配置,对“有条件”的武者而言,吃这种才能滋补身体,普通的吃食顶多就是吃饱了不饿。

    而姜若水自然是沾了王灿的光才能享受这样的美味,而这也正是她进步飞速的原因之一。

    “是呀,妾身还是沾了大人的光彩能享受这等待遇,就算先夫在世的时候,唯有每年的过年才能稍微放纵一下。”

    姜若水的眼中带上了丝丝哀愁和迷茫,旋即一张素面哀求的看着王灿:

    “您......真的要离开吗?”

    王灿微微额首,这是自然,

    “那我......那我......呢!”

    王灿和姜若水对视,第一次发现这女人的名字果然没有起错,一双晶亮的眼眸之中水雾迷蒙,宛如一江秋水,叫人心颤。

    “我......”

    王灿话还没说完,便感觉身前一阵素色云动,随即轻声慢舞。

    云深不知处!谁能探究竟!?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