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王灿从熟悉的床上起来,可不同的是王灿这一次的身边却多了一个身体。

    不用问,这自然是姜若水。

    两人一个热血少年,纵然心理老成,但是身体诚实。

    另一个更是久旷之身,更兼得两个月的相处,算得上是水到渠成,至于那死去的倒霉姜大哥......

    死都死了,还管得了活人什么事?更何况王灿会在乎这个?

    随着王灿的起身,身边的姜若水自然被吵醒,刚刚睁开的双目和王灿对上,瞬间一丝羞红变成满脸红晕从脸颊攀到脖颈,至于更深处......不敢写。

    “既然醒了,就去准备早饭,吃完早饭,便离开这南竹镇,我会在清河郡城给你安顿下来,随后的事情你就不必管了。”

    王灿慢斯条理的说道,这是他昨天想好的处理方案。

    对于姜若水他自然怜惜,可怜惜归怜惜,负责一辈子这种事.....呵呵......不现实。

    “清河郡城是我云灵宗的属地,我在那儿也有一间小院,最近两年之内,我会留在清河郡,我会偶尔看你一次,这期间,你可以选择埋头修炼,亦或是其他,我不会管你这些。”

    “嗯!”

    姜若水点点头,心中微微激动,她付出那么多,为的是什么?还不就是攀上王灿,脱离南竹镇这个小池塘,去更广大的世界看看。

    而现在,她的愿望实现了,自然心中欢喜,同时看着王灿的眼眸更是仿佛被清水溢满了一般,泛动着点点晶莹。

    随即,姜若水毫不介意的将自己的身姿展现在王灿的面前,然后任凭着一件件的衣裳包裹着她的身体,最后娇笑一声:

    “我去做饭了。”

    难得的俏皮到让王灿莞尔,很难得的心中安宁,纵然两人之间有千般交易铭刻,至少现在是纯粹的,纯粹的交易也是纯粹,这就很难得。

    这种是王灿很难感受到的。

    .....

    遥远之外,云山之中,云灵宗的矿脉,无数的人头耸动,热火朝天的堆积着挖出来的元石。

    而这其中,某一处庭院里,两人正在交谈,若是王灿在这里,定然能够一眼认出这两人的身份。

    赫然是天狗宗的间谍李文生和叛变的邵轩。

    “李师弟,你那边不会出问题吧!”邵轩面上带着淡淡的焦虑,在房间之内来回走动,时不时的看向李文上的方向,而李文生则是一如既往的儒雅模样,根本看不出坑害别人时候的邪恶和冷酷。

    他轻轻道:“邵师兄,你尽管放心,你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自然不会坑你。”

    “云灵宗这一批的元石已经采集完毕,都是这个矿场最精华的一部分,过两天便要运送云山郡云灵宗的宗门所在,所以我们传送出去的消息和地点至关重要,我自然也早早的就安排了后手,不会出问题的。”

    “这件事......觉得牵扯不到我二人的身上,今后,你我二人仍旧是同门师兄弟!”

    “那边好!”邵轩心中大定,微微的点点头。随即又问道:“李师弟,那王灿的尸体找到了没有?”

    “嗯!?”

    想到王灿,李文上心中也稍微烦躁,当日的事情除了王灿之外,其他八人全部陨落,只有邵轩因为投靠他们才保全性命。

    可找不到尸体就不能确定生死。

    最近一段时间,天狗宗的人不但在云山深处搜寻,就是整个矿场的四周都安插了不少人徘徊,一旦发现王灿的行踪,便是雷霆骤雨一般的袭击。

    “别担心,邵师兄,那王灿不过区区五重中期的修为,纵然不错,但是想要在云山之中安然无恙,还是不可能的,说不准,早已经死在某处。”

    李文生强自镇定道:

    “你看他整整两个月都没回来,这不就是证明嘛?”

    “这倒也是。”邵轩点点头:“若是我,一旦有机会定然是立刻返回宗门传达消息,这王灿这么久没回来,看来是死了。”

    “是啊,邵师兄,换而言之,就算他王灿没死,但是他要是敢上山,那就是找死!”

    李文生脸上一个诡异的笑容浮现,随即邵轩也哈哈一笑。

    他两人回来之后自然不会什么手段都没布置,返回这里的第一件事,邵轩和李文生就是嫁祸王灿,将一切的源头都归咎于王灿的身上,说是他勾结的外人,目的是图谋云灵宗的元石。

    有两人相互佐证之下,这里的驻地长老自然是相信二人之言的。

    不过这样也带来了一丝意外,那就是云灵宗对这里的重视,数位内门长老被派遣过来,就是负责此次的押送。

    “都怪那王灿!”

    李文生咬牙切齿,若不是王灿逃脱,他们也不必暴露天狗宗的事情,完全可以推脱在云山的野兽身上。

    现如今,云灵宗派遣数位内门长老助阵,天狗宗自然被逼无奈之下,调遣了更多的人过来,大大加大了此次行动的代价。

    为了此事,不但李文生受到苛责,就是那位背景深厚的江师兄也被骂的不轻,不过好在是云灵宗内部的人好不知道奸细的存在,自以为保密工作做的好。

    “宗门已经派人在山下附近侦测,但凡是山上下去的人携带了储物戒指都会被发现,所以云灵宗若是不准备大张旗鼓的押送,那就是入了我宗的计划之中。”

    “好,好,这个好!”

    邵轩脸上欢喜,若是能够不打架,他自然是乐意无比的,这也能大大降低他暴露的概率,否则和天狗宗的人对上,他若是手下留情岂不是暴露无遗,而若是痛下杀手,难免到时候算账。

    “哈哈哈!”

    随即两人相视一笑,露出了畅快的笑容。

    而此刻,清河郡城的外面,一行车马缓缓靠近。

    一个少年模样的人端坐在马车的外面挥舞着马鞭驱赶着拉车的马匹,而里面一个娇柔的女声偶尔会随着路基的坑坑洼洼发出一声声惊呼。

    “清河郡城!”少年的嘴角微微扬起,看着眼前雄壮的城池和四处络绎不绝的车队,他微微的压低自己的帽檐。

    “我王灿......又回来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