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郡城,王灿的庭院之中,这是当初王灿练习炼丹的地方,是古语这个不差钱的炼丹师买下来的,在他走了之后,这个地方顺理成章的就成了王灿的地方。

    这座宅院在清河郡城的位置倒是不错,四处较为僻静,但是却距离繁华的商业街不远,而且两侧还有郡兵驻扎保障安全。

    单是这地理位置,就决定了这里价值不凡,王灿算是捡了一个便宜。

    “你现在就要离开!?”

    安顿好住处,将行李放下之后,姜若水略显疲惫的看着王灿,对于一个二重武者而言,从南竹镇一路赶到清河郡城还是颇为不易的。

    也正因为这样,姜若水才对王灿的离开惴惴不安,毕竟对她而言,清河郡城是一个完全陌生的地方,而王灿是她唯一的依靠,若是王灿因为某种原因一去不复返,那么余下她姜若水一个人在这诺大的清河郡城,恐怕便真的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现在自然不会走。”

    王灿眼神幽幽,他估摸着这清河郡城可是有不少人等着他呢,虽然两月已过,有些松懈,但是在对方大局已定之前,即便松懈也不会松到哪里去。

    所以他准备晚上返回矿场,这样稍微安全一点。

    “今晚我会离开。”

    姜若水刚开始听到王灿的话,面上的喜色还没有褪去便听到这一军,顿时笑容僵硬在脸上。

    这番作态自然被王灿看在眼中,若说他爱上了姜若水这是不可能的,大家顶多算是各取所需,有了一点“交”情。

    略微沉吟片刻,王灿便道:“你放心,我既然带你来这清河郡城自然不会不管你,今晚我去的云灵宗矿场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纵然有几个人不知死活,但是以我六重的实力,那些人想要我的命,还是太年轻了!”

    没错,实力就是王灿的底气,那些人恐怕到死也想不到王灿会在短短的两个月之内,不但泡了一个女人,还能晋级六重。

    估计那些在清河郡城之外按照原本王灿的信息拦截的人要是知道这消息,估计要气的出血。

    而且,不但如此,王灿的另一部分自信还是来自于云灵宗对清河郡城的控制,那些人元境以下的武者即便再多,也不可能动摇云灵宗对清河郡城的掌控,所以完全可以不管不顾。

    可一个不明身份的人元境武者出没......云灵宗可就会时刻关注着........纵然隐藏身份,但是隐藏的一时,难不成还能隐藏一世?

    所以排除人元境武者的威胁,那天狗宗也只能调集六重武者在清河郡城附近。

    这些杂鱼,难道也能留下王灿?

    不存在的!

    “好了,你也累了,现在先去休息,不出意外,明天我就会返回清河郡城,到时候可有的你操劳。”

    王灿话音落下,便径直离去,只留下一个脸色慢慢蒸腾的姜若水,最后她看着王灿的背影,狠狠的碎了一口,然后悄然离去。

    ......

    待到傍晚时分,天色渐渐发黑,整个清河郡城都开始陷入安静之中,偶尔有一些红灯酒绿的喧嚣也是骤起骤消。

    夜幕降临。

    整个天色彻底黑下来,清河郡城之外,再也见不到一丝光亮,远处的远山之中更是黑的吓人,偶尔响起的野兽咆哮更是让普通的武者不敢靠近,匆匆返回城中。

    而王灿早已换上了一身夜行服,顺着山路前行,虽然四周寂静无比,可他的心中不敢有丝毫大意。

    因为......夜黑风高杀人夜!!

    以六重武者的体力,自然比原本五重武者的时候有了极大的进步,从清河郡城道矿场之间,原本王灿需要走两个时辰,但是现在却仅仅用了一个时辰便已经接近了矿场的大门。

    一迈步,便从一棵树到了另一棵树,王灿就是以这种方法避开地上出没捕猎的野兽,不过这样的缺点就是会惊起一些鸟鸣还有树叶的沙沙声。

    “近了!”

    黑夜之中,王灿的双目黝黑的发亮,微微将内息凝聚在眼眶增加了一点视力,让他可以看的更远。

    “嗯!”

    “不对!”

    王灿双目凝神,心中顿时起毛,只感觉被人盯上了一般。

    咻咻~

    没等王灿有任何举动,便有两只长箭破空而来,箭尖之上,寒芒点点,透着骇人的凉气。

    “呃~”

    王灿的身形顿时从空中低落在地,痛苦的蠕动,手捂着胸口,嘴里面喷涌着看不清楚颜色的液体,这个过程很短,只是十几秒之后,便没了丝毫声息,好似这里从来没有一个活物一般。

    良久,两个同样穿着黑色服饰的人悄然出现在附近。

    看了片刻之后,其中一个小声道:

    “看来是死了。”

    “哼,果然不是那人,区区一个废物,居然穿成这样进入云山,浪费我们的计划。”

    另一人不屑道,不过声音同样很低,旋即两人对视一眼。

    “去看一看这人的身份,即使不是任务目标,也一定有着什么秘密。”

    云山深处,除了他们之外,还能如此打扮的神神秘秘的,只要智商在线,一定会怀疑其目的。

    两人身形模糊,片刻之后,出现在“尸体”面前,其中一人只是稍微迟滞,便探手,欲要在“尸体”上摸索。

    另一人还没行动,但是却突然看见某种亮晶晶的东西,顿时心中警笛长鸣。

    “小心!”

    “嗯!?”

    话音脱口,另一人还不待反应过来,便感觉身体一阵刺痛,旋即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身体,一根熟悉的羽箭从他的胸膛刺穿,整根没入身体,连带着带走他的生命。

    “逃!!!”

    这是剩下的那人唯一的念头,可是在迅速的动作在这种惊慌失措之下,难免显得有些迟滞,而王灿早已站起来冷笑的看着这人,也不托大,选择稳一点,所以显示一脚踩了踩已经死去的那人,旋即飞身上前,动作干脆凌厉,剩下的这人连张口的动作都来不及做出,便已经没了声息。

    为了防止被人反套路,王灿又补了两下,确定这人死的不能再死之后,才悄然打量起这两人。

    最后眼角浮现一抹笑意,喃喃道:

    “这人不过是五重巅峰,另一人才是五重中期,看来这些人果然把我看扁了。”

    “不过......我喜欢。”

    话音落下,身影消散,除了这两具尸体之外,再无他物,仿佛从来没人来过这里一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