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除了这两人,王灿还遇到了不下于三波的攻击,除了第一波轻松解决之外,其他的人可没有那么好骗,都是经过一番艰苦的战斗才取得了胜利。

    当然来,这些人当中最强的也不过是六重初期,面对王灿这样的人自然毫无悬念的被干掉了。

    不过想想也是,云山之中虽然野兽众多,资源丰富,但也没有奢侈到一群人元境或者六重中后期的武者组队刷外围的程度,人太多的话,云灵宗也不是傻瓜。

    ......

    又过了约莫一个时辰,矿场之中,一处别院的灯悄然打开,两个人面面相觑。

    最后,还是李文生开口道:

    “根据传来的消息,我们的人死了十几个,伤口棍伤居多,你......说说看吧!”

    而另一边的邵轩早已经冷汗直流,手上白色的毛巾已经变的湿漉漉一片。

    最终,他在李文生不屑的眼神中压低声音说道:“难道......难道......是那王灿回来。”

    “看来你还不笨!”

    李文生轻蔑一笑,随即点点头。

    “我们知道的人当中,也唯有这王灿擅长棍法,所以必然是他无疑。”

    “可是......可是......已经整整两个月了,他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而且......而且你们的人没有抓住他嘛!”

    邵轩的声音一直很低,仿佛是担心外面有人窃听,同时他也很疑惑。

    不过李文生则是保持着冷静,只是脸上的忧虑难掩:“我们的人现在也没有抓住他,否则,也不会给你我二人传消息,让我们早作打算。”

    “啊!”

    “这还不止,我们安排在外面的人不但有普通的五重武者,甚至还有几位六重初期的师兄,而他们都没留下这王灿......”

    “咕嘟!”邵轩脸上的恐慌越来越甚,“难不成,那王灿已经突破到六重不成?”

    这个念头刚刚浮起就被他掐灭,他赶紧摇头否认这种可能。

    “那王灿我是认识的,当初还不如我,只是在两个月前才堪堪突破到五重中期,现在才这么短的时间,他怎么可能连破两关达到六重武者的地步。”

    邵轩极力否认着这种观点,仿佛安慰自己道:

    “那王灿应该已经死了,现在出现的那人可能只是意外,绝对不可能是王灿。”

    “可无论他是不是,我们都必须做好准备,这一次的计划,宗门已经下了死命令,绝对.......绝对不容有失!!!”

    李文生脸上杀气四溢,手上捏着的瓷杯砰的一声碎裂在地。

    “在这矿场之中,他不出现还好,一旦出现,必死无疑。”

    “毕竟,你我二人可是先入为主,那王灿叛徒的罪名已经确之凿凿,如何还能有失?”

    “对,对!”

    房间之内,阴冷之气四射。

    ......

    在矿场之中,某一个堂皇的房间之中,一位金色衣袍的胖乎乎的老头正享受着身后美人的侍奉,几只素手在他宽大的肩膀不断的揉捏,而另一边,红罗粉纱的少女翩翩起舞。

    餐桌之上,肉香腾腾,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一盘接着一盘,白皙的玉手,紫玉的筷子,夹着油光点点的美味送进一个肥嘟嘟的大嘴。

    和其他云灵宗弟子的清苦生活相比,这里简直就是天堂一样。

    “啪啪!”这人享受了片刻,突然拍拍手,笑眯眯的看着窗外,“怎么,外面的朋友现在还不舍得进来,难道是看不起宗某人的款待不成。”

    随着这人开口,场上的歌舞瞬间一边,粉纱曼舞的少女悄声褪去,只留下空荡荡的房间,和满桌菜肴的餐桌。

    良久之后,一个黑衣的身影才出现在厅堂之中。

    “到底还是瞒不过宗长老!”

    “哈哈,这清河郡城甚至整个清河郡当中,能瞒过我的人恐怕还没有。”这人自鸣得意道,随即面露疑惑:“看你对我的称呼,应该是我们云灵宗的人吧,不知道你是......?”

    “弟子王灿,拜见宗长老!”

    揭露脸上的黑布,一个清晰的面孔出现,王灿眼神灼灼,看着面前的宗长老,朗声道。

    “王灿!?”宗长老的神色陡然一变,这个名字最近两月可是响彻整个云灵宗啊,不但是矿场这边,就是云山郡云灵宗的大本营也是议论纷纷。

    不过宗长老也非凡人,作为云灵宗的外门长老,一身地元境的修为非同小可,纵然是天元境的武者,也能支撑好长一段时间,何况是面对王灿?

    冷静下来之后,宗长老便立刻明白了王灿的意图,但是却没有率先揭露,而是问道:

    “我倒是奇怪,你是怎么避开我矿场的诸多巡查,闯到这里的?”

    “宗长老,我曾经也在这里干了很长一段时间,也算是体制内的人,这点门道我自然知道。”王灿轻笑一声,随即道:“宗长老,你就不问问我来找你是为何事?”

    “不问,不问,该知道的自然会知道。”宗长老的脸上笑呵呵的,一点也看不出焦急。

    ‘老狐狸!’

    王灿心中暗骂,不过他只能硬着头皮解释道:“是关于那日我执行的任务的事情。”

    “哦!”宗长老一副了然的模样,呵呵道:“那件事嘛,早就调查清楚了,那李文生和邵轩已经言明你就是勾结天狗宗,偷袭矿场同门的凶手,那周璐更是惨死你手,尸骨无存。

    而且那位孙山也是因为你的缘故陨落,听说得到这个消息之后,他背后的那位可是震怒无比,要将你活刮了呢!嘿嘿!”

    这宗长老一副看好戏的模样,顿时让王灿一阵无语。

    “宗长老,事情不是这样的。”

    “哦?难不成还有隐情。”

    “没错,那李文生才是天狗宗的奸细,邵轩也被那人收买,而周璐则是被李文生亲手杀死,他们还想将周璐的尸体扔下悬崖,好在被我接住。”

    不提到邵轩还好,一提到邵轩,王灿的脸上便是愤怒无比,在王灿看来,邵轩绝对是十足十的蠢货,就算是被逼着杀了同门,但是返回这里之后,立刻叛变,在没有对宗门造成危害的情况下,自然不会有人看不起他,反而会因为他的忍辱负重被宗门看重。

    可是现在看来,邵轩不但没有归正,反而被李文生捏的死死的。

    ‘不过既然你找死,那便怪不得我了。’

    王灿双目之中冷光连连。

    “空口无凭,现在宗门上下,已经确定你就是那个叛徒,你让我如何相信你呢?”宗长老心理上在王灿出现之后,已经有点相信王灿的话,但是......空口白牙怎能叫人信服?

    “宗长老,周璐被他们抛尸悬崖的时候,我接住了她的尸体,并且从周璐尸体上面找到了证据,那是周师姐临死之前用命换来的东西。”

    “哦!”

    宗长老的双目之中,一道精光闪逝,顿时,掌中的茶杯被捏成一片粉末,纷纷扬扬!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