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出现的来人,顿时人群一阵沉默,良久,爆发出一声巨大的质疑。

    尤其是王灿刚才开的地图炮,那岂不是将他们这些和李文生同年的人全部包揽进去?

    这一番话,顿时就得罪了大多数人,也让台上的宗长老笑呵呵的摇摇头。

    “王灿,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一个外人,居然诬蔑我等这些深受宗门恩德的人会背叛宗门?”这人面露寒芒,此刻,争论已经不是李文生的问题,而是他们这些待在宗门良久的人的忠诚问题。

    “你初来宗门,你可知道我等当初一起成长,一起玩闹,一起习武,一起学文......后来,更是一起并肩作战,无数的同门,亲友在这其中慢慢的消失,他们的获得和付出,以及和宗门的牵绊,又岂是你能大发撅词的。”

    “哈哈,宗长老,你看见没有,区区一个外人,居然敢如此说话,将我们多年的忠诚和付出一句话泯灭,甚至将我置于叛徒一列。”

    “今日,我必杀你!”

    场中的变化倒是让李文生出乎意料,是出乎意料的好,旋即,李文上看向王灿的目光也友善了不少。

    这简直就是神助攻啊!

    原本,王灿不开口,一堆人只是中立,但是他一开口,顿时得罪无数的人,现在,李文上简直立于不败之地,此时此刻,纵然宗长老全力力挺那王灿,李文生也敢确信,王灿绝对讨不得好!

    现在的李文生想来,王灿应该开始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话了,抬头的时候却陡然发现,这王灿的脸上只是冷笑。

    只听他说道:

    “诸位,你们说的一切,我自然明白,可你们也要记住一点,我只是初入云灵宗,而且这时间甚至不到半年。”

    “你自己明白,那你又有何资格说这些。”

    “这位师兄稍安勿躁。”王灿心神淡定,不骄不躁,倒是让不少人平息下来,专心的听着王灿说话:

    “诸位也都知道云灵宗广大无比,我一个外人初来乍到,又能有什么援助,恐怕认识的人都没有多少。

    而且也确实是这样,我来云灵宗这数月里,只认识了聊聊几人,其中除了和我一起的丰师兄和玲月师妹之外,便是和花师姐交好,还有吴桐师兄见过数面之缘,来到这矿场之后,能够谈得上朋友的更是只有邵轩一人......可惜交友不慎。”

    王灿的话还没完,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除此之外,我王灿在云灵宗可以说是人生地不熟,试问,我这样的人背叛了宗门,敌人能得到什么?

    尤其是来到矿山之后,这里的一切我全都不了解,试问,你们认为敌人能从我身上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这样的我有背叛的价值?”

    这一番话倒是让不少人清醒,却是,像是王灿这样入门不到半年的人,恐怕连云灵宗的地形都没摸清楚。

    王灿继续道:

    “邵轩暂且不说,我是知道他的底细的,他当初是被李文上威逼利诱背叛的宗门,并且以一位同门的鲜血作为投名状。

    而那李文上恐怕是潜藏良久的多年奸细,并且此人在云灵宗厮混良久,交游广阔,甚至听闻他和矿场的诸多执事关系不错。

    这样一来,他李文生得到的消息恐怕要多得多,对于我等在矿场的一切布置都了如指掌,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给宗门带来莫大的威胁。”

    沉默片刻,旋即。李文上冷笑连连:

    “荒谬,你这么说,岂不是在场的诸多师兄都有嫌疑,我李文生一人被污蔑倒是无所谓,但是诸多云灵宗弟子的清誉不容有失!

    更何况......更何况你自己说你不可能打听到诸多消息,但......若是奸细不止你一个呢?若是某一个执事,亦或是更有权势的长老被敌人拉拢,传递消息给你,让你通传出去,岂不是......合情合理!?”

    “好!说得好!”

    额......

    这话很多人都想说,但是第一个说出来的人倒是让所有人都意外,因为这个人就是王灿,此刻他正拍着手看着李文生侃侃而谈。

    “王灿,已经到了这个时候,莫非你还要负隅顽抗?”

    “我是不是负隅顽抗我不知道,但是你已经完蛋了,我原本就猜测以你的身份纵然交友广阔也不可能知道诸多隐秘,可你说了,奸细肯定不止一个,肯定有一个什么执事或者长老被对方拉拢,为你传递消息,而那位身份尊贵的人则明哲保身,这样一来,全都想通了。”

    “一派胡言,我说的是你!”

    李文上几乎要抓狂,可场上的人现在也不敢站队了,毕竟一波三折的,难免哪一波上站错了,就难看了。

    “你又何证据证明我是叛徒,若是你说不出来,我便要和你决一死战,以证清白!!”

    “证据在这!”

    “不可能!”

    王灿话音落下,李文生立刻矢口否认,但是看着王灿手上熟悉的一物,顿时心惊万分,可一瞬间他就反应过来,现在他唯一的出路就是咬死不松口。

    “宗长老,当初周师姐被这李文上杀死的时候,我在场,只是敌人众多,我势单力薄,只能选择沉默,但没想到周师姐巾帼英雄,在被这李文上刺穿胸膛的时候,仍然借着身体贴近他,从他身上抓下了这封沾了血的信件。

    更是借着在地上蠕动的机会,将这信慢慢的滑进胸口,贴身藏好,这一点......王灿敬佩万分!”

    宗长老只是默然,没有说话,而是结果这份信,默默的看起来,而下方的人都惊疑的看着场上的波折。

    而李文上仍旧强自镇定,但是心中却哇凉一片,他唯一的希望就是那宗长老不识货。

    可......可能吗?

    “李文上,你可还有话要说!”宗长老语气冰冷,顿时也影响了下方的众人,纷纷和李文上以及邵轩拉开距离。

    “宗长老,这肯定是敌人的阴谋,他既然是奸细,那么要求对方写一份这样信件自然是轻而易举。”

    “哦!?”宗长老微微肥硕的身躯矫健无比的从人群中抓住了李文上,冷笑道:“难不成我是瞎子不成,这封信可是四个月之前写的,那时候宗门刚刚发现这元石矿,一切尚在筹备之中,那王灿更是还没有进入宗门,修为也不过四重,难道那时候,对方就预料到了今日的事情?”

    哗!

    李文生面如死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