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可能!?

    简直天真!

    若是有人真的这样想,王灿只能送他两个字母S啥的。

    对于邵轩,王灿和他虽然关系不错,可在王灿的心中,邵轩终究只是一个泛泛之交,酒肉朋友,和他在王家的时候,王小七,王小六,和王斯文等人,那种真正交心的兄弟根本不能比?

    王灿犯得着为他求情?

    更何况,对于邵轩这个差点坑了他这条命的人,王灿可是恨之入骨,之所以宽宏大量的放邵轩一马,不过是为了宣扬一下自己的伟光正,毕竟刚才都能帮对手料理后事了,也不差这邵轩一个。

    而且......王灿放过他,其他人可不会放过他,那孙山死的可是很惨的,嘿嘿嘿!

    所以,邵轩几天之内不死的话,算他输!

    可这想法邵轩自己不知道,只知道自己保住了一命,虽然修为被废,成为奴隶一般的矿工,可是他还活着不是嘛?

    “多谢王师弟,多谢王师弟,师弟大恩,邵轩没齿难忘,若有来世,定然做牛做马也要报答师弟的恩德。”

    说完,邵轩眼巴巴的看着宗长老,毕竟王灿说情了,可这决定权还是在宗长老的手上。

    不过后者只是由于片刻,便轻轻挥手,随即一掌震断邵轩的筋脉,废掉了邵轩的修为,只见后者的气息迅速萎靡,最后变成了一个普通人。

    事情到了此时,已经告一段落,而且随着李文生身死,和邵轩被废,王灿的冤屈自然被洗刷的干净,而宗门自然不会亏待王灿这样的大功臣,不但赏赐了一百块元石作为补偿,还顺便赠送了十几枚丹药,给王灿调养身体。

    除此之外,便是诸多宗门同门的各种问候,而王灿自然来者不拒,一个个接待,直到凌晨才借口处理李文生的尸体闭门谢客。

    随着第一缕阳光乍现,王灿背着的李文生尸体陡然被仍在地上,而他的脸上则露出了一种骇人的冷笑,直直的看着李文生的尸体。、

    王灿自然不是为了这李文生身上的财富,事实上在这尸体送到他手上的时候,已经被不知道多少人刮了一遍,怎么可能还有漏网之鱼?

    王灿不认为自己是传说中的主角命,捡漏王!

    他之所以冷笑,不是因为别的,正是因为这李文上的尸体!

    哦!不对,李文生还没死,又怎么能说成尸体呢?嘿嘿!

    王灿目光之中冷笑连连,同时一股股阴冷的气息直直的冲着这李文生的尸体。

    原本场上诸多同门,王灿想要手刃这李文生自然不可能,更何况这还会落下一个瑕疵必报的恶名,可怪就怪在这李文生“服毒”自杀,这可就给了王灿一个亲手报仇的机会。

    事实上,在李文生面色泛紫的时候,王灿就认出了这种丹药的名称,应该是一品敛息丹的变种丹药,通常被成为假死丹,是敛息丹加了若干毒素的结果,可这并不是毒丹,这其中的毒素虽然浓烈,但是诸多毒素相互牵制,以毒攻毒之下,反而没有了危害,只不过在初期会有一种中毒身死的假象。

    王灿之所以认识这种丹药,还是在他便宜师父的丹书上看见了,上面除了诸多的正统的丹药配方之外,多的是这种奇诡的丹药,而这种假死丹则是其中的佼佼者,所以王灿才能一眼认出。

    更加上李文生在“死”之前说了那么多的废话,更加让王灿怀疑他的用意。毕竟以李文生这种冷静到极点的,心理素质好到极点的“罪犯”而言,怎么可能在死亡面前心理防线全部崩溃?

    他又不是邵轩不是。

    而听到有人提议给李文生一个体面的结果的时候,王灿便懂了这李文生的目的!

    假死脱身!!!

    对于李文上,王灿表示佩服,易地而处,王灿觉得自己做不到这种程度,不过......现在他是胜利者不是?

    哼!

    王灿目光凝聚在李文生的身体上,他不急着动手,他知道这种丹药中的毒素就算能自我中和,但是身体还是会受到一点伤势,会虚弱一点时间,所以他想等李文生醒过来再动手。

    否则杀一个毫无反抗能力的人,和在卖猪肉的摊上剁肉有什么区别。

    至于李文生醒了也毫无反抗能力?

    王灿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就是想看看李文上一脸绝望,但是却只能默默忍受的模样,他倒要看看这一位从头到尾智珠在握,表现的很像冷静型号主角的配角在死亡面前会如何作态?

    “咕嘟嘟~”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在王灿的目光之中,李文生的手指微不可查的动了一下,随即便再没动作,若是不注意,可能还以为是错觉,但是一直盯着的王灿怎么会这样认为。

    脸上轻轻一笑。

    “既然醒了,就别装了!”

    李文生依旧毫无反应,好像真的死了一般!而王灿只是冷笑,活人和死人都分不清楚,他就可以去死了尤其是随着假死丹的功效过去,李文生身上的内息波动越来越强,这时候,傻子也知道,这不是死人。

    僵持了一刻钟之后,李文生的尸体陡然站起,猛的向前方跑去,但是连他自己也没想到自己的脚下,两只靴子被绳子绑住,在他飞奔的一刹那,瞬间倒在地上,趴了一个狗吃屎。

    而还没等他反应过来,一根木棍开始在他身上给他“松骨”、“按摩!”

    “李文生,就是你这丫的,害的我远走云山内围,久经生死,也是你害的我声名受损......”

    “王师弟停手,我承认我错了,给我一次机会,我会给你一个答案。”

    刚刚醒来的李文生其实还是懵逼的,按照他的方案,他现在应该被埋在土里,他挣扎一下之后就能够平安出来,然后返回天狗宗,但是计划是合理的,结局是感人的。

    谁能想到居然有人守着他的尸体,而且这个人还是王灿。

    “哦!你要说什么,说说看!”王灿脸上带笑,看似意动,但是他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李文上差点吐血:

    “你尽管说,要是我听下去,算我输!”

    沉默!

    随即,李文生觉得还是要尝试一下,便开口,准备道:

    “王师弟,我对......”

    噗嗤~

    李文生一脸错愕,随即眼眶当中全都是不可置信,他逐渐失去声息的眼神盯着王灿,充满了疑问和各种莫名的感情。仿佛在质问王灿,明明说好的让他说话的,但是为什么不按套路出牌,直接就动手。

    “抱歉了,李文生,看到你这种表情,我的愿望已经满足了,所以你说不说都无所谓,况且,我对自己的定力没有那么看好,万一要是被你说动了就糟了,所以我没经过你同意就动手了,真是不好意思,如果有什么不满的地方......那你就憋着吧,反正也要死了!”

    紧跟着又是一棍子,直接脑浆蹦出,再回首,李文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