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前路是多么坎坷,生活总是要过的。

    ......

    随着王灿静下心来,清河郡城当中,多了卖丹药的小女人,一开始只是摆摊叫卖,随后便是开了一间阁楼,开始堂而皇之的在清河郡城售卖。

    虽然明知道这女人的背后可能有一位炼丹师坐镇,但财帛动人心,何况丹药呢?

    对清河郡的这些没出路的武者而言,一种无本的买卖自然会在脑海滋生。

    况且,纵然丹师又如何,他们抢劫失败也不一定被抓,可一旦成功了,那就是发了!

    野修之中,自然不乏胆大包天的人,仅仅是这一个星期,姜若水就遭遇了不下于七次的各种狙击。

    其中有毫无技术含量的明抢,也有稍微高一点的假装交易,还有更高明一点的清场围剿,当然,这些在王灿的面前,全都失败。

    一群没功法,没武技,连境界都没有三无野修,怎么可能成功。

    不过倒也不乏聪明人,打听出姜若水是一个独居的小女人,准备动用美男计,这种给王灿戴帽子,玩绿帽子戏法的人,自然死的不能再死了。

    ......

    “好啦,真是的,生气干嘛!”姜若水面如桃花朵朵,一点点红晕诱人,素色白皙的手搭在王灿的肩膀蠕动揉捏,水汪汪的眼眸看着额头下面的少年。

    她只感觉分外有趣。

    若是原本,姜若水自然是不敢和王灿开玩笑,但是随着日久生情,两人之间不断的熟悉,自然胆大不少。

    加上王灿虽然不是什么见到女人就走不动路的人,可也不是凉薄心性之人。

    别人对他如何,他自然看在眼中。

    而姜若水这般倾力讨好他,他自然也不会苛待这个女人,所以倒是让姜若水胆大不少,也不在拘束,反而偶尔调戏气王灿。

    毕竟她可不是林娇娇那种外表胆大,却极为保守的纯情少女,她是一个有夫之妇诶!自然更加大胆。

    “难不成你以为我是那种不要面皮的女人?”

    “自然不是,我想的不是这个问题?”王灿一手搭在姜若水的手上,感受着这一份细腻,随后道:“我担心的是这种事情随着时间的不断积累,会越来越多,而我自然不可能每时每刻都留在这里,而你又太弱,难免会有一些疏忽的地方。”

    “那该怎么办?”

    对于这种事,姜若水是没主见的,她全听王灿的。

    不过王灿既然说出来,自然也是有办法的,他轻吐一口气,随后将姜若水抱在怀中道:

    “我是炼丹师的身份,并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反而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地方。”

    顿了顿,王灿继续道:

    “虽然云灵宗当中炼丹师颇多,可一个一品炼丹师还是很重要的,若是我公开之后,除了能够在这里正常做生意,还能得到云灵宗的护持,自然也就不会有人敢打你的主意。”

    说道这里,他的脸上精神奕奕。

    不到清河郡城不知道这里的情况,在这里,虽然较为混乱,来往的炼丹师很多,可长期停留的很少,就算有,也大多是和当地的大家族合作,那些野修可没胆子出手。

    只有王灿这里,看起来好欺负一点,才经常有不知死活的人想尝试一下。

    可若是他的背后有云灵宗照应,那......谁还敢来!?

    “云灵宗矿场当中,那些弟子,每一个月会有一枚元石分发,而一枚元石正常情况下是能买到一枚最低级的一品丹药,诸如养精丹之类的,所以今后直接定价,一枚养精丹一块元石,一枚养气丹,五块元石,一枚养神丹十块元石,可以接受预定。”

    这种定价,自然不是王灿一家的,而是清河郡城的标准价位。不过相比其他人而言,王灿这里对云灵宗的弟子更有吸引力,毕竟是同门。

    “就这些吗?”姜若水点点头,将王灿的话全部记在心中。

    沉吟片刻之后,王灿决定还是给云灵宗弟子一些福利,随后便道:

    “你可以告诉那些云灵宗的弟子,一份炼丹原料,可以换取一枚丹药,不过每人每月仅限一次。”

    若是其他人定然没有王灿这种底气,毕竟炼丹失败是常有的事情,清河郡城的炼丹师成功率一般在百分之三十左右,一炉出锅也就是三枚左右,若是这样做,那几乎不赚钱。

    而王灿有在借用古语气运的时候自然也增加了自己对炼丹的理解,所以水准自然不是这些菜鸡炼丹师能理解的。

    ......

    几天的时间里,清河郡城几乎人人都知道云灵宗当中有一个外门弟子是一品炼丹师,而且是一品炼丹师当中的佼佼者,而且他还在清河郡城开了一处商铺,专门售卖丹药。

    自然的,在姜若水的刻意之下,王灿推出的对云灵宗弟子的福利也被广为宣传,结果自然就是王灿这里颇为火爆,就连走在路上,原本陌生的同门也纷纷上前和王灿亲热,目的就是想讨好他。

    因为这里的人都不傻,一个人的炼的丹药有限,这些人自然想要通过和王灿搞好关系,获得更多的好处,比如优先炼丹,增加次数什么的。

    总而言之,炼丹师王灿的名号算是传出去了。

    ......

    “诸位,这些资料你们都看见了吧,谈一谈吧!”

    清河郡城当中,一处雕梁画栋的阁楼内,房间外面是莺莺燕燕的舞女,而里面则是肃杀一片的武者。

    这些人自然是被王灿伤及利益的丹药商人。

    在王灿出现以前,云灵宗的弟子想要购买丹药,只能在他们手中,几家人分割了这里的生意,可王灿出现之后,那些云灵宗弟子自然有了一个更好的选择,那边是购买一份原料,交给王灿炼丹。

    而这简直就是挖这些人的根基,每个月涌进清河郡城的原料就那么多,云灵宗的弟子全都去买这些,那么他们自然得到的少了,而王灿却能够源源不断的得到这些原料。

    若是这样也就忍了。

    毕竟一个人的力量终究是有限的,那王灿一个人总不能在炼丹数量上面超过他们十几个人吧?

    原本他们也是这么想的......

    可......可你妹呀!

    人形炼丹机啊!

    能不能不要这么掉!一个人压着他们十几个人摩擦。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9aiwx.com。就爱文学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9aiwx.com

本文网址:http://www.9aiwx.com/wenxue/22/14084.html